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逞骄 > 第 171 章(汽车离去后,布在车站出入...)
最快更新逞骄 !
    汽车离去后,布在车站出入口的不下两个排的当地驻防士兵这才收了队,戒严解除。
     在附近的豹子刚才无法靠近,但知道应该是出了事,这时匆匆进入,就见苏雪至一个人立在候车室外的空地上。
     同行的那名手下见他到了,奔来,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豹子眉头紧皱,但并没犹豫,望了眼苏雪至,快步上前道:“小苏,这里不便久留,走吧!”
     他说完,扭头吩咐手下,原定计划不变,集合人手,即刻上路。
     苏雪至却没有动,视线终于从汽车北去的那片夜空收回,望向他,问:“他会怎么样?”
     豹子知她担心,低声解释:“小苏你不用过虑,四爷不会有性命危险。王孝坤的目的是拖住他,让西北拱火――”
     他一顿,也不再隐瞒,直接又道:“王孝坤盯得很紧,走之前,四爷就担心或许会被拦截,所以有过安排。我会带他亲笔书信先过去转圜,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四爷他会想法子,再找机会尽快脱身。”
     苏雪至望着他神色凝重的脸:“但是这次走不成,下次他想再脱身,势必更加困难,对不对?”
     豹子没回答。默认。
     “还有,时间也不能耽误过久,是不是?”
     西北军就是贺汉渚手中的刀和剑。已经收到消息,王孝坤不日前又派密使去往冯国邦那里,据说是许诺要替他的部队配备最先进的武器和装备。虽然马冯二人从前有些交情,但面对诱惑,会不会起变,谁也不敢保证。万一相斗,势必两伤。待到那个时候,贺汉渚即便过去了,等着的,也只剩一盘残局。
     打时间差,这便是王孝坤现在用尽一切手段也要阻止贺汉渚出京的原因。
     “我会尽力转圜,联合自己人,借势维持局面,然后看四爷的情况,再定后续。”豹子迟疑了下,说道。
     苏雪至慢慢地摇头。
     “这事非常重要,最好他亲自去。他们最快也要明天才能返京,现在人在路上,你们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试一试?”
     豹子耐心地解释:“这里距保定府不到两百里,用不了一个小时,章益玖就可以在那里上火车,然后直达京师。这是最快的法子。要是我估计没错,极有可能,还会是一趟从那里出发的北上专列,路上不作停留。而且,途中火车会穿过一段山坳,汽车没法直行,必须绕道,我们很难追得上。章益玖非常精明,他是不会给我们留空子的。”
     “换个思路。不是我们去追火车,让火车自己不得不停下呢?”
     苏雪至思索了下,道。
     豹子一怔:“你的意思是?”
     “你跟我来!”
     苏雪至匆匆来到站长室,说要借用火车线路图。
     站长送走几尊大佛,正要去睡觉,见她来了,认出她便是刚才和贺汉渚一起的,又见同行的大汉看着不大好惹的样子,不敢不应。
     苏雪至请站长出去,将线路图摊在桌上,手指落到图上,从脚下所在的定州站往北,沿着铁路线往上,在豹子刚才提到的下个大站保定府那里,顿了一顿,继续往北,数过去。
     从保定府到终点的京师前门火车站,中间总共十一个站点。
     “豹叔,现在单线铁路的火车运行控制,采用的是路签电气锁闭。火车到站后,要凭下一站闭塞机的路签发放,才能出站。这十一个站点中,有没有哪个地方,你能让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在火车到达之前,控制车站,阻止路签放进闭塞机,这样,前站取不到路签,知道是专列,车上乘客特殊,站长肯定不敢随意放行,势必拦下……”
     豹子眼睛一亮,飞快靠近,双目紧紧盯着地图,手指在地图上游走,很快,戳在了中间的一个叫做定兴县的站点上,重重敲了一下。
     “这里!当然,不是调用司令部的人,万一被他们察觉,而且时间也来不及了,但四方会在这里有个分会!人马半个小时内就能赶到车站!我现在立刻联系陈英,让他派人以最快的速度过去,控制车站,再切断电话线。如果顺利,火车就会停在前站固城站。这两个地方相距很近,不过几十里路,他再派一拨人马同时去固城站就可以了,速战速决,接了人,立刻就能走。章益玖他再精明,也不会想到我们还有这个法子,一定不会防备――”
     “小苏,你的法子好,我们可以试一试!”豹子目露兴奋之色。
     他匆匆拿起桌上的一架电话,用从前约好的临时紧急方法联系陈英。
     不到一刻钟,陈英打来电话。豹子和他交待完毕,挂了,看了眼时间,道:“我现在就带人赶去固城接应……”
     他迈步匆匆要走,忽然仿佛记起了什么,又硬生生地停步,看向苏雪至,迟疑了下,道:“小苏,如果计划成功,四爷那边得以脱身,他应该直接离开,不能再来和你汇合了。当然我会派人送你,但章益玖要是追不上四爷,我估计他为了交差,不会轻易让你走的。这里靠近京畿,他们的人手无所不在,你要做好准备……”
     苏雪至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不让我走,我就回去好了。我本也是要回的。何况,我一个医生,他们能对我怎样。”
     她想了下,拿起桌上的笔,又取了张信笺,匆匆写了几句话,找了个信封,装进去,递给豹子。
     “见了面,帮我交给他。”
     豹子几乎是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她,郑重接过,放进怀里收好,低声道:“多谢你了,小苏。”
     ……
     没做片刻的停留,章益玖下令车队连夜北上,不到一个小时,抵达保定府,直接入了火车站。
     车站已重兵把守,进去后,便见站台的铁轨上停了一列朝北的火车,正在静静等着乘客到来。
     上了火车,进入一间包厢,火车开动之后,章益玖一路绷着的紧张神经这才放松了下来。亲自到车头叮嘱了火车司机一番,又带人检查了下车厢,回来,见佟国风派来的副官还带着一个排的卫兵持枪守在包厢口的走道上,严阵以待,想了想,没有发声,拂手,用手势命人退开,不许靠近。副官显然不愿,但又碍于尊卑,见章益玖面露不满之色,不敢强行违抗,只好勉强退开了些。
     “狗仗人势。”章益玖心里暗骂了一句,驱了人后,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贺汉渚坐在窗边的一个位置上,视线落在窗外的一片漆黑旷野上,神色平静。
     章益玖放下手中刚端来的咖啡壶,替他倒了杯咖啡。贺汉渚接了,道了声谢。章益玖又递了支香烟。贺汉渚摆了摆手,让他自己抽。章益玖便也放下香烟,顺势坐到他的对面,扯开自己军装上衣领口处的扣子,松了松衣领,搭讪:“烟桥,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啊,花台那种地方也就算了,我其实也没什么兴趣,应酬罢了,年纪大了,现在也不大去了,但你怎么真的连香烟这条都给戒了?我上次去看病,一个黄毛西医也叫我戒烟,但我试了几回,最后还是戒不掉。你什么秘诀,别藏着掖着,和我说说。”
     贺汉渚笑道:“什么秘诀?我是惜命了,想多活几年罢了。”
     要是平日,这话自然没错,但现在,章益玖总疑心贺汉渚是在责备自己,干笑了两声:“看来烟桥你是心有所念了,好,这也是福气。不像我,赤条条无牵无挂,早死晚死,也没什么区别。你也知道,我对唐小姐倾慕已久,这娘们居然还看不上我?算了,我不戒了。”
     贺汉渚笑而不语,只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章益玖看了他一眼,见他沉默了下去,略一迟疑,收了笑,叹气低声道:“我也是奉命行事,没办法,你莫怪。”
     贺汉渚道:“我知道,没怪你。”
     他越这样说,章益玖就越觉心虚,心里对王孝坤也是生出了些不满之意。
     那么多人杵着,这种得罪人的事,非派自己来。让自己来就算了,还派了个人在旁盯着。
     当然,王孝坤这么做,除了是在逼自己和贺汉渚划清界限之外,也未必不是把他划入心腹阵营的意思表示――因为今天的这件事极是秘密,知道的人没几个。但章益玖心里揣着的疑虑终究难消,见贺汉渚喝了两口放下咖啡,朝自己做了个自便的手势,他人后仰靠在椅上,闭目假寐,实在忍不住,憋了一会儿,试探道:“烟桥,我斗胆,冒昧问一句,你和王总长是怎么回事?”
     贺汉渚睁目,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下站应该是固城站吧?过去还有七八站才能到,好几个小时,不如你也休息一下,今天应该累了。”
     现在的局面如何,章益玖心里门清,见他不想说,只好作罢,压下心中的疑虑和好奇,道:“好,好,你也累了吧,你休息,我出去了,就在隔壁,我也去躺躺。”
     贺汉渚含笑目送。章益玖出来,站在车厢连接处,推开窗户,抽烟,皱眉冥思之际,忽觉火车速度缓了下来。
     他知前面就是固城站,但这是一趟特批的专列,中途不作任何停留,直接开到京师的。他起先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再看,竟是真的,火车越来越慢,最后竟似要停在这个不起眼的小站里,忙叫来副官,命他带人守在这里,自己奔向车头,迎面看见车长匆匆走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下?”章益玖厉声质问。
     车长慌忙鞠躬:“刚才快进站的时候,看见信号灯是红色的,这说明前站还没将路签放回到闭塞机里,应该是调度出了问题。诸位都是贵人,强行过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谨慎起见,只能照规矩,先在本站停靠,联系一下前站。无事再继续前行。”
     章益玖恼怒不已,眼看火车已经进了站,停了下来,催促:“快点!马上电话前站问清楚怎么回事!我告诉你,要是出了意外,小心你们的项上人头!”
     “是,是,您稍等,我马上联系!”
     火车还没停稳,车长便打开车门,下了火车,往站长调度室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