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 第1420章 方法
最快更新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

    身边的人却是看出情势,无比担忧对着冷子月道:“主子,眼下再不撤就没机会了。”

     冷子月闻言,却是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只觉得这话像是在给墨玄珲投降一样。

     那人瑟缩了一下,便不再说话。

     冷子月看着那些冲过来的人,身上都绑着棉花,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一猜就这知道这是那个贱人出的主意,慕朝烟,好得很。

     她眼神怨毒的等着那些人冲过来的方向,然后疯狂的命令人顶上去:“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那就杀一…”

     ‘嗖!’的一声,突然一只箭划过冷子月的耳边,让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您没事吧!”身边的突然担忧的扶住她。

     冷子月被吓得一瞬间慌了神,只觉得耳边似乎在隐隐作痛,方才那一箭,也让她差点与死神相见了。

     沉默了半晌,冷子月不甘心的咬咬唇,偏生毫无办法,只得出下策道:“让他们继续挡着,我们走。”

     “是。”那人默默的点点头。

     接下来西沧的军队彻底撑不住,发现冷子月早就不在了的领头将领低声咒骂一声后,也狼狈的命令人撤了。

     冷子月一行人一口气跑到安全的一处角落才停下,“该死的!墨玄珲慕朝烟那帮家伙真是太卑鄙无耻了。”

     “幸好我们跑得快,不然就遭殃了。”就连她身边的侍从也无比庆幸。

     冷子月闻言,却是狠狠的剜了她一眼,气氛陷入诡异的沉默,冷子月本人却并不在意,她眼中闪过一抹阴森,冷笑着自言自语:“不过,谁说只能让他们用这招对付我们呢?”

     墨玄珲这边,这一仗算是大胜,回营的时候他心情也很不错,想着多亏了慕朝烟这个好主意,回去要好好想办法奖励她一下。

     一行队伍回到了临时的驻扎地,墨玄珲一路进了营帐,发现慕朝烟正看着地图发呆。

     听到动静她抬起头,看到墨玄珲没有受伤的模样,这才收起心底的担忧,“怎么样,还顺利吗?”

     墨玄珲还没说话,旁边的将领遍忍不住开口:“何止是顺利,这一仗打的太痛快了!”

     他还想继续,结果被墨玄珲淡淡瞥了一眼,才连忙闭了嘴。

     墨玄珲走上前,看着慕朝烟心情甚好,眼里带着一丝温柔道:“这次,多亏了你。”

     慕朝烟愣了一下摇头:“也没什么,你们顺利就好。”

     墨玄珲静默的看着慕朝烟,慕朝烟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直接转过身去避开他。

     “那属下就先告辞了。”眼见两人气氛越来越暧昧,那将领非常有眼色的丢下这一句之后遍退了出去。

     霎时间帐篷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墨玄珲沉默半晌,道:“何必谦虚,今天这么顺利,却是是你的功劳。”

     慕朝烟背对着他,闻言这话转过身,也大大方方的笑了转身看着他:“那我就大胆居功喽,墨玄珲你可有给我什么奖励?”

     墨玄珲有些猝不及防,随即眼神更加温柔:“你想要什么?”

     “不如…”慕朝烟假意思索片刻,又道:“等这一仗打赢,天下太平了,你陪我去游山玩水?”

     军队的生活,无疑是艰苦的,洗澡没有水,换衣没有干净的衣裳是常事,她自问也不是什么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但女儿家该有的洁癖她也有,这种生活活得久了,只会更加让她在太平之时,去好好的游历没有去过的地方。

     墨玄珲闻言愣了一下,倒是没想到慕朝烟说的奖励会是这个,不过这一点倒是和他的想法不约而同了,随即险些失笑爽快答应:“好啊。”

     两人相谈甚欢气氛恰好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惨叫声,随即便乱做了一团。

     “怎么回事?”墨玄珲剑眉一皱,心生不快之意。

     慕朝烟却是毫不在意道:“看来是有人中计了,走出去看看?”

     眼见慕朝烟邀请自己,墨玄珲心情稍稍平复,这才点头答应,并牵着慕朝烟的手出去了。

     营帐外虽然看似一副兵荒马乱的景象,但是慕朝烟却走得十分不慌不忙,直到有将领找过来禀报:“启禀王爷,有人趁夜袭击军营,结果因为中了王妃叫人设的陷阱暴露,被抓了。”

     墨玄珲摆摆手表示知道,等将领走了后,看着眼慕朝烟问道:“陷阱?”

     慕朝烟正若无其事的往前走着,听到墨玄珲的话,解释道:“早知道那人可能会用我的方法,所以我便特地让人把这个法子泄露了出去,就等着鱼儿上钩。”

     果然,到了现场发现那些被抓的将士都是西沧的,一看就是冷子月的人。

     他们都不同程度被扎着,而且仔细一看他们身上都绑着棉花,原本丢到雪堆里绝迹认不出来,可是现在每个人身上的棉花都多多少少沾上了血迹,再加上都是惨叫连连动静不小,自然是显眼的不得了,很快就暴露被抓住了。

     “你用了什么方法?”墨玄珲问。

     “自然让人在周边都布满了尖刺,早知道他们会学我们用棉花了。”慕朝烟顿了一下,看着他们讽刺道:“实在是蠢。”

     墨玄珲下令处置了那批趁夜袭击的人,然后跟慕朝烟二人一起并肩回了营帐,只不过这次没多久就招了其他将领入帐。

     一群人围着地图,除了慕朝烟之外,大家神色都显得凝重,其中一将领指着地图一处道:“怎么办,眼下西沧人都摸过来了,看来他们离我们并不远。”

     另一将领却摇头,不认同之前将领的话,“也不一定,说不定这些人只是他们刻意发动的一波偷袭,要想全部攻过来恐怕没这个可能。”

     白天他们从才遭到重创,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这么快,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一点。

     慕朝烟在一旁静静地盯着地图沉默了好一会儿,忽而她抬头道:“眼下有个事实不得不承认,那便是他们已经走的很深入了,不过从这看来,北使的人并没有跟在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