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逞骄 > 第 205 章(“我爱你,我的贺司令。”...)
最快更新逞骄 !
    豹子于昨日赶到县城,被告知弹药库空了,因战事已结束,之前便没作补充计划,紧急调配,需大约十来天的时间。
     司令身边不过几百人,所携弹药无几,而这支仿佛从天而降的日军却似有备而来。当他们收到消息追赶上去想要汇合救援,发现对方不但人数众多,且武器精良,竟携有两架火力极强的重型机枪,占据住有利位置,将他们阻挡在了道上。部下当中,许多人本就差不多只剩空枪了,急需弹药补给。已经过去七天七夜了,司令那头的境况将是如何,可想而知。别说还要十来天,就算是一天,也耽搁不起。他也正是担心万一出问题,而这件事太过重要,所以不眠不休不顾一切地亲自赶了过来。
     主管军需的那名刘姓营长客客气气,立刻指示下属,以最快的速度将所需的弹药调送过来,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甚至主动打开库房,请豹子进去看。
     果然如他所言,偌大的弹药库空得几乎底朝天了,剩下的也都是些破铜烂铁,完全顶不了用。
     刘营长见他转过头盯着自己,解释:“这里是军事重地,本来没有上令,是不允许外人进来的。我今天是为你破了例。你看,这就是剩的东西了,你要能用,全部带走!我真不知道会出这样的意外。要是知道,我就早做准备了。”
     自然,他这是在做戏。数日前,他收到了来自上头的指令,命他限时必须将库房里的剩余弹药全部秘密转移。附近山上有个之前修的战时物资临时存储工事,知道的人不多,他便派人在夜间连着搬了几个通宵,终于将大批弹药都运过去,已经藏了起来。
     他一脸的焦急无奈,解释完,称自己这就去盯着调配的事,让手下人招呼着,随即丢下人走了,接着,到了第二天的清早,他在睡梦当中,被一个消息给惊起。
     他的副官报告,豹子带着人离开了县城,但并非知难而退,而是直奔他们藏弹药的地方去了。
     刘营长表面吃惊,大骂是谁走漏的风声,实则心里却是有些五味杂陈。
     他也清楚,这样做不得人心,自己的部下,不少人都知道贺汉渚的名声,恐怕不愿作对。其实就连他自己,也觉着缺德。但上头的话说得十分露骨了,弹药绝对不能让他们带走。上命难违,他只能照办。
     刘营长当即召集人马赶去阻止。自然了,为时已晚。等他出县城,贺汉渚的人早就不见了踪影。他到了半路,更是来不及了,新的消息说,山下看守的士兵放了几枪就作鸟兽散,已经给他们让了道。刘营长骂骂咧咧,骑在马上终于赶到了工事附近,知这个时候,库房应当已被占了。就在他心里盘算着怎么向上头交待的时候,意外地,远远看见前方路口拉起警戒,像是来了支军队,但不是自己的人,且人数不少。
     他一时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便停了下来,派人前去打听。很快,手下跑了回来,报出番号,说是紧急赶到的,拦住了贺汉渚的人。
     刘营长吃惊。
     他当然知道,这是佟国风的一支亲信部队,主官姓方,上个月撤回来的,但驻地远在百公里外,没想到他们竟在这个当口赶到了,忙催马过去。到了近前,见那个姓方的正和豹子在说话,称接到消息,因有日军依旧负隅顽抗,不排除计划攻击这里,这片地区临时被划为军事禁区,由自己接管,现在起,禁绝通行,要求他们马上掉头离开。
     豹子阻止了身后暴怒的官兵,盯着对方:“如果不走呢?”
     “这是军令,军令如山。照战时特别条例,我有权限处置一切我认为可能有威胁的危险行动。”
     他话音落下,挥了下手,身后他带来的士兵便在路口架起了一排机关枪,将枪口对准对面。
     “怎么,你们还不走?”姓方的沉下了脸。
     “你们要过,也可以,先回去,我向上头请示,等予以准许了,你们再来!但是……”
     他的一双三角眼盯了一眼豹子和他身后的官兵,语气转为阴森。
     “你们要是为难我,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气氛陡然变得紧张,空气里仿佛有火星子,一点就要着了。刘营长缩在后,大气也也不敢透一下,手心里捏着一把汗。突然见豹子朝前迈了一步,厉声喝道:“老子既然来了,不拿走东西,除非是躺着出去!”
     他话音落下,身后官兵便涌了上来,发出的怒吼之声,几欲震耳。那姓方的目露惊惧之色,慌忙后退了几步,吼:“你们这是公然抗命?再敢上来一步,我就下令开枪了!”
     豹子喝道:“谁的命令?你敢当众说出名字?贺司令带着兄弟们在前线和日本人玩命,你们这帮狗日的,反而将枪口对准了自己人?”他猛地扯开衣襟,指着自己的胸膛怒吼:“冲我开枪!老子没了,后头的兄弟会跟上,有种就把我们全部打死!否则,别说什么军令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我们掉头!”
     他怒目圆睁,声若绽雷,目光所到之处,无人胆敢对视,不自觉地低了头。姓方的见情况不对,急忙扭头,大声命机枪手准备,谁知话音未落,豹子突然扑了上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将他制服,用膝牢牢压在了地上,接着,姓方的额头一凉,脑门被顶上了一把枪。他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对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就是要趁自己不备偷袭。当着众人的面,他怎肯服输,威胁:“你敢开枪?”
     现场顿时收声。
     豹子那双连着几天几夜已没合眼的双目充血发红。他居高盯着被自己制在地上的人,声音冰冷:“叫你的人让开。再不让,老子崩了你。”
     姓方的对上他的目光,气焰顿消。他有一种感觉,这个人不是在恐吓,倘若自己不从,他绝对会如他所言那样,毫不犹豫地开枪。但想到自己自己接到的命令,又不禁胆寒,闭着眼,咬牙道:“你杀了我吧。但我告诉你,就算你在这里运走了东西,你以为路上就没事了?”
     豹子额头青筋跳动,盯着姓方的,慢慢地勾动手指。刘营长冷汗直冒,正想出来怎么打个圆场,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疾驰的马蹄之声,他转头,见来了个通讯兵,忙跑过去,问了两声,大喜,挥着手里刚拿到的电报,高声喊:“最新命令!全部人都撤掉,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弹药按需发放!”说完冲了进来,喝令那些架着机关枪的士兵立刻让道。
     气氛一下就松弛了下来,路阻撤掉,刘营长急忙亲自将人带了进去,豹子等人没做停留,携着弹药和补给,当天就动身赶了回去。
     这时,距离贺汉渚遭遇金刚部队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面对疯狂进攻包围而来的日军,他和身边的几百人利用地形,在高地迂回作战,坚持到了现在。当豹子终于赶到,带着部下从外围将金刚围剿击毙,战斗结束之时,他们已弹尽粮绝了数日。豹子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获悉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他腿上的伤,情况似乎有恶化的迹象,下山的时候,已无法走路了,而且,人也出现了持续多日的低烧状况。
     几天后,他被送到了设在县城的那所战地总医院。因为战争刚结束不久,各处临时医院的伤员在接受过初步治疗后,依然还陆陆续续地被送来,所以军医们都还在,其中就有苏雪至从前的同学蒋仲怀。蒋仲怀和几名军医在为贺汉渚做过检查后,不敢擅作主张,正好,军医学校的和校长不久前亲自带着一批医学生奔赴到了前线,来这里参与医疗救助,前几天,他听说几十公里外的一处临时救治点有位重伤员急需手术,但人无法送来这里,他便亲自赶了过去。蒋仲怀赶去,将校长接了回来。
     和校长检查得非常仔细,检查完后,没有立刻开口,站在病床前,神色凝重。他身后的其余医生也是一样,无人说话。病房里的气氛异常沉重。
     贺汉渚坐了起来,看了眼众人,最后望向和校长,笑道:“怎么了?都不说话?什么情况校长您尽管直说。”
     和校长迟疑了下,终于说道:“贺司令,你的腿伤拖得太久,没有得到应有的及时治疗,现在发炎严重。救治的法子,是截肢,越快越好。”
     病房里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重了。贺汉渚的目光微微一动,唇边笑意略凝,但很快,他的神色便恢复了自若,道:“必须吗?”
     和校长微微颔首:“是。根据我的经验,再拖下去,不但这条腿保不住,感染还将扩大到全身,最后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比如,失去生命。”
     “那就截掉它,尽快。我没有任何的问题。”
     他立刻说道,眼也未眨,仿佛那即将就要从他身上被切除的,是什么和他毫无干系的物件一样,毫不犹豫。
     “劳烦校长您了,还有诸位。”最后他朝和校长和周围的军医们道谢,面上依旧带着笑意。
     和校长看了他一眼,有些诧异于他竟接受得如此之平静。他怔了一怔,随即用惋惜的目光看了眼他的那条伤腿,点了点头:“那么你先好好休息,我们再商量下手术的事。”
     和校长他们走了,贺汉渚转头看向门外,见豹子和丁春山还站在那里,神色沉重,他拂了拂手,叫二人自便,见还是不走,笑叱:“我还没死,你们这是干什么?哭丧?还不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二人对望一眼,默默离去。留下照顾他的护士走过来,替他测体温,这时,又一个腹部缠着绷带的少年士兵怯怯地靠近,脸上满是自责,他到了病房门外,在护士惊讶的目光注视之中,跪了下去,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司令,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要是之前我没用掉那几支药,司令你说不定早就已经好了……”他一边说,一边不停地磕头,眼泪流了下来。
     贺汉渚让他起来,那小兵却不听,依然不停地磕头。贺汉渚突然喝道:“你给我起来!”
     他的声音很大,十分严厉,那少年吃了一惊,抬起了头。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活了下来,就是为了到我跟前哭哭啼啼?回去养伤!等痊愈了,将来要是还打仗,你给我冲在前头!”
     那小兵呆呆地看了他片刻,忽然朝他又重重地磕了个头,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声应是,低头抹着眼泪走了。
     护士是位年轻小姐,刚被他那一声怒喝给吓到了,这才反应了过来。
     “贺司令,您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有勇气的人了。我在医院遇到过不少伤员,他们在战场上也不怕死,但如果不幸遇到像您这样的情况,没有不痛苦恐惧的。您是一个真正的英雄,能为您做护理的工作,是我的荣幸。”
     她用由衷崇拜的目光看着贺汉渚。
     贺汉渚笑了笑,客气地道了声谢,让她也出去,不必守在这里。
     所有的人,终于都走光了,病房里最后只剩下了他独自一人。
     贺汉渚的目光落到自己那条伤腿上,注视了片刻,面上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疲倦。
     他双手撑床,慢慢地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手术定在了第二天的上午,由和校长亲自主刀。他告诉贺汉渚,如果一切顺利,这场手术将在两个小时后完毕。
     贺汉渚安静地躺在条件简陋的手术室的床上,闻着空气里漂浮着的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看着穿了白大褂的医生在自己的面前忙碌地做着最后的准备。他们的神态严肃,动作敏捷而熟稔。最后的时刻到来,贺汉渚接受麻醉,一阵困意袭来,在他闭上眼睛前,进入视线里的最后一幕,是端进来的一把放在盘子里的有着锋利齿刃的锯子。阳光从一侧的窗户里照进来,射在锯上,齿锋便闪烁着冰冷的微微刺目的光。
     他在失去意识前,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临走前的那个晚上,他在月光下背她走路的一幕。朦朦胧胧间,忽然,他仿佛又听到了她的声音。她在叫他的名字。那声音缥缈,仿佛来自他梦境的深处,又似乎近在咫尺,就回荡在他的耳边。
     是太想她了啊,这个时候,竟还幻听到了她的声音。
     无边无际的黑甜袭来,他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再次醒来时候,耳边静悄悄的,鼻息里,也还是那股浓烈的挥之不去的医院里特有的刺鼻味。
     贺汉渚的眼皮子动了下,在片刻的茫然过后,便彻底地恢复了意识。
     他知道,他的手术已经结束了。那条接受了手术的腿,大约是麻药还没褪尽的缘故,此刻并不疼痛,只是麻木,没有感觉,和之前一样。但是,却又和以前不一样了。再也不可能一样了。他的心里十分清楚。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股前所未有的沮丧和痛楚的感觉,突然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朝他涌来,顷刻间,将他整个人完全吞没了。
     他失去了一条腿。他闭着陡然酸胀的双目,迟迟不想睁开。仿佛只要不睁眼,这已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就可以永远不用成真。
     然而,这是自欺欺人,他的理智提醒他。但是,这又什么关系呢。没关系,他安慰自己。她不会嫌弃他的。曾经他担心自己没明天,后来他们在一起了,经历了那么多,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今天。他还要陪她一辈子,汉渚谨诺,就像他从前冲动之下对她许下的诺言一样。
     活着,回到她的身边,比什么都重要。
     睁开眼,好好恢复,然后,尽快回去,回到她的身边。她还在遥远的家中,等待自己……
     忽然,仿佛有什么轻轻地爬到了他的面上,抚触着他。很快,他就辨了出来。这是一只女子的手,它柔软,温暖,仿佛带着无尽的爱怜,在温柔地抚摸着他脸庞的皮肤。
     贺汉渚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转头,迅速地避开了那只手,随即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他呆了。他竟看见了苏雪至。她穿着雪白的医生大褂,正微微俯身,站在他床边,伸手在碰他的脸。见他不悦地看了过来,便站直身体,收手插进了白大褂的衣兜里,朝他微微一笑,问道:“醒了?你感觉怎么样,贺司令?”
     问他这句话的时候,她像是医生在查房。
     贺汉渚一时失了反应,只定定地望着她,片刻后,他仿佛惊觉了过来,看了眼四周。
     这里是战地医院的病房,没错。但是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她出现在这里?
     见他半晌没有反应,苏雪至不放心,又伸手探到了他的额头,感觉他的体温。
     “还是有点低烧啊――”她自言自语,低低地咕哝了一声。
     这一次,当这只柔软的手贴到自己额头上,贺汉渚终于确定了,一切都是真的。
     她真的来了这里,然后守在他的身边,让他在苏醒过来之后,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她。
     “你感觉怎么样?”她试完他的体温,正要收手,忽然被他一把抓住了,接着,他将她抱住,搂入了怀中。
     他抱着她,什么都没做,只是拥抱,紧紧的完全的拥抱。苏雪至起先一顿,随即柔顺地伏到了他的怀里,任他这样拥着自己,一动不动。
     良久,她听到他在耳边说:“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能背你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压抑,凝涩无比,带着浓重的歉疚之情。
     苏雪至起先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她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微微歪着脑袋,端详了下他黑瘦得厉害的一张脸,抿了抿嘴:“贺司令你是傻子吗?你不先看看?”
     贺汉渚对上了她投来的视线,起先一阵茫然,忽然,他的心头一跳,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掀开身上的被子。
     他盯着自己的双腿,看了片刻,最后慢慢地抬起眼。
     “在你手术的时候,我带着药赶到了。”
     “我们真的很幸运。”
     “我爱你,我的贺司令。”
     她低语了一句,弯下腰,在他的额前,落下了一记温柔的吻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