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逞骄 > 第 170 章(他和苏雪至四目相望了片刻...)
最快更新逞骄 !
    他和苏雪至四目相望了片刻。
     “这是件不怎么有意思的陈年事。”他躺了回去,说。
     “只要和你有关,什么我都想听。”她立刻靠向他,应他。
     贺汉渚微微一笑,抬手,摸了摸她凑过来的脑袋,便将前些天郑龙王查找到了当年那个叛徒后人的事讲了一遍。
     苏雪至知道贺家当年的事,却没想到,原来后来施恩庇护了贺家兄妹的王家竟是始作俑者。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当年老太爷顾念旧情,给人改过的机会,却没想到一念之慈招来反噬。
     知道人心惟危,但竟可怖至此地步,苏雪至想着,不禁有些悚栗。
     她望着贺汉渚。
     他闭着目,下颌线条紧绷,应是咬牙所致。心情之惨淡,可见一斑。
     他对王家之人,肯定是有感情的。他大约是最不希望事实如此的一个人。
     然而,事实却就是这样。
     她想说点什么,一时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事情没有加在自己的身上,便就没法真正地体味,那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最后她什么都没说,再靠过去些,伸出胳膊,抱住了他。
     他将她反抱住,紧紧搂着。两人静静地相互拥抱了片刻,他再次开口。
     “王孝坤的父亲随我祖父几十年,因才干而得我祖父提拔,后来两家也是往来亲近,祖父是真的将王家视为亲族,将子弟视若己出。尤其王孝坤,祖父非常赏识,常说他非池中之物。祖父任人唯贤,做官后,不知拒了多少前来求官的贺家亲族,但对王家父子,却是大力提拔,王家也向来以忠耿而示人。我小时身体不好,记得五六岁的时候,家里曾寻来一个名医,替我开了副方子。你也知道,不少所谓的名医,方子里喜欢弄些称之为药引的东西,那副方子,指定要一种名叫红柴枝的花干作药引,还限定了五百年以上的树龄。祖父一时找不到,加上他自己也略通医道,认为所谓的名医方子故弄玄虚,弃了。但王家却十分用心,打听到这种树长在南方,瞒着祖父派人专门南下寻找。当时王家并无多少家资,王孝坤有匹爱马,有人看中,此前曾出过大价,他一直不舍得卖,那回他把马卖了,用换来的钱让人去寻药引,次年,王家人终于在南方的深山里寻到东西,带了回来。我喝了药,并不见效,但祖父因此事而深受感动。我想这大约也是后来他不忍直接惩治王家的缘故。祖父是记念旧情,他却不知,对方富贵加身,人心早已不是从前……”
     他停了下来,眼角微红,声音更是沉闷无比。
     苏雪至将他抱得更紧了。
     他沉默了片刻,继续道:“家中那年出了事,颠沛了大约半年后,我和妹妹得到了王家的庇护。我自己倒也罢了,何处不能安家,但兰雪终于不用再跟着我四处流离,又能安稳度日了,那个时候我没有想过,王家也参与其中。他们收留了我和我的妹妹,这样的举动,如同雪中送炭。后来的这些年里,我存着报恩之念,也是为了积攒能向陆宏达复仇的资格,我替王孝坤做了不少他自己不便出面的事,黑的,白的,我没得选择。”
     “也是到了这两年,随着慢慢搜集的消息越来越多,我开始联想到了王家。但我心里还是在希望,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多虑,现在……”
     现在,事实证明了他的疑虑不是多心。温情的面纱彻底地被撕扯开来,露出了内里的沾着血的獠牙和太阳照不到的人心的阴暗面。
     “你刚才说想回去一趟,是和这件事有关吗?”苏雪至问他。
     他睁眼看她,点头。
     “是。”
     “王孝坤算无遗策,我渐渐防他,他也一定早就有所觉察了。他可以重用我,上台后,让我入将军府,抬举我做司令,表面看,荣宠至极,手握大权,但他是绝不会让我的手里获得真正的兵权的。没有兵权,没有足够的能受我调遣的独立部队,我就永远只是他掌握下的一个工具而已,不必杀我,我也翻不出他的手心。所以他上台后,先对付起了西北军。他们和我有渊源,若再次内讧,王孝坤不但能削弱异己,坐收渔利,于我也是一个重大打击。”
     苏雪至想了下:“那你能走得掉吗?”
     “你问得很对。正好有个机会。”
     贺汉渚告诉她,就在上周,保定的士官学校出了一个事故。有位教官痛批只知效忠个人的奴才式家天下教育,主张化私为公,以内除国贼外御强邻的精神教育,却被上级疑为对当局的讽刺和不满,撤销教职,不料引发学生不满,爆发冲突。混乱中,教官被枪杀,学生群情激动,持械占领学校,要求严惩凶手,对方恰是王家亲戚,逃来京师求助。军部安抚学生,派人前去谈判,但学生愤怒不平,提出要见贺汉渚,非他亲来,绝不干休。
     “这件事的乱子闹得不小,现在是被强行压着,所以消息没有见报。我估计王孝坤也想早些把事端平息掉,会同意让我去的。等解决了,我不回京,找个借口,先斩后奏,直接上路。”
     昔日的上司和下属,父执和子侄,如今已是离心,相互提防,但表面却还是一派和气。王孝坤这头猛虎,口里含着猎物,却也无从下嘴。
     “那我们一起走吗?我的事差不多了,随时可以出发。”
     “你先走,路上汇合。”
     苏雪至点头。两人又商量了具体的出京计划,直到夜深倦极,一起睡去。
     苏雪至准备出发。几日后,西场实验室的事情交待完,丁春山依旧留下驻守,她带着简单的行装,在派来的人的随同下,乘火车出京南下,路过保定后,在一个叫做清风店的小站下车,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
     她在这里等了三天。第三天的晚上,贺汉渚如约而至,两人汇合,乘当夜路过这里的最后一班火车,继续南下。
     在火车上,贺汉渚告诉她,军校的事已解决。他是在自己人的掩护下秘密离开潜来这里的。王孝坤派来同行也负责监视他的其余人,现在应该还不知道他已走了。即便知道,现在也追不上了。半个小时后,他们在下一站的定州下车,那里已安排了接应,汇合后,连夜离开。
     明天他会给王孝坤发一份电报,告诉他身体不适,临时请假三个月,望他予以准假。等到了地方,那就是天高皇帝远,他自己说了算。
     为了避免引人注目,他们乘的是一节普通车厢,坐在最角落的一个位置里。已是半夜,车厢里灯光昏暗,空气闷热,乘客东倒西歪,皆是晕晕欲睡,呼噜声、磨牙声、咂嘴声、小儿泣乳声,乘客被蚊子叮咬发出的拍打皮肉声和抱怨声,各种杂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贺汉渚看了眼腕表。
     “困吗?还有半个小时,可以休息一下,到了我叫你。”他低下头,附耳,轻声对她说道。
     苏雪至点头。贺汉渚就将他的礼帽扣在了她的头上,替她遮挡车厢里的灯光。苏雪至半张脸隐在帽下,靠在他的肩上,闭目假寐。
     她的精神微微紧张,如即将踏上一段冒险的征途,又带了点兴奋。何况只有短短半个小时,怎么可能睡的着。很快,渐渐地,火车慢了下来,她知道快要到站了,急忙坐直身体,拿下帽子,抬起头,正对上他俯视着自己的目光。
     “要下车了。”他微微一笑,低声道。
     苏雪至转头看了眼窗外。
     外面是大片大片的旷野地,黑漆漆的,没有人家的感觉。忽然,铁道边上掠过一道电线杆,杆子飞快地后退,接着,视线里出现了连片的低矮棚屋。车厢里本昏睡着的乘客也开始骚动,有人急着抢下车,忙取行李。一个女人被包给刮到,生气地骂了起来,对方不甘示弱对骂,吵架声又惊醒小孩,顿时哇哇啼哭。又一名睡眼惺忪的列车员从车厢的入口处探头进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用手里的一块类似于过去衙门县官用的惊堂木般的竹节啪啪地敲着车壁,嚷道:“到站了到站了!定州的下车!睡死了错过,下站下车,要补九角钱!可别赖我没喊话!”
     车里的人全都醒了。有叹气的,有伸懒腰的,有翘着脖子将脸挤在玻璃上看外面的。外面终于有了点灯的光色。火车进站,停了下来。等同车厢的人争着下去了,贺汉渚帮苏雪至提去箱子,和她最后下了火车。
     站台上聚的下车乘客,很快陆续散去,苏雪至跟着贺汉渚走了出去,停在门口,举目正找来接的人,忽见车站大门口的空地上站了几人,当中一人回过头,看了这边一眼,立刻掷了正在抽的香烟,脸上露出了笑容,转身便朝这边大步走来。
     这是个中年男子,身穿军装,器宇轩昂,不是别人,正是老熟人章益玖。
     贺汉渚停了步。
     章益玖很快走到面前,伸出双手,握住了贺汉渚的一只手,用力地摇晃,笑容满面,就好像两人已经许久没有见面了一样。
     “烟桥!可算在这里找到你了!赶紧的,哪里也不要去了,快跟我回。我跟你讲,又出事了!火烧眉毛!王总长叫我把你请回,让你过去帮忙!”
     他接着告诉贺汉渚,现在还占着中部和南方多地的几拨人同意和北京谈判解决之前悬而未决的一些问题,已经派了代表北上,不日便就抵达。
     “都是老熟人,没你在,谈判恐怕会有问题。事关和平,总长说了,调你入海陆军大元帅办事处,你务必尽快回,共商大事!”
     他正色传完令,又笑了起来,靠了过来,亲热地击了下贺汉渚的胳膊。
     “烟桥,总长对你真是万分看重,什么事都离不开你!实话跟你说,要不是咱俩关系好,我说不定还真会眼红!”
     他说话的功夫,站长和章益玖的几名副官也上来了。
     那个站长显然不知个中内情,对着贺汉渚点头哈腰,满脸的奉承之色。几名副官则立正行礼,礼毕,后退几步,神色肃然,站成队列。
     贺汉渚扫了眼副官们腰身皮带上佩的枪套,慢慢放下了另手还提着的行李箱,示意走在后头的手下上来接过去,看了眼苏雪至,道:“你先回吧。我事情办完了,再回。”
     章益玖也转向她,笑呵呵地道:“小苏,你既有事,听你表舅的话,要去哪自己回吧。至于你表舅嘛,没办法,他是能人多劳,分身乏术,我奉命来请,就先和他一道回京了。”
     贺汉渚见苏雪至沉默不言,将她领到一旁,低声道:“既然被截住,我先回了。”
     她面露忧色。他的脸上露出笑容,低头凝视着她,又安慰道:“没大事,回去了,会受到更多的监视而已,他真想动我,也没那么容易。何况,现在也还不是他和我翻脸的时候,他只是想将我扣在京师,在他的眼皮下。我会想法子再找个机会脱身的。你不用替我担心,去做你自己的事。”
     他招手,让手下过来,吩咐了几句,最后朝她点了点头,随即转身,走向章益玖,微笑道:“那就回吧。要你大半夜地守在这里,我也是过意不去。”
     章益玖暗暗松了口气,哈哈地笑着,立刻让手下去开车。
     几辆汽车穿破夜色鱼贯而来,一字排开停在了路边。
     贺汉渚回头,拂了拂手,示意她去,随即弯腰上了车,很快,他随着车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