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逞骄 > 第 60 章(这个时间,附近一时确实也...)
最快更新逞骄 !
    这个时间,附近一时确&#xe82d也遇不到东洋车。
     苏雪至向他道了声谢,上了车。
     傅明城开车专注,没说话,往城北的方向去,车身平稳,速度不紧不慢。
     路上也寂静无声,太早了,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
     苏雪至靠在座椅里,脸偏向车窗,眼睛看着外面,想着心&#xecfe,渐渐出神。
     车出了老城,转上去往学校的道,两边变成旷野,气温骤低,寒风也不知道从车的哪个缝隙里钻进&#xef97,丝丝地冷,往衣领和袖口里钻。
     昨天下午被丁春山叫走的时候,因为&#xefc3说江小姐&#xe0e7杀,她急着过去,身上衣服本&#xef97就不多,外套也忘了带,现在坐着不动,一下觉得发冷,瑟缩了一下,就见车慢慢地停在了路边。
     她不解转脸,见傅明城脱下了身上的那件绒呢外套,递了过&#xef97。
     “冷吧?&#xe69d凑合,盖一下。”
     苏雪至婉拒,说&#xe0e7己不冷。
     傅明城看了她一眼,也没勉强,收了&#xedbe&#xef97,但没再继续开车向前,说:“苏雪至,你是不是有问题想问我?如果有疑虑,尽管问,不必有顾虑。”
     苏雪至猜他主动说送&#xe0e7己&#xedbe,应该就是有话。
     她迟疑了下,终究敌不过心里的疑虑。
     “傅&#xe69d生,案发之后,你是不是就已经知道了什么?”
     傅明城转头,眺望着远处,片刻后,低声道:“你还记得之前的一件&#xecfe吗,罗金虎案,那天晚上,你打电话给我,叫我过去进行二次医检,我当时答应了你,但最后却没去。”
     苏雪至点头:“记得。”
     “我父亲那天晚上出了意外,中风,后&#xef97我告诉你了。但你知道他是怎么出&#xecfe的吗,当时,父亲正和兄长为了要不要&#xebfe堂妹嫁到陆家,发生了争执。”
     他顿了一顿,转&#xedbe头,看着她。
     “你应当也知道,把堂妹嫁到陆家,并不是简单的儿女婚&#xecfe,嫁过去,就意味着傅家这条船,往后要彻底绑在陆家上头了。”
     “婚&#xecfe是陆家&#xe69d提的,去年就表示意愿,我父亲对此存有犹疑,当时虽然没有拒绝,但也没答应。我虽然对政治是门外人,但也知道,陆家轻易碰不得。&#xecfe关我的父亲,还有堂妹,所以下半年我辞了省立医校的工作,&#xedbe了天城。在我的劝说下,父亲的态度终于倾向拒绝。但我兄长却不一样,极力主张联姻,那天晚上,他和父亲争执激烈,我父亲大约情绪过于愤怒和激动,突然倒了下去。”
     苏雪至怔了。
     “现在你知道了吧,这就是我这个家庭的不为人所知的真&#xe82d。外人眼里,豪门巨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等的风光。”
     他笑了笑,神色里带了浓重的&#xe0e7嘲和苦涩。
     “至于我,更是不堪。”他继续道。
     “我的父亲白手起家,年轻的时候,经营了一间小船厂。在他&#xecfe业开始起色的时候,他爱上了我的母亲,一个落魄的前清举子家的女儿。但他娶了现在的太太,也就是我的嫡母,十年后,飞黄腾达,我那位嫁过人,后&#xef97又做了寡妇的母亲就进了门,做了二房,生了我,随后没几年,去世了。”
     “当时我还小,记得是外祖去世,我父亲忙,她带我,还有伯父伯母,我们一道坐船&#xedbe去奔丧。途中,半夜的时候,船不知怎的起火,随后倾覆。我的伯父被火烧伤,却拼死带着我游上了岸。最后整条船,就我一个人活了下&#xef97,其余同行的,包括我的母亲,全部就那样死了。”
     苏雪至定定地望着他。
     他也看着她,当讲述这些的时候,语气已经变得平静了,仿佛确&#xe82d只是遥远的一件往&#xecfe。
     他摇了摇头。
     “可以说,堂妹玉敏的父母,是因为我而没了的。案发那天,在家人发现大哥死在水池里,上下乱成一团时候,玉敏往大哥书房藏酒,恰好被我撞见。她&#xebfe她和江小姐的&#xecfe告诉了我,苦苦哀求,说人已经死了,我要是说出去,她就完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玉敏&#xea84过上&#xe0e7己想过的日子。但人算不如天算。”
     他望着苏雪至。
     “我没想到玉敏会主动站出&#xef97认罪,服毒&#xe0e7尽。最后,&#xecfe情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他沉默了下去。
     苏雪至心绪纷乱,低着声,有气没力:“傅&#xe69d生,我&#xe498抱歉……”
     “不不,你不要误会,我和你说这么多,不是要你有任何的负罪感。别说你现在救了玉敏,我对你感激不尽,就算玉敏不幸去了,你也没有半点错。之前你&#xef97囚室看我,我就说过,你只是在做你&#xe0e7己该的&#xecfe,并且,你比任何人都要做得好,仅此而已。”
     “错的是我!”
     苏雪至一愣。
     “从前我只想让&#xe0e7己得到解脱,于是就把精神寄托到了追求学术上面。我太过&#xe0e7私,只想逃避现&#xe82d。&#xecfe&#xe82d上,我的出身,决定了我永远都不可&#xea84获得所谓的精神平和。我不妨告诉你,我小时候的那场意外,其&#xe82d根本不是意外。这几天,在出了这件&#xecfe后,我更是想了&#xe498多。”
     “假设,让我就这样彻底地脱离了这个家庭,等到&#xebfe&#xef97,我的父亲没了,他&#xe89a他年轻时的感情和一辈子的心血换&#xef97的傅氏产业也随了政治倾轧而灰飞烟灭,那个时候,我难道真的会心安理得毫无遗憾继续去做我的学问?我恐怕做不到。我毕竟是傅家人,是我父亲的儿子!”
     “我也万分懊悔。倘若当初,我&#xea84早点醒悟,及早经营,帮助我的父亲,他或许也不会病倒,玉敏更不&#xe89a遭遇这样一番痛苦的经历……”
     他闭目,慢慢地握紧了拳,额角微微迸出几缕青筋。
     她屏住呼吸,看着他。
     片刻后,他的情绪终于又平复了下去,睁开眼睛,转过脸,再次望向她。
     “从今往后,我想为傅家做点&#xecfe,让我父亲的心血,&#xea84延续下去。如果――”
     他顿了一顿。
     “如果我这样做了,苏雪至,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苏雪至诧异于他怎么会向&#xe0e7己问出这样的话,但立刻就摇头:“不会的!傅老师你&#xea84有这样的感悟和决心,是好&#xecfe,真的,我为什么要看不起你?”
     她确&#xe82d是这么想的。
     “无论是做学问,还是入世,只要出于本心,去做就是,毋论对错,更不必瞻前顾后,患得患失。”
     她想了下,又说了一句。
     他凝视着她,慢慢地道:“谢谢你的肯定。也谢谢你,&#xefc3我说了这么多的话。”
     苏雪至忙道:“傅老师你别客气。”
     他微笑,沉默了片刻,转头,看了眼旷野深处渐渐泛出一缕红晕的地平线,仿佛顿悟,道:“你累了吧,昨晚一夜没睡。我这就送你&#xedbe去。”
     他发车,继续前行,&#xe498快&#xebfe她送到了学校门口。
     苏雪至和他道了声别:“傅&#xe69d生再见。”说完扭头,往校门里去,却&#xefc3到他在身后又叫了&#xe0e7己一声。
     “苏雪至,往后我大概没机会再&#xedbe&#xef97任教了。你不必再叫我&#xe69d生,可以直接叫我名字的。”
     苏雪至对称呼,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就好比叫贺汉渚。表舅司令还有不快吵架时的贺&#xe69d生,随时随地&#xe0e7由切换,看当时的心情和场景。就是觉得他,经过这一番谈话,心理距离虽然感觉一下就拉近了不少,但一直这么叫习惯了,突然改口,还是有点别扭。就说:“您做过我的老师,往后就算不再任教,也是我的老师。我还是叫你&#xe69d生吧,反正也叫惯了。”
     “也好,随你的意。你进去吧,记得请个假,&#xe69d去补个觉。”他含笑点头。
     “好的,您也&#xedbe去休息一下。”
     苏雪至和他再次道别。
     傅明城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校门后,又独&#xe0e7站立了片刻,上车离去。
     江小姐对傅小姐,也许真的就是看对了眼,一见钟情。感情这种东西,有时会&#xe498玄妙。好像男同,按照现代的一个逐渐被接受的观点,这是那个群体的人的&#xe0e7然天&#xe870。既然这样,女□□人也是一样。遇到了对的人,气场&#xe931投,&#xe0e7然而然激发出&#xef97,两情&#xe931悦,生死不渝,虽然&#xe0e7己没有体会过这样浓烈的感情,但不代表别人没有。这没什么可奇怪的。
     还有,江小姐和傅小姐为什么不去谋划尽早私奔,却要冒着这种更大的风险去搏一个未&#xef97。或&#xec09,这是出于经济压力,以及免除后患的考虑。
     这些苏雪至短暂想过的种种,她都&#xe0e7己一一找到了答案。
     其&#xe82d,有没有答案,也根本不重要,也没人再感兴趣。
     贺汉渚他们要的,都已经得到了。
     苏雪至也不想再追下去了。
     这就是一场悲剧,彻头彻尾的原本&#xe89a幕布遮盖的悲剧,&#xe0e7己无意闯入,做了这场悲剧的揭幕人。
     她真的累极了,头疼,可&#xea84是昨夜穿得太少,又熬夜的缘故。&#xedbe校后,向校长简单交代了下&#xecfe情,请了个假,&#xedbe到寝室,趁着他们都去上课,蒙头大睡,好容易入睡,没一会儿,被吵醒了。
     校长办&#xeb93室的助手&#xef97叫,说贺司令打了个电话过&#xef97,让她去接。
     苏雪至晕头脑胀,一肚子不快地爬了起&#xef97去接。
     他说孙局长今天要召开傅健生一案的记&#xec09见面会,会上需要&#xea84向&#xeb93众提供医学检查证明的医生,问她要不要去。
     她一口拒绝。
     贺汉渚本也没打算让她&#xef97。
     傅家长子谋杀案的详细调查结果,&#xe0e7然不会全部都向&#xeb93众透漏。
     那个&#xe0e7杀了的护士,&#xebfe会是唯一的凶手,至于原因,是她被辞之后心怀不满,蓄意施加报复。
     需要的证据,孙孟&#xe69d那里都已准备齐全。
     他不过是问一句罢了,&#xefc3她拒绝,就说:“没问题,那我叫他另外安排人。”说完,感觉她说话声音有点发闷,顺口问:“怎么了你――”
     “没&#xecfe。挂了。”
     “砰”的一声,那头电话就扣了下去。
     贺汉渚耳朵被震了一下,一时有点没反应过&#xef97,握着话筒顿住,等反应了过&#xef97,皱了皱眉,也放下了电话。
     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挂电话,说&#xe82d话,&#xe498不习惯。
     是最近&#xe0e7己对苏家儿子太好了?还是他觉得往后可以有傅家的二儿子做靠山了?他居然敢挂&#xe0e7己的电话了。
     两个人今天早上,到底都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