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逞骄 > 第 163 章(贺汉渚今晚确实也在这里,...)
最快更新逞骄 !
    贺汉渚今晚确实也在这里,只是应苏雪至的要求,刚才他避开了。
     她出去,在附近的一处空场角落里看到了他。他背对着这边,双手插兜而立,背影望去,似在凝望夜影中的远山。听到了她靠近的脚步声,他转过头,很快走了过来。
     傅明城坐在椅中。他的身体前倾,深深地弯下了腰,双肘撑在膝上,手指插入了他的头发,乍看,人一动不动,但仔细再看,就会发现,他的肩膀在微微地颤抖着。
     这是极度愤怒和悲伤的情绪所致,她心里明白。
     苏雪至不敢贸然打扰,她停在了门外,悄然等待。片刻后,见他抬起头,慢慢坐直身体,她走了进去。
     傅明城的目光又落到了随她而入的贺汉渚的身上。起初,二人都没开口,一坐一立,寂然无声。
     苏雪至迟疑了下:“或者你们谈吧,我先出去――”
     “你不用走,没什么是你不能听的。”
     傅明城开口,阻拦了她。
     “这个仇,我会报。我必手刃木村,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他切齿道,说完闭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睁眼,神色恢复了些,站了起来。
     “没有你二位抽丝剥茧追查至今,家父的真正死因,我大约永远也不会知道,我也会被木村蒙在鼓里,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上。我要谢谢你们。”
     他躬身。
     贺汉渚迈步朝他走去,“你是不是有难言之隐?”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隐瞒。我承认,在我兄长之死的这件事上,我放任了我的私心。我对他没有感情,或者说,有的,只是厌恶的消极感情,尤其在我父亲因为他的缘故倒下之后,我的心里只剩下了恨意。我开始不能容忍父亲一生的心血就这样被他夺走的这个事实。我和木村往来了多年,此前,他隐藏起了他的凶残,只向我展露了他作为学者和医生救死扶伤,以仁心博爱自居的一面。那个时候,我想不到江小姐会是他的棋子。在事发之前的那段时间,我确曾怀疑过江小姐和我妹妹的私下关系以及企图,但我最后选择了忽略。从道德审判的角度来说,我无异于同犯,没去阻止我本可以阻止的一场杀人行为。也正是因为我的这种私心和冷酷,令我落入了木村的圈套。他现在一边拿我长兄之死拿捏我,一边怀柔,劝我投向他。”
     他一口气说完,望向贺汉渚。
     “贺司令,那天船上你对我的告诫,我收下了。将来哪怕自毁傅氏,我也不会做日本人的工具。你放心吧。”
     “那么,你打算怎样报仇?”
     “我固然曾被木村蒙蔽,但此人的性情,交往多年,我多少也是有些了解。就像雪至刚才说的,他利用了他超时代的医学知识,谋杀了我的父亲。从前我之所以尊敬他,和他在医学上确实是个天才型的学者也有一定的关系。他的性格谨慎,但在他的身上,却又带着这种天才型学者所特有的自负。在他设计谋杀我父亲的时候,他大概从头到尾都没想到过,他的马脚会被雪至识破,谋算功亏一篑。他的地位不低,我没法立刻动手。回去后,我继续和他周旋,等有合适机会,我必除他,绝不容他多活!”
     傅明城眼底犹带红丝,但说出这话的时候,却是毫不犹豫,目光中透出了一股刻骨的仇冷和恨意。
     贺汉渚继续说道:“有个姓横川的大人物,原本的身份是医生和学者,曾花费三十年的时间游历中国,现在被军方聘为中国事务总顾问,不久前来到中国。这个人你知道吗?”
     傅明城点头:“很巧,昨晚木村那里,你说的这位横川也在。木村就是他的学生。”
     贺汉渚再次道:“傅老板,据我所知,横川现在在岛国的地位不但很高,而且十分特殊。出于他们野心的需要,说横川被神化、锻造成了一尊精神偶像也不为过。这种级别的人,现在突然来到中国,你有没想过,这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傅明城对上了贺汉渚的目光。那是深沉而冷静的两道目光。他起先一怔,很快意会:“我明白了。杀木村,不过去一人而已……”
     他停下,沉吟了片刻,冷冷地道:“既然木村煞费苦心要我为他做事,我想我可以试一试的。“
     他看着贺汉渚:“我会盯着他们的。”
     贺汉渚提醒:“这是一群凶残而狡猾的对手。你量力而为,以自己的安全为上。”
     “我会小心的。我先走了,有消息通知你。”
     他朝贺汉渚点了点头,又望了眼苏雪至,随即离开。
     “等一下。”
     贺汉渚忽然叫住了他,看向刚才一直都在静听着两人说话,此刻仿佛有些走神的苏雪至。
     “雪至,木村想必是出于他职业的关系,所以对你的实验室盯着不放。上次你又治好了两例难症,瞒不过他的。他现在要傅先生利用身份便利来刺探,时间长了,如果总是一无所获,一来,难保他不会对傅先生起疑,二来,你在明,他在暗,时间长了,也是防不胜防,增加了你的危险。我有个想法,有没有可能给木村提供什么假的信息,能骗过他,这样,傅先生可以博得木村的信任,你这边,也相对安全些,省得被贼日夜惦记。”
     “当然,”他紧接着又说,“我是个外行,对医学这方面所知不多,也不知道这个建议是否可行,仅供你们参考。”
     苏雪至望向贺汉渚和傅明城。
     “很巧,我也正想到这一点。”
     她露出一抹笑意,随即看着傅明城:“明城,你知道安替比林这种最新的药物吧?它刚被造出来的时候,和更早些的阿司匹林一样,因为具有解热退烧的功效,都曾一度被寄予厚望,希望可以治愈因为败血感染等原因而引起的人体发热,当然,最后证明,无论是阿司匹林还是更新的安替比林,它们对人体因为细菌感染而引起的发烧,束手无策。”
     傅明城知道这应该只是她的引语,便没打断,继续听她说话。
     苏雪至接着道:“你可以去告诉木村先生,我的实验室,却始终没有放弃对安替比林的研究。现在正在以这种药物为基础,引入了一种新的物质,称为二甲氨基,合成新药后,姑且命名为氨基比林。然后,在氨基比林的基础上,我们又在研制新的衍生物,其基本结构是苯胺侧链延长的一种环状化合物,可以命名为吡唑酮。”
     “这类药物除了解热镇痛,还具有消炎的作用。上次我治愈的那两例病例,就是使用了实验室里制出来的这类试验性的消炎药物。但因为合成过程很不稳定,上次的成功,带了运气的成分,所以,我们还在继续研发,争取获得稳定的合成方法。等我这两天有空,我会尽快给你做一份相关的实验资料,再过些时候,你自己看情况,有必要的话,你透露给木村先生。”
     “木村先生如果对这个结果还不满足,你再接着告诉他,我们还计划继续研究,在氨基比林的甲基结构中,继续试着引入一种叫亚甲基磺酸钠的物质。如果运气好,就有可能得到一种水溶性增大的、可制成注射剂的新药,姑且叫做安乃近吧,其解热镇痛的作用迅速、强大,且毒性大大地被降低了,尤其针对难以控制的高热,非常有效!”
     她的唇边露出带着促狭的笑。
     贺汉渚听得是一脸蒙,完全不知所云,不想继续自曝其短,闭口不说话。
     傅明城能够理解她的意思,但说实话,也并非完全可以跟得上。
     但他有一种感觉,她说出来的这些,绝对不是信口开河,而是能够取信木村的东西。
     那是当然了。要应付木村这样的医学家,想拿江湖郎中葫芦里的药去蒙,那是不可能的。但给他一些关于将来才会面世的新药提示,让他发狠去研究,免得总盯着自己这边不放,这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傅明城颔首:“这样最好不过,辛苦你了。”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她。“那么我先走了。”
     苏雪至亲自将傅明城送走,转身进来,她一边走路,一边想着这个主意,忍不住又想笑。
     “你到底在笑什么?”
     贺汉渚和她同行,送她进去,见她一个人突然又在发笑的样子,便扭脸看她,不解地问。
     木村确实算个医学大才了,又有大太阳国的背景作加持,根据自己的提示,他要是真的能一头钻进实验室里,带领团队,提早研制出这些足以把阿司匹林给揍得鼻青脸肿的新药,令退热解烧药物家族扩增成员,那么,对人类的健康和当代的医药进步,也算是做出了他杰出的贡献。
     可惜这个就算自己说了,贺汉渚他也不懂。遗憾。
     苏雪至便挽住他的胳膊,低声地笑:“你别管!晚上算是暂时解决了明城的问题,我心里高兴都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