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逞骄 > 第 48 章(关于王家的寿宴,王庭芝上...)
最快更新逞骄 !
    关于王家的寿宴,王庭芝上次叫她,被她婉拒悻悻去了之后,苏雪至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
     没想到现在王家管事亲自送来了请帖。
     自己也不是什么忙得脱不开身的大人物,王家还记着那么点事,殷勤相邀,自己若再拒绝,那就是自大和失礼了。
     苏雪至只好做起了登门准备。
     时间是三天后的晚上,因不是礼拜天,她要离开学校,照例得去请假获批。
     李鸿郗那天过后,不知道是羞惭还是真的生病,这几天都没见人,据说请了病假。苏雪至就去向校长请假。也是巧,一说这个,校长告诉她,宗先生也打算赴宴,既然她也获邀,到时候,让她跟随宗先生一起去。
     一个人去这种几乎全是陌生人的大交际场,苏雪至都能想象,到时候自己像根柱子一样杵着的样子,勉为其难,忽然得知可以随宗先生同行,如同获得大伞庇护,自己跟在后头就可以,松了口气。
     顺利请到假后,就该考虑去的时候带什么寿礼,穿什么行头了。
     寿礼好办。没打算攀附往来,就不必费心,更不必费钱,符合时人通行的下辈给上辈贺寿的基本礼节便可。备好寿糕寿桃寿果子三样,用个贴了寿字的大红纸包包了,到时携着,往门房一投就行。
     穿什么,倒是让她费了一番脑筋。
     原本,她那套只穿过一次的西装应该适合,但是一想到上回在法国餐厅里和贺汉渚撞衣的窘,她就彻底打消了念头。
     哪怕这回他不会再穿那套衣服了,她也不想再穿回自己的这身。
     幸好现在流行交际,社会热衷的人里,又不乏像她这种有体面的需要、却因各种原因没有自备的客人。天城就有不少专为这种客人提供体面衣帽租借的铺子,生意还十分红火。恰好同寝室李同胜家里有个做布庄的亲戚就开这种铺子,热情介绍,免费借穿,还请假特意带了苏雪至去,让伙计帮着选一套干净适合的。伙计两眼打量一下人,点头:“恰有一套,颜色尺寸都适合这位少爷,又是前两日新制的,还没借过!”说着提了过来,浅银灰色条纹西装搭配白色马甲和黑色领结一套。
     苏雪至试衣上身,果然合身,伙计和李同胜更是赞不绝口,说她穿了这套,一看就是要做大学问的斯文人。苏雪至被夸得哭笑不得,道了谢,借了过来,事情就算准备好了。
     很快三天过去。到了寿日的那天下午,苏雪至照着校长给的地址,来到了宗先生在这边的下榻之处,上次曾为贺汉渚举办过欢迎酒会的著名的天城大饭店。
     宗先生说六点见面,苏雪至提早十分钟到。
     这间饭店是诸多政要富商来到天城的首选入住之所。时令入冬,现在六点没到,外头天就擦黑了,饭店里灯火辉煌,显得愈发气派和华丽。
     她等在大堂,发现今天似乎入住了不少的贵宾和要人,经理侍者还有各色衣冠楚楚的客人在下面穿梭来回,显得异常忙碌。
     她猜测今天来天城到这里下榻的,应该都是像宗先生那样从京师那边过来预备去王家参加晚上寿宴的贵宾,等了片刻,快六点的时候,见饭店电梯的方向来了几个人,正是宗先生,与边上同行的几位看着像是朋友的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出来,忙迎了上去,叫了一声宗先生。
     宗奉冼看见她,脸上露出笑容,招了招手,让她到近前,指着她对边上的几个人说道:“这个就是我刚和你们提及的年轻人,医学校的高材生,还没毕业,特殊情况之下,前些天替一个病童成功实施盲肠手术,医术果敢皆备,很是难得。”
     说完,替她介绍起了同行的人。一位是著名学者,翻译家,一位京师大学校长,一位是著名报社的社长。剩下几位,也都是当今的文化名人,应该全都是来参加王家寿宴的客人。
     大佬们投来注目,纷纷勉励年轻人。苏雪至一一行礼,恭敬鞠躬。介绍完,就跟在后头出去,到了门口,迎面上来一个等着的自称是王总长派来的人,说特意来接宗先生。
     宗奉冼和友人暂道了声别,领着苏雪至上了来接的车,出发去往王家,今晚举办寿宴的地方。
     王家公馆的前身,是前清的一个铁帽子王爷在这里给自己修的养老宅邸,自然极尽奢侈,后来变了天,手头拮据,只能转手,被王孝坤买下,当做在天城的居所,占地广阔,前后都有庭院,尤其是后园,假山流水,迂回曲折,没人带路,外人初来乍到,怕是要绕上几圈才能出来。
     王家今晚张灯结彩,管事领着下人,在大门口笑容满面地迎宾。
     时间还早,一般来说,这个点就上门的,大多是些逢迎王家的次要客人。真正的贵宾,一般都会踩点到来。
     但今晚却有些特殊。这个时间,夜幕刚刚降临,在夜色的笼罩下,就有几名说出名字时人可谓如雷贯耳的当今京师政坛大人物悉数到来,被引入了王孝坤平日用作独处的私密之室,提前另外招待。
     贺汉渚入内,见王孝坤在外等着。
     王孝坤快步走了过来,示意他随自己来,到了一处适合说话的静室,王孝坤屏退了左右,说:“总统特使到了,陆宏达同行。特使想叫你也过去,一起坐坐,喝杯茶。”
     特使姓章,名益玖,四十左右的年纪,在总统府参谋本部担任总长,是大总统的亲信。
     参谋本部隶属于总统府,如同总统府的膀臂,有着特殊地位。
     今天王孝坤过寿,总统本人没来,派了这位亲信来代表自己,而贺与陆之间的恩怨,无人不知,特使既然这么开口,自然就是大总统的意思了。
     大总统的意思是什么,也显而易见。
     见他沉默着,王孝坤低声道:“大总统有这样的考虑,我想你应当能理解。你放心……”
     他压低声,目露厉色。
     “即便没有你贺家的事,我和姓陆的也是水火不容。这条疯狗,从前就咬过我好几口,要不是我肉硬,现在怕早就进了他的肚子。现在是动不了他,等日后,一旦有机会,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定会助你复仇!”
     贺汉渚注视着王孝坤,脸上慢慢露出一丝笑意:“多谢伯父。”
     王孝坤目露欣慰,含笑轻轻拍了拍他胳膊:“来吧,喝了那杯茶,晚上你帮我一起去招呼客人。”
     内室里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位是大总统特使,另外一位,和王孝坤差不多的年纪,自然就是陆宏达了。
     陆宏达年过六旬,却看不出丝毫的衰老之相,鹰鼻薄唇,颧骨高耸,一头黑发,看着最多也就五十岁的样子,据说精力过人,家里有十几房妾室,儿子也是十几个,孙辈更是繁茂,家族兴旺。今天过来带了一个儿子,名陆天慈,传言正在和船王傅家的一个侄女议婚。
     二人喝茶叙话,看见王孝坤和贺汉渚入内,停了下来。
     章益玖和贺汉渚从前见过几面,也不摆位高的架子,笑着起身,以兄自居,握手寒暄后,指着坐一旁的陆宏达笑道:“咱们这位老大哥,据说很早有话,一直想和贺老弟你说两句,奈何老弟你是忙人,没有机会。正好今天,趁着王总长的大寿,大家聚在了一起,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如都坐下,一起喝杯茶,听听他想说什么?”
     陆宏达先是自嘲似地干笑几声,随即从座位上起身,走了过来,对着贺汉渚道:“烟桥,不瞒你说,我陆宏达冤枉啊!别人冤个几年,还能沉冤昭雪,我却满身有嘴,话没地方说!”
     他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的郁懑之色。
     “今天你肯来这里,是给我天大的面子,我再不把话给说清楚,日后怕是真要沤在肚子里,没机会了。”
     “当初尊祖父的案子,真的不是我的指使!想当年,我与尊祖父共事地方,虽偶也会因政见不同,有过意见向左,但那都是官场执政的正常分歧。我一向敬重尊祖父,我陆宏达再黑心,也不可能在背后干出那样要遭雷劈的事!我实在是背了黑锅!”
     “当时你还小,你可能不知道,朝廷下来旨意,我能有什么办法?我是被逼无奈!关键是,无中生有,言之凿凿,朝廷有人信了令尊祖早年在地方就任之时,私下和长毛石翼王的人有过往来的诬告,说令尊祖当时利用职务之便,私下放过了一个姓郑的大将。后来石翼王在川地凌迟身死,长毛军四散,那个大将又继续抗击多年,自知复仇无望,临死之前,将长毛军积聚起来的窖藏下落,托付给了尊祖父。”
     “是上头的人听信谣言,起了贪念,要从你家起出什么窖藏的,该我倒霉,事落到我的头上。我陆宏达那时区区一个四品小官,敢不照办?后来这些年,每每想到当年被迫充当鹰犬,我便自责万分……”
     他脸膛通红,停住,眼里隐隐闪烁泪光,猛地从腰间拔了枪,放到贺汉渚的手里。
     “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去令尊祖的安息宝地下跪认罪,便是要我死,也绝不皱眉。奈何没有机会,我日夜不宁!现在你若还是不肯谅解,这就一枪崩了我,我无怨言!”
     说完,他闭上眼睛,咬牙等待。
     静室里没有半点声息,除了陆宏达发出的呼哧呼哧的呼吸之声。
     章益玖看着两人,慢慢地煮茶。
     绿嫩的雨前龙井叶片随了沸水,在润泽的汝窑茶器里上下翻滚,激烈扭动,慢慢地,停在泛出翠色的水中,静止了下来。
     贺汉渚看了对面的人片刻,忽然转向章益玖。
     “王伯父的大喜日子,刀枪也出来了。章兄,不知你有没听过,我被人叫做阎王?不知道的,要是看见我这样逼人,想来以为会是真的。”
     “什么阎王,我不过一只阎王殿前翻跟斗的小鬼罢了。”
     他笑了笑,放下了刚才陆宏达放到自己手里的枪。
     章益玖哈哈大笑,端起自己刚才倒在新杯里的茶,走了过来,递上道:“封建方是罪之源头,恶之温床!幸好,如今宇宙大同,旧邦新造!来来来,烟桥,喝了这杯茶,笑泯恩仇,往后大家都是大总统的人,化干戈为玉帛,一道效力,共建时局,岂不美哉?”
     贺汉渚接过,看着对面的陆宏达,慢慢地喝了下去。
     章益玖再次放声大笑,鼓掌:“好,这可真叫杯茶释恩怨,看来我这一趟,是来对了!”
     他又转向贺汉渚,笑道:“听说曹小姐今天也来了?怕是要你亲自去接的吧?佳人有约,想必你也不乐意再耽搁了,若是有事,自便便是。”语气里已经带了几分促狭似的味道。
     贺汉渚让几人慢慢喝茶,先行出了静室。
     他走出庭院,渐渐放慢了脚步,最后从衣兜里摸出一包香烟,停在路边一处光线昏暗的角落,低头点了一支香烟,深深地抽了一口。
     身后有人追了上来。
     章益玖走近,看见了他,不复方才一脸笑呵呵的模样,低声道:“烟桥,大总统命我私下转你一句话,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你尽心效力,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看了眼四周,又道:“烟桥老弟,我再给你透个底吧。姓陆的表面对总统府顺服,背地小动作不断。人嘛,最难就是知道知足两字怎么写。现如今革命始罢,百废待兴,大总统为国事呕心沥血日理万机之余,四周也是虎狼环伺,亟盼稳定。希望你暂时隐忍,不要动作,是出于大局的考虑,懂吗?”
     贺汉渚含笑,谢他指点。
     章益玖笑道:“客气什么,咱们自己人。我假公济私说一句,你来这里也小半年了吧,算是地主,一顿酒,你怕是逃不掉的。”
     贺汉渚笑道:“这还要总长开口?我是位卑干苦力的,比不了总长位高阔绰,但也不至于连顿酒都请不起。天城几家大字号,随便你点,我舍命陪君子就是!”
     章益玖笑哈哈道:“那就说定了,一醉方休!我这边没事了,你赶紧走吧,免得曹小姐等急了,回头要怪我。”
     贺汉渚一笑,告辞而去。
     苏雪至蹭着来接宗奉冼的车,在六点半的时候抵达了王家。
     这个时间,大部分的宾客差不多都到场了。
     因为来客太多,车马往来,王家大门附近的街道上,虽有人专门指挥交通了,但还是拥塞。宗奉冼就提早下了车,带着苏雪至步行进去,走到那扇张灯结彩的大门之外,递上请帖,门口的人一看,惊喜地“啊”了一声,随即回头高声喊道:“宗先生到――”
     话音落,一个管事丢下正说着话的人,匆匆跑了出来,叫人进去通报贵客到,自己则面带笑容,恭敬地问好,随即领路,带着往举办寿宴的大堂去。
     还没到,里面迎出来一个目光炯炯的灰发老者,一身传统的万字喜庆寿袍,后头跟了王太太和一个穿西装的青年。
     正是王孝坤夫妇带着儿子王庭芝,亲自出来迎接贵宾。
     一见面,王孝坤便紧紧地握住宗奉冼的手,道:“宗先生怎的没坐车来?说您竟是步行来的?原本我是要去外头迎的,怠慢了先生,勿怪。”
     宗奉冼笑道:“王总长客气了,是我自己下的车,有劳总长费心了。逢总长大寿,今晚带着学生,也来凑个热闹,送上一副自己题字,聊表心意,贺总长甲子寿喜。”
     苏雪至忙从他身后出来,双手奉上一幅装裱好的卷轴。
     宗奉冼的字也是十分有名,平日有人重金求取,往往也未必能够如愿。
     王孝坤惊喜不已,忙叫人展开。
     管事上来,小心展开卷轴,只见上面书写“如山如阜,大德大年”八字,盖有印钤,面带喜色地对着两边宾客高声念了一遍,念完,捧去当场悬在了寿堂的显眼位置,供往来宾客赏析。
     王太太这几天虽因儿子那日自爆的丑事而烦恼不堪,但此刻,见宗奉冼不但登门贺寿,竟还送上了一幅有他印钤的题字――要知道,上回也就是大总统老母的七十大寿,方得他登门写了个寿字,见周围的宾客纷纷奉承,顿觉脸上无比增光,心情这才好了些,推了推一声不吭好像往后退的儿子,示意上前见客。
     王孝坤介绍儿子:“犬子庭芝,年方弱冠,冥顽不教,往后若能得到宗先生的一二指教,则是犬子莫大之幸事。”
     王庭芝垂着眼睛,耷着头,好似没看见苏雪至,老老实实冲着宗奉冼鞠躬。
     宗奉冼看他一眼,夸年少稳重,未来可期,王孝坤红光满面,很是高兴,这时终于留意到了宗奉冼带来的学生,容貌颇为俊秀,看了一眼,说:“这位是宗先生的高徒?”
     自己是跟着宗奉冼来的,不能给他丢脸。苏雪至自我介绍姓苏,随即躬身,祝贺大寿。
     王家送过请帖的管事说:“总长,这位便是救过公子的那位苏少爷。”
     王太太定睛看她,王孝坤则显得有些惊讶,打量了眼苏雪至,微微点头,随即对着宗奉冼道:“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快请进!”亲自领着贵宾入了寿堂。
     今晚的王家宾客,除了天城的政要富商名流,周市长、廖督办、孙孟先等等之外,京师的达官贵人和各国使节也几乎一网打尽,可谓高朋满座,济济一堂。
     寿席还没开宴。
     宗奉冼入内后,就被找过来寒暄说话的人围住了,苏雪至在后面跟了一会儿,听到身后有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苏少爷!怎么你也在这里?”
     她转脸,竟是马太太。于是点了点头。
     马太太惊喜不已,立刻丢下身边的女眷太太们,过来和她说话,问她在学校里的后续,说自己一直很上心,昨天还想着哪天有空再去问问。
     苏雪至说自己没事,向她道谢,随即问她儿子的情况。
     据她所知,马家的儿子昨天已经出院了。
     马太太说儿子恢复得很好,自己会严格遵守医嘱,又向她道谢。
     这时,大堂的入口处来了几位新的宾客,其中有道苏雪至熟悉的身影。
     傅明城也来了!
     里头的人已经很多了,人声鼎沸。但傅明城好像一眼就留意到了她,停下,含笑朝她的方向点了点头。
     苏雪至也点头回礼。傅明城随即跟上了前头的几个人,去向王孝坤贺寿。
     马太太眼睛也盯着傅明城的背影,嗳了一声:“小苏,你跟傅家二公子也认识?”
     苏雪至嗯了声。
     “他人应该还不错吧?”
     苏雪至点头。
     “嗳,可惜了,命不好,不是太太肚皮里出来的。他前头的几个人,你看见了没?傅太太带着侄女,还有他大哥傅健生。”
     “那个傅健生啊……”
     马太太压低声音:“听说酗酒成性。别看平时斯斯文文,喝醉了酒,竟当着家里下人的面,辱骂自己的弟弟!傅太太当然不承认了,出去到处说兄弟关系好,我猜今晚上,就是傅太太特意要他来的。但谁信啊!你说,船王现在又这样了,万一哪天没了,二公子以后会怎样,就难说了……”
     苏雪至以前就听说过傅明城家里的一些传言,现在听到马太太又这样说,留意了眼走在前面的傅家长子。
     傅健生年约三十,个头高,微壮,衣冠楚楚,和弟弟傅明城的外貌不大像,正和边上的人笑着谈话,与周围的人没什么两样。
     看不出来,在酒精的作用下,行为会失控到这样的地步。
     苏雪至望了眼静静立在一旁,等着傅太太和兄长交际的傅明城。
     “嗳,小苏,”马太太又说:“今晚居然这里遇到你,太巧了!你明晚有空吗,我派人去接你,请你来家中吃饭……”
     苏雪至顿时想到她说要给自己介绍对象的事,急忙推脱,转身要溜,马太太却十分坚持,跟上来问:“那后天呢?或者哪天有空,随时可以。小苏我跟你讲,我侄女条件真的不错……”
     苏雪至正愁烦马太太没法摆脱,救星来了。
     王太太笑吟吟地带着贺兰雪进来,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包括身边的马太太。
     贺兰雪今晚十分漂亮,穿了条洋红色的蕾丝花边长裙,围着白裘小披肩,华贵中不失娇俏。
     苏雪至感觉她的目光好像在找人,心里有点发虚,急忙背过身,却一眼看见了贺汉渚。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刚才一直没留意。
     他穿了套熨得平整无比的军制服――再也不必有和自己撞衣的担忧了,正听宗奉冼说着不知道什么话,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宗奉冼看见了她,招了招手。
     苏雪至知道是叫自己过去的意思,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说话,为什么要叫自己,但还是走了过去,叫了声宗先生。见贺汉渚的两道目光投向自己,略略迟疑了下,脸上露出微笑,低声而礼貌地叫了一声表舅。
     投去的信对他的实际效果如何,她不知道。
     反正在她这里,过去的一页,算是翻了篇章。
     他没表情,略略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贺司令,今晚我来,除了贺寿,其实另有一事,想请司令卖我个面子,不知道司令方不方便?”宗奉冼说道。
     贺汉渚立刻从苏家儿子的身上收回目光,含笑道:“宗先生言重。但凡有事,尽管吩咐,只要力所能及,汉渚无所不应。”
     宗奉冼笑道:“司令慷慨,那我就不客气了。实不相瞒,我是想替我的学生向司令要个人情。小苏年纪不大,刚来这种地方,可能言语行事会有不周,倘若从前有冒犯之处,还望司令海涵。”
     贺汉渚仿佛一愣,视线随即瞥向苏雪至。
     苏雪至则是吓了一大跳。
     来的路上,她根本没听宗先生在自己面前提过任何类似这样的话,万万没有想到,他会为自己在贺汉渚面前说情,诧异之余,双目下意识地望向贺汉渚,正和他投向自己的两道视线撞到了一块儿。
     她感觉他表情似笑非笑。
     又好像有点不悦?
     至于她……
     真的是尴尬万分,偏偏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垂下眼皮,一声不吭。
     贺汉渚收回目光,笑道:“宗先生如此郑重其事,我还当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个。宗先生您放心,是场误会,早就说清楚了。何况……”
     他再次瞥了眼一旁垂着眼眸一动不动的苏家儿子。
     “何况他是我表外甥。”
     “我跟他,能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