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 第1171章 调教结束
最快更新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

    一般的林场把树苗种下去,没个几年也看不出成绩。

     牧雅林场算好的了,自家的树苗比较特殊,树苗种下去,几个月就能长起来,多少有点样子。

     不过即使这样,还是显得荒凉,种树治沙这种事情,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经过经年累月的努力,才有成果。

     当然,从去年开始,陈牧就时不时大把撒钱,采用飞播的方式把草籽从空中洒下。

     由于有自家的“优质草籽”,效果还不错。

     现在,这一片荒漠到处都能看见草植,按着三种草籽的生长速度,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长起来,逐渐连成一片。

     再过几年,这些草或许能够连成整片,到时候这里的土地会得到改造,真正从荒漠土地蜕变成可以进行一定程度开发和使用的土地。

     这些,金汇投资和国开投的这两人显然不会懂。

     他们看重的是钱,以及钱后面所藏着的利益。

     陈牧不想和他们多说,和不懂行的人聊这些,只会浪费时间。

     显然刘峰和黄经理想不到这些,他们就是来没话找话的,想着能缓和和陈牧之间的关系,以便于之后能继续谈股份的事情。

     “刘秘书,你也别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了,你们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不过我的意思你们看起来并不明白,所以我们之间谈不到一起去。”

     陈牧不耐烦这两人一直跟着自己,就直接了断的说。

     “陈总,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我们可以慢慢沟通的嘛,像这样拒绝沟通,总不是办法,对不对?”

     刘峰说话一套一套的,张嘴就来。

     陈牧站定身体,把手里的铁锨插在地上,半眯眼睛盯着刘峰。

     刘峰以为陈牧被他说动了,又说:“陈总,我们金汇投资从一开始就很看好宁和牧雅林业的,我们这一次……也是想着希望能够在牧雅林业这个发展的关键时刻,发挥更多的作用。”

     陈牧听见这话儿,都差点被气笑了,好不容易忍了下来,说道:“刘秘书,我真觉得你不太了解情况,你知不知道牧雅林业是怎么样的公司?”

     刘峰错愕,不知道陈牧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牧雅林业还能是什么公司啊,不就是一家农林业的企业吗?

     主营业务是育苗,还有果园和药材种植。

     沙漠水稻原本并不属于牧雅林业所有,牧雅林业只得到了授权,将来如果稻法自然合并到牧雅林业里,牧雅林业才真正拥有了沙漠水稻的技术专利。

     刘峰的脑子里很快过了一遍来之前看过的有关于牧雅林业的资料,不太明白陈牧想要说什么。

     陈牧说:“牧雅林业培育的苗种,就连中央空调的各部&委都是非常关注,因为这是国家防风治沙的重要工具。”

     刘峰知道这些,如果牧雅林业不是这样的企业,当初他们金汇投资也不会以那么高的估值投资进来了。

     陈牧又说:“像我们这样的企业,上面有无数眼睛盯着,你们这样跑过来,赤果果的想要占便宜,是谁给你的胆子?”

     微微一顿,他接着说:“而且就凭你们的股份比例,又有什么资格过来要求更多股份?你真以为我不敢想办法把你们踢出局?还是说你们觉得自己有能力制约我们?”

     刘峰怔了一怔,他之前真没想这些。

     再怎么说也是牧雅林业的投资人,他完全没去想陈牧会有踢他们出局的想法。

     在他看来,陈牧要是真敢这么做,以后在投资圈里,就没人敢来投资牧雅林业了。

     要知道在投资圈里,投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强势的创业者,尤其是那些和投资人作对的创业者,更不用说要把投资人踢出局的创业者了。

     这是刘峰的底气,他觉得自己的地位超然,牧雅林业再怎么样也要客客气气的对待他。

     所以他才会有缠上陈牧的想法,准备好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能够说服陈牧。

     可是现在,陈牧居然放出“踢出局”的话儿,事情一下子变严重了。

     刘峰皱了皱眉,和黄经理对视一眼,彼此都能看见对方眼中的难以置信。

     他们都不相信陈牧敢这么干,可这时候偏偏又觉得陈牧不是开玩笑的。

     陈牧不管这两个家伙怎么想,挥了挥手,说道:“你们赶紧回去吧,不要在这类碍手碍脚的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没时间和你们折腾。”

     陈牧这话算是一语双关,他要做的事情很多,金汇投资和国开投如果一直这么扯后腿,他不介意想办法踢他们出局。

     当然,金汇投资还好说,国开投是国家队,可能这里头会有一些麻烦。

     不过他相信凭借他和牧雅林业现在的底气,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刘峰和黄经理了解了陈牧的态度,觉得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只能先离开林场,回去商量。

     第二天。

     他们一起出现在陈牧的办公室,来找陈牧。

     “怎么,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

     陈牧一点也不客气,张嘴就问,带着点不耐烦。

     刘峰连忙说:“不是的,陈总,昨天听了你的话儿,我们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一次是我们唐突了,所以我们决定收回之前调整股份的要求,还请陈总宁多多包涵。”

     黄精力也说:“没错,陈总,这一次的事情是我们欠考虑了,请宁千万别往心里去。”

     “哦?”

     陈牧这才明白对方服软了。

     这态度转变真快呀,看起来一点不枉自己昨天“语重心长”说的那一番话。

     如果不是这俩跳得太欢,陈牧也不想搞那么多有的没的事情,对他来说也是麻烦。

     现在对方服软,倒是一件好事。

     不过,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完,否则将来一而再再而三,那也太折腾人。

     想了想,陈牧说道:“我这里有三件事情,你们回去处理一下。”

     “宁说。”

     刘峰和黄经理摆出很端正的态度。

     陈牧伸手指数起来:“第一,之前你们两家和我们对接的人分别的是于明和朱振,你们回去以后,我希望你们能向你们上级反映,让他们继续负责我们牧雅林业,这对彼此都有好处。”

     刘峰和黄经理闻言,脸色都不大好看,只是他们迫于陈牧的强势,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陈牧继续伸出第二根手指:“从今以后,像这一次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你们的贪婪已经让我感到厌倦,雅喀什村的村民是我们牧雅林业的创始人,你们不懂得尊重公司创始人的做法,我不会容许发生第二次,希望你们能够把我的话儿放在心里,别再犯这样的错误。”

     刘峰和黄经理无语。

     雅喀什村就是一个荒漠上的穷困村子,世世代代都是生活在这里,一成不变。

     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们,他们根本没有出路,也看不到希望。

     或许,他们会像时下大多数的村子一样,年轻人全都离开故土,进入大城市。

     而等到剩下的老人全都殁了,村子就真的被废弃,化作尘土。

     只是因为有了陈牧,有了牧雅林业,雅喀什村才焕发了生机。

     这叫做什么创始人啊,他们由始至终都没对牧雅林业的发展有什么帮助。

     相比起来,金汇投资和国开投能给牧雅林业提供更多的资源,怎么看也不是雅喀什村能相比的。

     可是陈牧却似乎看不到这一点,反倒是把雅喀什村放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

     这让刘峰和黄经理都打心底生出一个推测,就是陈牧不愿意股份流入别家太多,所以做个样子,把股份“放”在雅喀什村,这样一来,他永远都能控制住牧雅林业,不用担心别人觊觎他对公司的控制权。

     对此,刘峰和黄经理的都感觉有点无可奈何。

     虽然明知道陈牧的心意,他们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屈服。

     陈牧实在太强势了,强势得让他们没有一点可以操作的余地。

     如果双方的冲突继续下去,陈牧真的采取什么手段想要踢他们出局,不管成功不成功,对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陈牧如果把他们踢出局了,那牧雅林业这个在投资圈里现在人人羡慕的项目,他们就彻底失去。

     陈牧如果不能把他们踢出局,双方内耗,同样会让牧雅林业的发展受到影响。

     要知道牧雅林业这两年的发展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按照他们公司的分析师预计,牧雅林业如果再有个两三年的光景,就能和国际上最大型的生物公司比肩,至少在技术储备上完全不输于那些公司。

     也就是说,夏国的一个农林业生物科技巨头正在快速崛起,而金汇投资和国开投都成功的搭上了这个巨头的肩膀。

     这也是刘峰和黄经理为什么听说牧雅林业准备进行自我调整,他们立即赶过来的原因。

     他非常希望能趁着这个机会,从陈牧的手里多拿到一点股份,以便于在将来能占据更多的主导权,获得更多的利益。

     可现在陈牧这样,他们根本不敢想太多了,能继续保持和陈牧的良好关系,似乎才最重要。

     陈牧不知道这俩人在想什么,自顾自又伸出第三根手指:“你们只是投资人,对于我们这一行的了解远不如我们深刻,以后少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嗯,当然,我这也是为了保证股东们的权益,希望你们能清楚。”

     这话就说得更加不客气了,刘峰和黄经理听后,脸上的笑容和淡定都有点快挂不住。

     陈牧说完,直接把手收回:“两位听明白了吗?如果明白了,那就请离开吧,我会派人给你订机票,送你们去机场,别再我们这里添乱了。”

     “好的,那我们就先走了,陈总宁忙。”

     刘峰和黄经理看见陈牧这样,只能走人。

     回到住宿的地方,刘峰和黄经理的脸色一下子都阴沉了下来。

     尤其黄经理,忍不住一进门就踹了木茶几一脚:“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他怎么敢这么对待我们?”

     刘峰稍微好一点,至少还能控制住心底的火气,不至于做出什么举动来。

     不过他也同样憋屈不已:“他这叫刚愎自用,像他这样的人,牧雅林业在他的手里以后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黄经理怒气冲冲的问:“我们不如分头去联络其他的股东,一起闹他一次,怎么样?”

     “这有用吗?”

     刘峰转过头,想看傻子一样看着黄经理:“其他的那些股东是什么人,你应该比我还清楚。

     鑫城投资就不说了,那是鑫城李家的钱,鑫城李家和陈牧是什么关系,是不知道?

     据说陈牧当年还救过鑫城集团二公子的命,就凭这一点,鑫城集团投进来的钱就算全没了,他们也还是会站在陈牧一边的。

     联合友成也一样,是马家的钱,马家是李家的亲家,摆明了也是陈牧的铁杆。

     至于品汉投资,倒是可以联系一下的,不过这又有什么意义?

     人家是本地本土的投资公司,和陈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占到我们这边来的。

     而且就算他们真的愿意和我们站在一起,凭着陈牧现在手里掌握的股权,我们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这就是陈牧的底气。”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黄经理还是心有不忿。

     刘峰叹了口气,转身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别想了,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吧,牧雅林业已经成气候了,就如陈牧之前说过的,牧雅林业是连中央空调都关注着的企业,我们如果真的闹起来,公家不会光看着的,到时候只怕第一个跳出来插我一刀的人就是你。”

     黄经理怔了一怔,随即明白刘峰的意思。

     他们国开投是国家队,国家队自然要听国家的指示做事情。

     公家要的是他们帮助牧雅林业发展壮大,同时也能通过这笔投资获得回报,而不是让他搅局。

     万一搅得牧雅林业鸡飞狗跳,那就是搅了国家的大局,他在国开投里也别想干下去了。

     所以到最后,分分钟就如刘峰所说的一样,他会是第一个反水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