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逞骄 > 第 47 章(贺汉渚背对着身后那具趴在...)
最快更新逞骄 !
    贺汉渚背对着身后那具趴在血泊里的尸体,立在山道旁,对着远处,抽完了一根烟。
     他下山,上了车,转头对已坐到车后位置上闭着目的王孝坤说:“和尚会替他收殓,做七七四九天的法事。”
     “对不住您了。”
     王孝坤缓缓睁眼。
     “人活世上,得替自己的行为负责。你给了他机会了,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谁。”
     “烟桥,你老实说,是不是之前就知道是他干的?碍于我的面子,所以当做不知道?”
     他凝视着贺汉渚,问道。
     贺汉渚沉默了片刻,微微颔首:“什么都瞒不过您。”
     “其实你完全不必有顾虑,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的。他能对你下手,将来也有可能被人收买,转而对付我。”
     “算了,不说这个了!”
     王孝坤改了话题,微笑,“回吧,晚上把兰雪也接来,没有外人,就咱们一家人,好好吃个饭。我很久没和你们一起吃饭了。”
     贺汉渚点头,开车离去。
     傍晚,王庭芝照着母亲王太太的吩咐,开车去贺兰雪就读的女中,将放学的贺兰雪接来,一起到了王家。
     晚饭的桌上,饭菜热气腾腾。
     王太太天生弯眉圆面,富态而和气,让贺兰雪坐自己的身边,殷勤地替她夹菜,言笑晏晏。贺汉渚陪王孝坤喝酒。几个姨太太没上桌,带着王家下人伺候在一旁,端汤递水,人人面上带着笑容,饭厅里的气氛热闹而融洽。
     寿宴在即,饭桌上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这个事。王太太和丈夫报了一串自己这边预备请好的贵宾名单,又问:“就那个什么宗奉冼那一拨人,你说你自己请。怎么样,说好了没?”
     王孝坤说:“打了电话,说身体不适,推了。”
     王太太面露不快,哼了一声:“好大的架子!大总统都派特使来,他竟连你自己请也请不动,这是要公然扫你的脸?”
     王孝坤皱了皱眉:“算了!宗老就这脾气,去年为了个教育部拨款的问题,大总统都没了脾气。能请来最好不过,不来,也算不上扫脸。”
     王太太原本期待那个宗奉冼能破个例,出席丈夫的寿宴,给寿宴增个光。现在失望,又见丈夫这么说,只好闭了口,忽然又想起个事,看向坐自己对面,一直没有作声的儿子:“对了庭芝,上次我还叫你招呼一声那位姓……姓什么的来着,就是在船上救过你的……”
     贺兰雪提醒她:“姓苏,叫苏雪至。”
     “对对,看我这记性……”
     王太太轻轻打了下自己的额,“就那位姓苏的,叫他也来寿宴,你叫了没?”
     今晚的饭桌,大家全都在笑,心情很好,就王庭芝一个人仿佛百无聊赖,正用筷子戳着面前盘里的一条鱼尾巴玩儿,不耐烦地应:“叫了,人家――”
     他本来想说“人家清高,看不上,不来”,话起了个头,一顿,改了口:“那天正好有什么事,来不了,让我转达致歉。”
     贺兰雪的一双美目里顿时流露出失落之色。
     正和王孝坤说着话的贺汉渚望了眼妹妹。
     王太太狐疑地看着儿子:“是你没叫吧?能来你爹的寿宴,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他有什么大事这么要紧?我跟你说,人家救了你的命,这个礼数,咱们不能没有,要不会被人家背后非议!”
     王庭芝说:“得了,我是没叫,行吧?要叫你自己派人叫,我管不了这个!”
     王太太也不打算指望儿子了,见他吃饭也没个样,怕丈夫不悦,轻声提醒:“坐好,干什么呢你?”
     王庭芝嘟囔了一句:“都自家人,装什么装……”嘴里说着,瞥见父亲果然停了和贺汉渚说话,似乎留意到了自己,收回筷子,慢吞吞地坐直了身体。
     一顿饭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饭毕,王孝坤和贺汉渚又去书房说话。
     外头,王太太让姨太太们陪贺兰雪打麻将,自己去吩咐管事办事,转回来,叫住了要走的儿子,将人拽进屋里,关上门,低声问道:“你和兰雪怎么样了?”
     王庭芝莫名:“什么怎么样?”
     王太太眉眼里都是笑,狠狠扭了一把儿子的胳膊:“你装什么装!你俩从小一块大,现在又三天两头见个面,你爹的意思,你会不知道?你爹年纪也大了,兰雪快十八岁了,要不哪天我找烟桥提亲,早点把你们的事情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王庭芝一把甩开母亲的手,跳了起来:“什么?我和兰雪?怎么可能!我把她当妹妹!她对我也没半点意思!娘我跟你说,你赶紧去告诉爹,千万不要打这种主意!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王太太一愣:“你看不上兰雪?”
     王庭芝一字一字地道:“跟看上看不上没关系,我压根儿就把她当妹妹!你们别逼我,逼急了,我可什么都干得出来!别当我吓唬你们!”
     计划已久的好事竟是这么个结果,王太太也急了:“你什么意思?这么好的现成亲事,你干嘛不答应?你给我说清楚!”
     她压低声音:“不说你们一起长大,知根知底,你四哥现在就要娶大总统的侄女了,你娶了兰雪,双喜临门,对咱们家是个好事,你懂不懂?”
     王庭芝郁闷万分:“我不管这些!反正我是不会答应的。再说了,人四哥也看不上我!”
     王太太说:“你四哥怎么就看不上你?把妹妹嫁进我们家,他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会对兰雪不好吗?你给我当心,要是因为你,坏了这个好事,让你四哥和咱们家生分了,你爹他不会放过你的!”
     王庭芝气得要命,忽然说:“既然这样,我就和你说实话了――”
     他盯着母亲:“我对女人没兴趣,我喜欢男的。”
     王太太如遭雷劈,瞪大眼睛盯着儿子:“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王庭芝哼了一声:“你儿子,我,喜欢男的!听清楚了吗?娘,你要是再打我和兰雪的主意,我立马就把这个事给捅出去!反正我是无所谓的,看你和爹了,你们要是也无所谓,不怕别人知道,那就去提亲好了。我倒想知道,四哥要是知道了你们明知儿子喜欢男的还要把他妹妹娶做儿媳妇,他会怎么想。”
     “你……你……”
     王太太气得手都直发抖。
     “娘您别气。我劝您趁早打消念头,您儿子就还好好的,什么事都不会有!你们要和四哥亲近,法子多的是,何必一定要我娶兰雪!我走了!”
     王庭芝拔腿出了屋,剩下王太太一个人焦躁不安,又不敢告诉丈夫这个可怕的事,气得在屋里走来走去,头都疼了。
     九点多,贺汉渚结束今晚的做客,带着妹妹向王孝坤夫妇告辞,回到家后,将近晚上十点。
     贺兰雪显得有点累,没精打采的,上了楼,和哥哥道了声别,就往自己房间走去,忽然听到身后哥哥叫了声自己,停步转头。
     贺汉渚走到她的面前,低声说:“兰雪,下次什么时候,要是王伯母提出来,要认你做干女儿,你不要答应。”
     贺兰雪一怔:“为什么?”
     贺汉渚说:“总之你不要答应就是了。”
     贺兰雪点头:“好,我知道了。那我怎么拒绝?”
     “你就说亡母时常入梦,怕她伤心,不敢认干妈。但即便不认,你也当她如同亲母。”
     “我记住了。”
     贺汉渚点头:“不早了,休息去吧。”
     和妹妹说完话,贺汉渚到了自己的书房,坐下去过了一会儿,看见妹妹端了一碗宵夜进来。
     “还不去睡?”他问了声。
     贺兰雪把宵夜放在桌上。
     “吴妈给你做的。我睡不着,顺便送来了。哥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别抽烟,还天天那么晚睡觉。”
     贺汉渚笑了:“不错啊,也知道关心你哥哥了?”
     贺兰雪咬了咬唇:“其实我是来向哥哥你道歉的。那天是你生日,我不该对你发脾气,哥哥你不要生我的气。是我不好。”
     贺汉渚笑道:“知道不该发脾气就好。行了,哥哥没生气,你去睡觉吧。”
     贺兰雪哦了一声,转身朝外走去。
     贺汉渚望着妹妹的背影,忽然叫道:“兰雪!”
     贺兰雪停步,转头见哥哥起身,走了过来。
     “你喜欢苏家儿子?”
     贺兰雪心砰地一跳,在兄长两道目光的注视下,不禁低下了头,一声不吭,片刻后,听到哥哥缓缓地道:“苏家儿子确实不错,但他不可能和你一起的。往后你别想他了。”
     贺兰雪慢慢地抬起眼眸,望着兄长,鼓足勇气问:“为什么?是你不同意吗?”
     “他已经有心上人了,在老家,以后回去要结婚的。”贺汉渚沉声说道。
     “别人情投意合,你不会希望哥哥破坏别人的幸福,成全你吧?”
     贺兰雪呆住了,起先一动不动,渐渐眼眶泛红,忽然抬手,飞快地抹了抹眼角,摇头:“不会的,哥哥你千万不要逼他,那样他就算和我好了,他也会不开心的。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喜欢他了,就当他是朋友也很不错。哥哥你放心吧。”
     贺汉渚看着妹妹,微笑:“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哥哥相信你。没事的,人活世上,不可能事事顺心。再不高兴的事,很快也会过去的。”
     他想了下,又道:“过几天不是王伯父的寿宴吗?到时候,京师和天城名媛淑女齐聚一堂。你的新裙子准备好了吧,够不够漂亮?我贺汉渚的妹妹,一定要做全场最美丽的公主,绝不能被别的女人压下风头!”
     贺兰雪顿时破涕为笑,笑着,眼睛又一红,急忙吸了吸鼻子,低低地应:“嗯,都准备好了……”
     “那就好,哥哥送你去回房间。”
     贺汉渚将妹妹送到房间门口,看着她推门而入,身影消失在了门后。
     他回到书房,独自坐了一会儿,从上衣的内兜里摸香烟,带出了一片折叠起来的纸,掉落到桌上。
     是今早收到的那封信。
     他瞄了一眼,顺手拿起来,揿下了打火机,对着信纸的角,点着了。
     火苗烧了起来。他脸凑上来,就着纸上的火,点了香烟,随后举了陷入火海的纸,看着火舌亲密地缠舐着写满了黑色小字的薄纸,在他的指间,慢慢往上卷去。
     烧了将近三分之一,他好似忽然改了主意,将火纸又掷到地上,抬脚两下,踩灭火。
     烧残的信被捡了回来,他吹了吹上头附着的一圈灰黑纸烬,放进抽屉。
     苏雪至的这一天过得十分忙碌。
     早上送完信后,她去警棚看望表哥。
     前几天,她收到了家里寄来的一封家书。是母亲叶云锦写来的。说家里一切安好,舅舅的伤恢复得差不多了,荀大寿那边也再没有什么动静,又问她在医学校的近况,若有问题,或者觉得撑不住,让她不要勉强,随时可以回来。同时也附带了几句舅舅的话,让她有空给日本的表哥写封信,叮嘱他务必用心念书,早日拿到文凭回来,这样就能代替表妹和贺家往来,表妹也能早点回家。
     苏雪至带了信出来。
     叶贤齐十分忙碌,刚开始人还不在,她等了好一会儿,才见他回来,兄妹两人说话。
     叶贤齐问她在学校的近况,苏雪至当然说一切都好。叶贤齐深信不疑,说自己记着她的叮嘱,刚昨天,还顺道路过了周家庄,去探了下小玉。小女孩没什么问题。让她放心,说自己以后还会去看的。
     苏雪至告诉他自己打算租房的事,说以后给他住,自己休息天过来。叶贤齐自然一口答应。
     苏雪至再把家书给他看:“舅舅那边怎么交代?表哥,不如还是……”
     叶贤齐立刻摆手:“别,你千万不要说什么!你就说已经写信给我就行了。等我自己再想想,想好了,我自己说!”
     苏雪至只好答应。
     兄妹说着话,又有个巡警来喊,说一个东洋浪人和一个西洋水兵喝醉了酒,在妓院里争风吃醋,打了起来,闹得不可开交。姚能知道他会说点两边洋人的话,让他赶紧过去,充当翻译。
     “出血了没?”
     巡警挠了挠头:“我走的时候,好像就那个东洋人流了点鼻血!”
     “急什么,再等等。老子刚外头回来,水都还没喝一口。等俩鬼的脑瓢子开了花,再去也是不迟。”
     苏雪至心里吐槽,见那个巡警一脸焦急,劝他还是早点过去好。
     “知道了知道了,那你自己回去,路上当心。”说完匆匆跑了。
     表哥看着混的还挺顺利,虽然苏雪至有点为他将来怎么向舅舅交待感到担心,但暂时也没别的什么法子,只盼他自己能早点想好,见他走了,也就离开,傍晚,到上次的那间汤室洗了澡,随后回了学校。
     让她十分意外,王家的一个管家等在学校门口,专门当面给她送了一张寿宴的请帖,说太太邀他务必到时光临,略吃一杯水酒,以表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