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神医傻妃 > 第369章
最快更新神医傻妃 !

    她对于刚刚达奚静的舞姿也是震撼到了极点,如今听到轩辕烨都夸达奚静的画功,便料定了达奚静画出的画像一定是极美的,所以此刻自然是十分的兴奋。

     媚妃既然开口,达奚静也不好再拒绝,就算心中极为的不满,却仍就微微笑道,“能为娘娘画画像,也是静儿的荣幸。”

     说话间,唇角再次扯出几分得意,只要能够让大家见识到她的才能就可以了,而且在这样的场合,给轩辕烨画,的确有些不合适,她以后可以私下里再给轩辕烨画。

     “静儿的画功还极为的幼稚,只怕画不出媚妃娘娘风彩,还请……”达奚然再次开口说道,静儿那画功,他是最清楚的,根本就拿不出手,若是画不好,惹的媚妃娘娘生气,就得不偿失了。

     “太子太过谦虚了,七殿下可是从来没有称赞过人呀,今天连七殿下都称赞公主的画功,可见公主的画功肯定是十分的了得,太子不会是不想让公主为本宫画吧?”媚妃听到达奚然的话,略带不满地说道。

     “媚妃娘娘,皇兄不是那个意思,静儿为媚妃娘娘画。”达奚静本来就喜欢卖弄,炫耀,此刻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

     “恩,好,那本宫就先谢谢公主了。”媚妃的脸上再次漫开满意的轻笑,随即吩咐着身边的宫女,“帮公主准备纸笔。”

     “是。”媚妃身后的宫女应着,快速的去准备了。

     皇上现在只想快点看到那乾坤转,但是此刻,这个主意是轩辕烨提出的,虽然不明白轩辕烨的心思,但是却明白轩辕烨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那么做,遂附和着媚妃的意思道,“恩,朕刚刚也见识了公主的舞,此刻也是很想见识一下公主的画。”

     宫女很快便取来了纸笔,达奚静那狐狸精般勾人的眸子再次的望了轩辕烨一眼,然后才坐在了宫女刚刚放置的椅子上,拿起画笔,开始画了起来。

     达奚然轻轻的扶了一下额头,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皇上都那么说了,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不过,毕竟静儿也还是学了一段时间的画,还是能够画的出的,只是好看不好看,满意不满意的问题。

     就算到时候真的不好看,皇上也不可能会把静儿怎么样。现在,他只希望,静儿快点把那画画完了。

     此刻,整个大殿都安静了下来。

     轩辕烨的眸子微微的垂下,没有再望向达奚静,而是慢慢的品着茶,只是,眸子深处却隐过几分担心。

     轩辕澈微眯的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冷意,微微的望向达奚然。

     达奚然轻轻的点点头,示意他可以放心。

     只是轩辕澈的眸子却是愈加的一沉,既然现在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就应该立刻让轩辕烨传宝,再继续耽搁下去,只怕会发生其它的意外。

     再次望向达奚静时,更多了几分狠绝,都是这个蠢女人。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轩辕烨握着茶杯的手却是慢慢的收紧,眸子深处更多了几分紧张,不知道拂儿那边现在怎么样?

     心中担心,但是此刻,他却不能出去,只能等着。

     高台时,公主仍就在为媚妃画着画像,众人的眸子,都望向达奚静,看她画的那么的认真,脸上都带着几分期待,连轩辕烨都如此的称赞她,不知道,她画的画像会有多美。

     而媚妃摆出一个自以为最美的姿势,脸上一直保持着轻笑,心中更是极为的期待。

     只是,她此刻期待越高,等会只怕会越受打击。

     过了近两刻钟,达奚静便放下了画笔,站了起来,众人的眸子便纷纷的盯向那张画。

     轩辕烨的眸子却是微微的一沉,这么长的时候,拂儿为何还没有会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媚妃娘娘,画好了。”达奚静望向媚妃,轻声笑道,只是声音中,却仍就带着几分得意。“真的,太好了,快点拿来给本宫看看。”媚妃放松了一下有些僵滞的身子,却随即连连兴奋地说道。

     宫女便快速的走了过去,去拿刚刚达奚静画的画像,只是看到那画像中的媚妃时,却是微微的愣住。

     “你拿过去吧。”达奚静并没有注意到那宫女的异样,再次得意的催促着。

     小宫女这才拿起了画像,慢慢的走到了媚妃的面前,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将那画像递到了媚妃的面前。

     媚妃一脸期待,一脸兴奋的接了过去,双眸也急急地望了过去,只是,仅仅是一眼,脸上的兴奋与期待便瞬间的消失,整张脸便阴沉了下来,眸子中也漫过几分怒意。

     这哪儿画的是她,丑的要死,难道她这么丑吗?刚刚连轩辕烨都称赞达奚静画的好,但是现在达奚静却是把她画成这个样子。

     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握着画像的手,微微的紧了紧,只狠不得立刻将那画像给撕裂了,但是毕竟是人家的公主画的。

     暗暗的呼了一口气,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拿开那张画像,望向达奚静,唇角微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公主画的,这是本宫吗?”

     媚妃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怒意,极力的让自己能够保持平静,不至于当场发彪。

     笑的一脸Chun风,一脸得意的达奚静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注意到媚妃的怒意,还以为媚妃是想要称赞她呢,遂再次轻声笑道,“当然是媚妃娘娘了,媚妃娘娘的风彩,自然是一般人不能比的。”

     达奚静平时就是极为的自负,平时只喜欢听别的奉承,容不得别人说她半点的不对,所以她身边的那些宫女,太监都把她平时画的画夸的天花乱坠,而且就连达奚然等也怕她烦,也只能违心的称赞她。

     所以,她便以为,自己画的画真的是无人能及的。

     媚妃听到她的话,脸色明显的一沉,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怒意,这个达奚静,分明是在侮辱她,此刻心中的怒意,却是再也控制不住了,不由的冷声道,“本宫,在公主的眼中,就是这个样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