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1978小农庄 > 第979章 路上向南‘降妖除魔’
最快更新我的1978小农庄 !
    “栋哥,瞅啥呢?”
     “没事。”
     李栋嘀咕,没瞅见韩小浩这熊孩子。
     “栋哥。”
     “来了。”
     韩卫国,韩卫东几人陆续过来了。
     “栋哥。”
     “说好了?”
     看着提着包袱的卫礼,李栋拍了拍肩膀。
     “嗯。”
     “先把东西放好。”李栋笑说道。
     韩卫河是没的可能了,昨天肯定被国富叔教训了,这会耷拉脑袋,李栋走过去。“行了,别苦着脸了,以后有的是出门的机会。”
     “栋子,你说说这孩子,一家都指望他考个好学,可他昨天跟俺说啥……。”
     “国富叔,慢慢来,这样回头我给弄些习题集,再弄些辅导书,得空再给他补习补习,卫河脑子还是挺灵的。”李栋这一说,韩国富叹了口气。“成,听到了吧,多跟着栋子学学。”
     “知道了,达。”
     “栋哥,谢谢你。”
     “跟我客气啥。”
     “国富叔,我去看看嫂子她们。”
     竹编厂,竹笋厂,一众人正在装货,手提篮,各种竹编工艺品,甚至竹编凳子都搬来了。“嫂子,这个竹篓就算了,背篓拿几个。”
     “竹笋一样带几坛。”
     “刘师傅,罗师傅,豆干几种口味都带了吧?”
     “带了,带了,用罐头瓶装的。”
     罐头瓶这还是李栋联系南京那边师兄,找着厂子订购的,本地玻璃瓶都不好搞,没办法,现在这些国营厂子还看不太上这种乡村集体企业。
     “妥当的,那咱们就走了。”
     “达达。”
     小娟提着一篮子竹筒递给李栋,上面贴了纸条,这丫头和素素一早三点就起来忙活了,这不准备腊肉,辣酱肉丁,咸菜装在竹筒里贴上纸条。
     “真香,等着达达回来给你们带礼物。”
     “嗯。”
     “嫂子,小浩呢?”
     “小浩,还没起来呢吧?”
     “早起来了,刚俺去喊着,这娃不在床上。”
     韩卫军说道,李栋一听好家伙,这小子别真是趁着人不注意上车了吧。“卫东,卫畅你们检查一下车子。”
     “咋了,栋哥?”
     “看看,韩小浩这熊孩子在没在车上。”
     这要是在,可不得再开回来,几人好一阵找,还真找到了,好家伙,趴在驾驶室座椅后面夹缝。
     “老子打死你。”
     韩卫军没想到,这小子偷跑上车,这可不是闹着玩,这去几千里地外,这要是没注意跑丢了,这可是要命的事,韩卫军下了狠手,。
     打的韩小浩唧唧叫,连蹦带跳,这孩子,没见着人拉着,活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打,给俺打。”
     李秋菊气坏了,这个混小子,屁大点,胆子却大如牛,上次去南京差点没给她吓死了,现在还敢偷钻车,这不打的半月下不了床,算是自己白当这个妈了。
     “该。”
     众人看着被打的唧唧叫的韩小浩,没一个同情,该,胆大包天了。“卫军哥,别打狠了,打坏了,先记着,慢慢打。”
     这一下打狠了,打坏了可不成,先记着,打个十天半月的,一天打一点,不会打出毛病来。
     “今天不打断他的腿,俺跟他姓。”
     李栋嘀咕,这个你们俩谁跟谁姓,不还是姓韩嘛,有了李栋说情,其他见着韩卫军真下死手,赶紧拦着,当然少不了教训韩小浩,这小子这会哭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
     该,李栋都想给这小子几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说说去城里就算了,这次可是去广州,离着池城,二三千里路呢,这一路大人都不定好受。
     别说他一熊孩子了,李栋看着大家收拾差不多了,时间快七点了。“国富叔,国兵叔,国红叔,我们走了。”
     “路上小心些,到了打电话,要是没电话拍个电报。”
     “知道了,国兵叔。”
     “卫国,出门听着栋子的。”
     “知道的,娘。”
     “卫国,注意安全。”
     高小琴抱着孩子一脸担心。“俺跟着儿子在家等你回来。”
     “俺知道,等俺给你们买好吃好玩的。”
     其他各家交代,李栋发动车子,众人挥手,这边货柜车关好了,货柜车出了韩庄,好一段还能见着庄子里眺望一众人。
     “这次俺们一点多拿订单回来。”
     车子出了池城,一路向南,现在可没有高速公路,要等着八十年代末才开始建高速公路,那也只是少部分高速,现在只有走国道。
     “卫国,别紧张。”
     李栋笑笑。
     “可俺听说,这向南边的路上不太平。”
     “是有些不太平。”
     李栋多少听说一些,不过一般都在市县交界,两省交界的多一些,当年有一个村子全村老少齐上阵,拦路打劫,最终不知道一共干了多少次,杀了多少人。
     一个村子最终被枪毙几十口子,除却一些老人和孩子,全村坐牢,这种事,李栋当时听说的时候,还不太相信,查找了资料才知道,真事。
     现在这年月,身份证啥的都没有,没人监控,好一些人跑车的,跑着跑着人就没了。
     “白天还好,晚上的话只要我们不停车,问题不大。”
     “你们先休息一下。”
     一早出发,一路没停车,一直中午进城找了一家国营饭馆停靠好车子。“栋哥,你们先吃,俺跟卫东,卫畅看车。”
     “行。”
     李栋带着韩卫朝,韩卫龙,韩卫礼四人来到饭店了,点了五六个菜,五斤米饭。“我们先吃,等下换卫国他们过来。”
     这样吃完饭,李栋没停留着,继续上路,车子三四点左右的时候已经出了安徽省了,李栋估摸到达广州,至少要开四五十来个小时。
     “栋哥。”
     “怎么了?”
     “你看前边。”
     “别管她。”
     一个女人在路边挥手,这地方离着村庄不远,李栋直接一脚油门,加速,开玩笑,这傍晚挥手招车能有好人,不定刚停车路边就冲出来一群人了。
     别说路边招手,路中央招手,李栋都照样冲过去了,果然车子过去之后,路边跑来一群人,扔着石块。“混蛋,栋哥,要不要,俺放两枪。”
     “小心点别打到人。”
     “俺知道。”
     砰砰砰,干了几枪,追着的人果然少了。
     “下次对着腿。”
     “嗯。”
     “时间有点紧,看来晚上要赶夜路了。”
     “大家都小心些。”
     大灯打开,车灯一开,李栋愣住了一下,这个车灯没改嘛,led的大灯,没曾想国产车就是这么实在,几万块竟然给配了个led大灯。“栋哥,这灯过瘾。”
     “还行吧。”
     说话,李栋指了指边上。“里边电瓶灯,等下要是有人追车,你们用这个晃他们眼别让靠近。”
     “好嘞。”
     路上一个市县交界的地方,好家伙,路上竟然有架设树枝,这家伙,一时间倒是不好走了。“卫国,对着天放几枪,卫东,用猎枪对着树枝干一枪。”
     “好嘞。”
     砰砰砰,几枪下来,李栋提着一根棒球棍下来,拦路的人不多,五六个半大年轻人。“打。”本来拦路搞点钱,好家伙下了六七个人,拿着棒球棍,探照灯一样电瓶灯。
     一顿狠抽,李栋可没跟这些人客气,那力气至少打断几条腿,几根胳膊。“快把树枝给弄了,赶紧走,这里离着庄子不远。”
     树枝,还有钉子板快速给清理掉,回到车子上,李栋发动货柜车,加速离开,开玩笑。
     凌晨一点多赶到一处县城,李栋拿出介绍信,开了两间房。“栋哥,你先睡,俺们睡车子上。”
     “留两个人。”
     李栋掏出对讲机,这玩意还是挺管用的,可惜,先前只带了一对。“有事喊我。”
     好在李栋身体好,精神好,睡眠质量也好,这不五个多小时,精神抖擞。第二天还算不错,一路上除却遇到搭车的,倒是没有遇到劫道的。
     “栋哥。”
     “咋了?”
     “刚为啥俺们不跟着客车一起过去,那边不是有饭馆嘛。”
     “别,这饭馆不定是黑店呢。”
     现在客车和饭馆搞双杀,拉过去不吃,一顿狠打,还有掏你的钱,这时候可没人管你,真挨打了,活该。这样店,李栋可不愿意去,宁愿走远一点去县城。
     “前边停一下吧。”
     公社,这里有派出所,倒是不怕有啥劫道,最怕是空旷乡野被弄死了埋了没人知道。“这里没餐馆?”
     “我去供销社看看能买点鸡蛋吧。”
     买了点鸡蛋,李栋打开液化气,炒了几个菜,下了挂面,再把小娟和素素准备竹筒肉拿出来热热齐活。
     “栋哥,这啥东西,还能冒火?”
     “液化气,大城市人都用这个。”
     “真好,不用烧柴火。”
     “赶紧吃。”
     李栋笑说道。“争取今天晚上进入广东省。”
     “好嘞。”
     简单吃饱肚子,一行人再次出发,一路过了检查站,好在李栋介绍信,加上中作协证件,还有外贸公司的介绍信,一路倒是畅通。
     “总算到了广东省了。”
     晚上十一点多进入广东省一县城,停靠好车子一众人睡在车子上,现在不算冷,加上是货柜车,出了两个铁窗子之外,其他地方不透风。
     “我睡驾驶室,卫国你去后面睡吧。”
     “栋哥,俺就不睡了。”
     韩卫国打算,晚上巡逻。
     “这样吧,轮着来吧。”
     “行。”
     除却李栋这个司机,其他人轮换巡逻,二人一组,好在一夜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只有后半夜有点动静,不过探照灯似得电瓶灯一打,三五只小‘猫’还真不敢靠近。
     “早上简单吃点。”
     李栋笑说道。“争取早点到着广州,我请大家吃大餐。”
     “好嘞。”
     “不知道胜男她们到了没有?”李栋咬了一口包子心说。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