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逞骄 > 第 4 章(天亮了。几辆马车停在了苏...)
最快更新逞骄 !
    天亮了。
     几辆马车停在了苏家门前,下人来来往往搬着箱子。
     红莲依依不舍,拉着苏雪至的手叮嘱个不停,看着好像就要眼泪汪汪了,忽然又破涕为笑:“咳,我这是干什么,你这趟出门是好事。下次回来了,记得给姨带点吃的。你红姨就好这一口。”
     那头,叶家父子也在屋里说着话。
     当老子的端架子,绷着脸让儿子继续好好念书,说:“我给你取名贤齐——”
     “知道知道,见贤思齐!我天天记在心里呢!”
     叶汝川话被抢了,一顿,“要不是为了你完成学业,雪至也不至于答应出远门。你姑妈和雪至是为了成全你。做人要讲良心,你不能辜负她们。”
     叶贤齐点头如捣蒜。完了,伸出手。
     叶汝川眼睛一瞪:“又要钱?上次发电报的时候,不是已经管我要了一笔?”
     叶贤齐赔笑:“不说我在东洋的开销了,那是处处用钱啊,我已经很省了!这一路送表妹去北边,至少也要一两个月,打尖,过卡,我当表哥的,总不能让表妹往外掏吧?”
     叶汝川一想也是。
     虽然和苏家不是外人,同行的苏忠也不会计较这些,但自己这边不能短了。
     来的时候,他身边正好带了几张银票,拿了出来递过去。
     叶贤齐接过,连声道谢。
     儿子小时候皮猴,雪至是女儿身的事,叶汝川自然不会告诉儿子,怕他嘴瓢了没把,没想到外甥女和儿子的关系好,十几岁的时候自己告诉了他,当时把儿子吓得哇哇叫。叶汝川知道后,告诫儿子事关重大,千万不能出去乱说。好在这一点上,儿子倒明白利害,一直没出什么岔子。
     这回外甥女是要出远门,毕竟和从前不大一样,儿子既同行,叶汝川自然也忘不了这个。又命他切记,对任何人都不可泄露,更忌多嘴,言多必失。
     叶贤齐满口答应:“爹你放心,我明白。这些多年,你看我有对哪个说过一嘴?”
     叶汝川想想也是。
     父子正说着话,叶云锦带着苏雪至来和腿脚不便的舅舅辞别。
     叶汝川对外甥女自然也少不了一番叮嘱。
     终于一切完毕,叶云锦将女儿送出去。
     “娘,您留步。”
     这么些天过去了,“娘”这个称呼,苏雪至终于叫得有些顺口了。
     叶云锦停了步,改而看向苏忠。
     苏忠立刻躬身:“夫人放心,都交给我。”
     叶云锦微微点头。
     苏雪至上了停在门口的马车,马车启动,见叶云锦带着红莲和吴妈等人站在门外的台阶上目送自己,红莲低头抹了抹眼睛,朝自己不停地挥着手里的小手绢儿,叶云锦一臂似想抬起来,动了动,又缓缓地放了回去。
     她略发虚,作没看见,恰和她同车的叶贤齐这时探身出去,冲叶云锦嚷了一句“姑妈放心有我在呢”,砰的一声关了车门,一切就都被挡在了外头。
     苏雪至暗松了口气。
     上路后,一切平顺,第二天的午后,一行人抵达了叙府府城。
     府城人烟阜盛,江边的大码头上,舟楫往来如梭,几条载满洋货的船只刚刚到达,次第靠埠,岸上,挑夫和苦力光着上身挥汗如雨,担着各种货物往来健步如飞。
     福全船记的掌柜已经早早亲自等在码头,见一行人到了,忙带着船夫前来迎接。
     叶家和苏家是福全船号的大主顾,运出去的货,一向都从福全走。这回要送少爷出去,虽然只几天,掌柜也不敢怠慢,派了一条最好的船,配了最有经验的船老大。
     苏忠和掌柜寒暄了一声,掌柜随即转向苏雪至和叶贤齐,恭恭敬敬地见礼,笑着一一喊哥儿好。
     叶贤齐忽然指着前方说:“咦,那不是郑大当家吗?他救了我爹,我得去谢谢他!”
     苏雪至循着表哥的指点望了过去。
     几十步外对面前方的另个埠头上,过来了几个人,周围的挑夫和船家纷纷上去,和中间的那人招呼,“大当家”“大当家”的声音不绝于耳,表情十分恭敬。
     那人身材精瘦,左边面颊一道疤痕,但因为皮肤黧黑,看着也不怎么显眼,年纪过了半百的样子,腰杆却依然很挺。
     前清亡了也几年了,但像这个年纪的,大多数人的脑后,至今都还拖着辫子不剪,想着说不定哪天,朝廷它就又回来了。
     这人却是一头短发,坚硬根根竖起,灰白色的两鬓,一身的劳作装束,乍一看,就和周围日头下的那些正争相向他恭敬问好的挑夫水手们并没什么两样。
     但是这个人的眼,却一下就令苏雪至感觉到了不同。
     距离不算近,苏雪至却似也能感觉到对方眼里的光——不是咄咄逼人的精光。
     那是一双仿佛丛林深处老猎人的眼,敛尽锋芒,却又深藏着威严。
     苏雪至知道这个人是谁。
     就是半个月前救过自己舅舅的那个“郑大当家”。
     她当然不可能对这个人有什么不满。
     就像表哥说的,感谢还来不及。
     但在她的心里,在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间,竟突然涌出一种抗拒之感。
     虽然这种感觉一闪而过,但苏雪至还是有点顿悟。
     这感觉,应该来自于她的潜意识——原来的苏雪至,不喜欢这个“郑大当家”。
     对方的两道目光也转了过来,看到了她。
     苏雪至留意到,他似乎一顿,迟疑间,脚步缓了下来,没再过来了。
     苏忠抬头,望了眼天:“日头辣,少爷你先进舱,别晒到了。”
     苏雪至知道苏忠是想支走自己。
     她也无意让苏忠为难,就上了船,进舱后,斜斜靠着舱窗,看见苏忠带着叶贤齐朝前头那人快步走了过去。
     叶贤齐虽西派,但该有的礼节,大约是小时候没少挨舅舅的教训,一板一眼,拱手致谢。
     苏忠也说:“大当家的,今天可算遇到您了。前次登门拜谢,您也不在,没见着您金面。上回要不是您,我们家舅老爷怕没那么容易回来。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们两家人对大当家您都是感激不尽!”说着深深作揖。
     姓郑的双手一把托住苏忠胳膊。苏忠立刻感到双臂一股暗力上来,想再躬身,却无论如何也是沉不下去了。
     见他不肯受礼,苏忠只能作罢。
     郑当家脸上方露出淡淡笑意,收手放开苏忠,朝两人点了点头:“叶少爷苏管事客气了。那天我是恰巧路过,遇到了,吆喝一声罢了,不敢当恩德。叶老爷人平安就好。”
     “托您的福,我们家舅老爷伤情恢复得还行。这不,我们家少爷要去北边念书了,我送她去。”说着,转身指了指自家雇的那条船。
     郑当家看了一眼,收回目光:“少爷一路顺风,早日学业有成。”
     “多谢多谢!您是忙人,那就不打扰您,我先回了,趁着今天好风好水早点出发,好赶下头一站的汽船。”
     郑当家抱了抱拳,站在原地,目送苏忠和叶家少爷朝着那条船走了回去。
     叶贤齐走了段路,扭头,见郑当家已经转过脸,和他边上的一个人在说话了,低声抱怨:“忠叔,多好的机会,这样遇到了,你刚才怎么就不提一嘴,让他关照下咱们?”
     这条江道绵延曲折,两岸崇山峻岭,除了水险,神出鬼没的水贼,也是行船人家的一大隐患。
     这姓郑的,是叙府水会的当家。
     他原本不是当地人,谁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因为他水性好,加上旁人敬重,就给起了个郑龙王的名号。
     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只说他是差不多三十年前正当壮的时候来这一带的,刚开始,据说只是红船上的水手,后来竟叫他一步步上来,最后成了水会当家。
     (红船是清朝时期长江上游官府出面组织的救生船)
     前清快亡的最后将近十年里,官府根本无力约束沿江水贼,原本的红船制也废弛了,除了会派船保护往来的官员,民间江船一旦倾覆,毫无救援,轻则失尽家当,重的船毁人亡。这姓郑的就出面,将沿岸的那些人组织起来,在险滩地段重新设了红船巡逻,并定下规矩,向往来船只收取一定的过路钱。没事买个放心,出事下水救援。
     江上每天的往来船只不计其数,倾覆的事情,几乎也是每天都有发生。即便是最有经验的船老大,也不敢保证自己下次不会出事,且交了这点钱,就相当于受到庇护,水贼有正事干了,自己行船也就更安全,船家自然乐意。而水贼里的大部分人,也更愿意从事这个有着稳定收入且相对而言更安全的活儿,加上碍于姓郑的施压,将几伙不愿听命依然在江上劫船的一锅端了,血淋淋脑袋割下来挂滩头晾风干,众人无不惊惧,纷纷从命。就这样,这些年一直这么下来了。
     可以这么说,不但叙府下去的这段江道,就算整片上游,沿江两岸但凡吃着沾水这口饭的黑白两道,听到郑龙王这名字,无不要给三分面子。
     但虽说如今江道比从前好走,也保不齐会有乍外来的不懂规矩,所以叶贤齐抱怨苏忠不开口。
     苏忠说:“表少爷,我刚才过去招呼,没说就是说了,说了就是没说。”
     叶贤齐迷糊:“什么说了没说?你就是没说!”
     苏忠哎哎了两声:“到了到了,表少爷你先上船吧,我数数行李去,万一丢岸上了。”
     叶贤齐只好作罢,纵身跳上了船,一头钻进船舱,见表妹坐在窗旁望着外头江面,仿佛在想心事。
     他忽然想起个事儿,眉头一皱,笑嘻嘻凑过去,附耳低声说:“雪至,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答应的!你不是喜欢那位傅君吗,我好不容易,可算替你打听到了个消息。你说巧不巧,下半年他也不在你原来的学校了,竟也被你要去的那间军医学院给聘去任教了!你要不去,往后怎么有机会再见面?”
     “这可真叫缘分哪,缘分!”
     叶贤齐摇头晃脑,一脸感慨。
     苏雪至因了原本还带着的记忆,早就知道自己这个表哥怎么的那天就如此巧,舅舅一出事,他就冒了出来。
     根本不是他当时恰好从东洋回来,而是他早就已经回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苏雪至在放假前的那一周,学校放学出来,回往住的舅舅家,经过一间当铺,竟意外地看见原本人应当在日本的表哥从里头走了出来,似乎刚刚当了什么东西。
     当时她十分惊诧。
     叶贤齐解释,他这学期提早放假了,前几天刚从日本回来。舅舅要替他安排婚事,他坚决抗拒,不想回家,所以现在寄居在朋友那里,手头有点紧,刚才就当了怀表,让表妹替他保守秘密,千万别告诉舅舅。
     苏雪至一口答应,请他去吃饭,还答应借钱给他应急,吃饭时,向表哥透露烦恼,说自己仰慕学校里一个去年从东洋留学回来任教的青年,名傅明城。
     傅君好像是北方人氏,日本学医,留学归来后,原本完全可以留在条件更好的大都市,但他立志报国,想促进本土西医发展,知道内陆省份的西医教资落后,缺乏教师,于是毅然应聘,去年,就到了苏雪至所在的那所西医学堂执教。
     傅君年轻有风采,举手投足,有大家子弟的气度。
     据说他出身富贵,来自北方的一户豪门,但他自己却从未提及半句。
     他多才多艺,除了教医科,还兼体育,平日和学生也颇多互动,学生都很喜欢他。见苏雪至成绩落后,担心毕业有问题,还主动为她补习功课,勉励她好好学医,将来以医救国。
     傅君是出于师长对学生的关心和鼓励,苏雪至却正当妙龄,恰少女怀春的年纪,接触多了,难免生出情愫。但想到自己的特殊情况,母亲蛮横无情,是应当被打倒的封建家长,自己却只能屈服,抱怨,说已经无法忍受,决意这次放假回去就和母亲摊牌,要求做回女子。
     她料母亲轻易不会同意,让叶贤齐陪她一起回,帮她在母亲面前据理力争。
     叶贤齐为了借钱,两眼一闭,张口就应,等跟着苏雪至回家,还没进县城门,又开始胆怯了,找借口极力劝说表妹打消主意。
     陷入痴恋里的女子,总是分外勇敢。
     苏雪至心意坚定,恼他临阵脱逃,索性自己回,于是有了后头发生的那一连串意外。
     叶贤齐没想到表妹和姑母会闹得这么厉害,当时听说苏家少爷投了河,胆战心惊,在苏家外头转了一天,第二天听说没事了,终于放了心。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又说自己爹出了事,来这边的路上遇到土匪,这下再也躲不住了,那天就跳了出来。
     这会儿一道出门,他生怕表妹心里还生自己的气,前几天就暗中替她打听消息,这会儿献宝似地将消息说了出来,还以为表妹会很兴奋,却见她没反应,只淡淡地哦了一声,越发认定她心里还在恼自己自己,讨好地说:“雪至,你太厉害了,竟能想出那个法子吓唬姑妈。要不是你自己改了主意,我看姑妈肯定点头了……”
     突然,他醍醐灌顶:“我知道了!你不会是已经知道傅君也要去天城执教的消息,这才又改了主意吧?”
     苏雪至嫌他啰嗦话多,絮絮叨叨老太太似的,全是自己没兴趣听的,含含糊糊搪塞了一句,就靠在一旁榻上,抄起一本带出来的现在的医科教材书,翻了起来。
     叶贤齐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否则表妹怎么会突然改主意?
     想起前些天自己为了打听消息跑的腿,不免有瞎子点灯白费蜡的空虚感,见表妹不睬自己看起了书,也无趣地仰在了对面的一张榻上,长长伸了个懒腰。
     “嗳,这船窄的,屁股都不能挪……真想快点换汽船啊!”
     一路顺风顺水,几天之后,如他所愿,船顺利到了汽船的换乘地,下游重城渝城。
     这年头,外头的江河水面上,各种冒着黑色烟囱的大小汽船已往来不绝。但从叙府下去的这段长达将近两千里的上游江段,变幻莫测的水势和险恶的地形,成为了阻挡外来者进入这个古老王国的巨大屏障。
     一般的汽船逆流而上时,在一些险水地段,不像人力船能依靠纤夫助力,或因没有足够的马力对抗水力,或因季节水枯,无法支撑安全的常规通过,所以迄今为止,开通进出的汽船航班稀少。
     本月就只一艘福莱号,于二十号从渝城出发到沪。
     苏家早早就发电报到渝城分号,让掌柜定票。本是想为两个少爷订两间头等舱包房,却没想到头等舱所在的整个顶层,竟已被不知是什么来路的人给包了。且他们定的晚,中层的普通包间也没了,只剩下层通铺。幸好掌柜和船公司的人熟,靠着面子,终于搞到一间中层的包间。
     没办法,只能让两位少爷住一起了。
     苏雪至无所谓。反正晚上睡觉中间会拉帘子。对这个表哥,大约因为前身的关系,她感觉熟得简直像自己。
     至于叶贤齐,更是压根儿就没把苏雪至当女孩子看待。两人就同住一间舱房,但没想到上船的头天晚上,就出了个意外。
     半夜,隔壁传来妖精打架声。
     普通间毫无隔音可言,外头有人走过,喘气大点都能听到。
     苏雪至眼睛盯着舱房顶棚上的一片锈斑,回忆人体生殖器官构造和解剖面,面无表情。
     但做表哥的,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表妹是女孩子,这样会教坏她,十分气恼,冲上去就啪啪啪地奋力拍隔板。
     声音停了。隔壁男的倒是一声不吭,女的就厉害了,竟不甘示弱,照样奉还,一边捶隔板,一边骂:“喂!死人啊侬!半夜三更,港杜却大便啊!”却是中年女人的尖细嗓子,一口浓浓海派音。
     叶贤齐一愣:“你才吃大便,你十八辈祖宗都吃大便,吃出了你龟老子!”
     那女人听他声音年轻,不怒反笑:“哟,原来是个小册老!叫你白蹭了墙角,便宜你了!阿福,你死了?给我过来!”
     在中年女人强大的战斗力面前,叶贤齐一败涂地,气得空跳脚,听隔壁竟真的又来了,别的舱房也没人吭声,大约都在偷听,于是咬牙切齿,恨恨踹了一脚隔板,叫苏雪至先出去,说等下再叫她回来。
     苏雪至就照表哥安排,先出去了。
     已是深夜,为防撞礁,船已停航在一片缓水区的岸边。
     除了船头方向亮着一团灯火,其余地方都黑乎乎的,看不见半个人影。
     今夜天气很好,满天繁星,江水轻涌,山峰被深蓝色的夜空勾勒出起伏的线条。
     深夜穹苍,江流之上。
     这一刻,倘若立在这甲板上的是位雅人,当发幽思微。
     再不济,也该赏景怡情。
     苏雪至却没这样的心情。
     白天为了转船,赶路有点累,她现在只想躺下去休息。人站在二层狭仄幽暗的船尾甲板边等着,百无聊赖,心里就赌那个叫“阿福”的家伙,在周围都是耳朵的情况下,持久力够自己数几头羊。
     她喜欢用数羊来计时。一头羊就是一秒钟,她掐得非常准,堪比秒表。
     这是小时候黑夜里她睡不着觉练出来的。
     一头羊。
     两头羊。
     三头羊。
     数到三十头的时候,忽然,她的鼻息里闻到了一股烟草味。
     好像是从头顶飘下来的。
     她下意识地仰头望去,看见上层甲板的一个角落里,有道影。
     光线很暗,看不大清楚,但轮廓是男子,高个,背影略消瘦,面对着船舷外的江峰,在抽烟。
     她有一种直觉,这人应该在自己头上的那个地方站了有一会儿了。
     至少是比自己先来的。
     周围是如此的安静,连白天澎湃的江水,此刻也睡了。
     她的耳朵里,甚至仿佛能听到男人衔在嘴里的那根香烟烟草受着火星炙烤而发出的嘶嘶声。
     这人或是独自在这里凝神思虑什么,或者,纯粹就是抽根烟而已。
     看着这道仿佛已然和这夜半江峰融在一起的沉默黑影,她忽然生出一种自己贸然侵入别人私域似的唐突之感。
     她立刻屏住呼吸,轻轻转身,想要悄悄地离开。
     这时,耳边却传来了一阵踢嗒踢嗒的脚步声,表哥从舱房里跑了出来,语气无比震惊:“哎呦我去!雪至我跟你说,那个阿福,居然两分钟不到就完事了!两分钟!我的娘!那个女的在骂没用呢——”
     苏雪至下意识地再次仰头看去。
     那人也正转头,看了自己这边一眼,仿佛有被惊扰的微愠,抬手将烟蒂头远远地弹进了江里,便转身要走,却忽然低头,刚夹烟的手握拳,手背轻轻压了压嘴,微微偏过脸去,短促闷咳了一下,随即迈步离开,身影迅速地消失在了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