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一代天师 > 第819章 楼下的怪邻居
最快更新一代天师 !

    第819章 楼下的怪邻居

     约莫半个小时以后,查文斌黑着脸出来了。

     胖子问:“查爷,是不是一网打尽,全部拿下?”

     “它们被困住了!”查文斌道:“这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情况,但是我却找不到困住它们的原因在哪里。”

     风起云道:“连你都找不到问题所在,那这些接二连三的死亡事件,到底是不是和它们有关系呢?”

     “不知道。”查文斌摇头道:“但是我能确定它们是被困住的,而且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让它们根本无法离开这个房间。但是我里里外外都检查过了,没有在那间房子里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

     “问题不一定是出在这里。”风起云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问题是出在别的地方呢?会不会有人用了什么不知道的办法,比如在房间里,地板下面放置了某些可以禁锢亡魂的法器。”

     “那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呢?”胖子道:“谁没事,会把那些个倒霉蛋的玩意囚禁在这儿,这都换了四任房主了,总不能和每一任房主都有仇吧?”

     超子道:“未必是和房主有仇,而是和这套房子有仇。任何一起悬案,首先要推断的肯定是动机,把这些人害死后,还要困住魂魄,动机是什么?这个恐怕查爷最有发言权了吧。”

     “魂魄这东西对于常人来说,都是无用的,就算是拿来炼化修习一些邪术,那也不至于迟迟不动手,这才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查文斌道:“我在想,是否被困在这里的亡魂仅仅是个意外,可能连当事人都不知道。”

     风起云道:“地板下面检查过了吗?”

     “不用检查。”查文斌道:“能够困住这么多的亡魂,需要的不是一两件法器,最起码它需要一个阵法。”

     风起云道:“你们做阵法的话,有没有距离一说?”

     “有!”查文斌道:“道士的阵法种类虽然繁多,但无外乎都是调集周遭的阴阳五行之气,包含周围的一草一木,甚至是对应的日月星辰。距离通常不会太远,如果想要远距离施法,那么在这附近也一定要有对应的小阵法进行配合。”

     “这就好办了!”风起云道:“你看,目前出问题的就只有那个房间,很明显,所有的亡魂都是在那个房间的范围受到了影响。但有时候,我们考虑问题的视角,不仅仅需要横向,更需要纵向。”

     查文斌的脑海里立刻想到了来时遇见的那位烧纸老人:“你的意思是,楼下那个?”

     “先去楼顶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超子站在楼顶,四周冷风吹的他腿肚子都在打颤。这房顶上除了一些管道之外,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这里显然没有问题。

     “白天的时候,楼下那个大爷在聊起那个老婆婆时,也有些刻意的避开了。”风起云继续道:“我在想他们或许知道什么,但是又不是那么方便讲,可若我们贸然闯进去那也不行。”

     “这好办!”胖子道:“找个理由,我来!”

     这家伙出去逛了一圈,没多久的额功夫竟然弄了一身工装回来,还外带一个工具包。

     超子打趣道:“哪弄的这么身行头?”

     “上那边工地找民工兄弟买的,现扒拉的,味儿都还在,这是给你的。”说着又丢出一套脏兮兮的衣服给超子。这两人清了清嗓子,把个安全帽一带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就去敲门了。

     一阵敲后,门倒是开了,又和白天一样,只露出一条缝隙。老太太在里面只露出半张脸,十分不满的问他们是干什么的。胖子呢,现场编了个台词,声称接到举报,这边有人家煤气泄漏了,得来查查燃气管道。

     “我这没漏!”老太太说罢就要关门。

     胖子用脚往那门缝里一挤道:“大娘,您可别为难我们这些打工的,我们必须得挨家挨户排查,要万一漏查了哪一家,回头出了事儿,那可就麻烦大了。”

     “就一会儿,我们有表!”超子晃动着手里的那块电工表。

     “进来吧。”老婆婆终于是妥协了,两人这就从门缝里钻了进去,只进去的第一时间便就觉得这屋子比他们楼上那套601要冷的多,屋里一片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

     “灯在哪儿?”胖子问道。

     “没灯。”

     “没灯……”超子连忙在那破包里翻了翻,还好,有一只电筒在。一亮那电筒,那道惨白的光恰好就照在那老婆婆的脸上,倒是给超子吓了一跳。只见那正前方摆着一对太师椅,老婆婆穿着灰色的小开襟上衫,一动不动的正死死盯着他们。

     而在太师椅的正中,则是一块红色的灵位牌,大部分的字体都让一方红布给盖住了,也瞧不出个具体的。除此之外,房子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味,这种味道,他俩都很熟悉,黄表纸和香烛燃烧后混合的产物。

     再往右是餐桌,桌上一只插了三只香的猪头却正在盯着他们死死看着,餐厅再往里就是两间卧室,其中靠西边的这间便是出事那间房的楼下。超子正想往那边走,却听老婆婆喊道:“厨房在左边。”

     “哦!哦!”超子只能去厨房装模作样看了一遍后,又退了出来。

     再度回到601,大家都越发的肯定问题是出在楼下,但关键是怎么才能进那入那个房间,老婆婆明显对外人充满了提防。

     既然明面上不让进,那就偷着进,顺着六楼房间爬下去不就行了?这点活儿,对他们来说太小儿科了,超子那是说干就干。系上登山索,一个蹬腿就滑了下去,可下去一看,超子傻眼了!

     在这个本来开窗户的位置,这501竟然把窗户拆了,而给换成了一整面的墙!

     “百分百有问题!”超子道:“哪有人会把房间唯一的窗户给封了的,还上了整整一堵墙!要不我们直接硬闯吧,看过了,那户人家就这么一个老太太。”

     “胡闹!”查文斌道:“别一出没整好,又整出其他事儿,既然确定了问题所在,那就找机会。她总有出门的时候吧,趁她出门,想办法再进去看看。”

     这一大早的,这老婆婆还真就出门了,趴在栏杆上正在打盹的胖子猛地看见了那个熟系的身影拿着篮子走出了院门,估摸着应该是去买菜了。

     “查爷,起来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