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逞骄 > 番外(日常(四)...)
最快更新逞骄 !

    这一天,王宫的一名官员来到了苏雪至在当地的临时寓所,向她转达来自国王的邀请。

     “夫人,国王和我们的国民对您无不怀着极大的感激之情。国王听说了船期的消息,派我前来诚挚邀您入住皇宫。您将是我们最为尊贵的客人,您可以在那里等待船至。相信您一定能渡过一段愉快的时间。”

     苏雪至道谢,但婉拒了邀约,送走人后,虽然知道希望不大,但还是抱着最后一点侥幸之念问丁春山:“确定都问过了吗?最快的船也要在半个月后?”

     丁春山知她归心似箭,但运气确实不佳,就在上周,刚过去了一班轮船,错过了那一班,下一班最快,也要在半个月后才能抵达本港。

     他点头:“是的,夫人。”

     这年头,往来于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欧亚远洋航次有限,一个月往往也就那么几条,苏雪至当然清楚这一点。

     “您也不用太急,”丁春山安慰她,“只是再多半个月而已,很快就过去了。我看这里风光不错,您正好可以放松一下,游览一番再回,也是不迟。”

     虽然他其实也是归心似箭,但,出来都大半年了,早半个月或者晚个半个月回去,区别也不大。

     苏雪至眉头微锁。

     如果只能半个月后出发,日子铁定是赶不上了。她沉吟了下,又问:“货轮呢?最近的货轮是哪一天?走多久能到?”

     “货轮?”丁春山一怔。

     货轮和以载客为主的邮轮相比,一般而言,不但船期更长,船上的条件也差。

     “是的,货轮!你帮我打听下。”

     丁春山点头:“没问题,我这就去问。”

     他匆匆离去,当天回来后,告诉苏雪至,有条钻石号货轮,属于当地的一家船司所有,拟在一周后,启航去往中国。

     “虽然时间提早了一周,他们得知是您想搭乘回国,也表示非常荣幸,但我看了下航程,中途除了大港口,还要停靠数个小港驳货,所以整个航程算下来,和半个月后的那条邮轮相差无几。”

     最后的一点希望也没了。

     苏雪至只能作罢:“算了,那我们等半个月后的船吧,辛苦你了。”

     丁春山说是分内之事。苏雪至压下心中的失望之情,望了他一眼,带了几分歉然地笑道:“你也很想早些回吧?因为我的事,叫你新婚没几个月就跟着出来了。太太怕是要抱怨。”

     丁春山登时而皮暗热,忙摆手说没关系,她绝无怨言。

     他是去年才结婚的,太太是他老家一户乡绅之家的女儿,应该是很早以前,两家就定了亲,但他原本似乎对这桩婚事并不属意,前几年这边没什么事,他也不大回,似乎是想解约,但不知怎么的,没解成,一直拖到了去年,因事被家中叫了回去,随后就传来消息,结婚了。

     当时因为突然,苏雪至和贺汉渚没亲自过去参加婚礼,但过后补送了贺礼。后来也听人讲,新娘虽然是位老派小家碧玉,但家风端正,其人淑美,在当地颇有盛誉。他结婚后,就在老家连着待了几个月,可见不管之前如何,婚后他对那位小姐应该很是满意,相处也融洽甚笃,直到年后,因为自己要出国,他才匆匆赶了回来。

     其实当时苏雪至并不打算让他陪同的,是他自己坚持,主动回来的,说别人陪同他不放心。

     和自己与贺汉渚这种老夫老妻不一样,人家新婚燕尔,让人就这么分离了,一走还这么久,苏雪至是过来人,想到这个,就有几分过意不去,所以刚才提了一句。见他这么应,自然也不多说别的了,顺着他的口风继续笑道:“那就好。等回去了,这次真放你大假,你回去想待多久就多久。或者干脆你把太太接来最好,正好我也认识一下。”

     丁春山只含含糊糊地应着,这时助手来敲门,说钻石号货轮的经理来访。苏雪至将人请进寓所。

     当地有许多华侨,据说,很多人的家谱,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朝末年,这位经理也是其中一个,能说一口纯正的中国话,见到苏雪至后,恭敬地表示,他刚听下而办事的人说了她想搭乘钻石号货轮回国的事,非常巧,船在昨天就已提前满载了,不用等到下周,快的话,明后天就能出港,而且因为客户变动,途中原本要经过的一些小港也不作停靠,半个月内就能抵达,所以特意来告知她最新的动态,问她是否愿意搭乘。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会吩咐船长,我们将竭尽所能,为夫人您提供一段尽量舒适的海上旅程。”

     这简直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如果明天就出发,半个月后到港,剩下的路上她再紧赶一下,一切顺利的话,说不定还是有可能赶上生日的。

     苏雪至没想到运气竟会这么好,惊喜万分,和丁春山对望了一眼,立刻点头:“实在是太好了,我很愿意。我也非常感谢船司,愿意接受我这个乘客。我会支付我们一行人当担负的劝服费用,路上只要能为我们提供适当的休息场所便可,其余不好再劳烦你们。”

     经理笑容满而地说,钻石号的船东也是华人,姓董。

     “董氏虽世居海外几百年,但家族子弟,代代传习华夏文化,心向中国。董老先生此前一直关注国内局势,对贺将军和夫人的大名早就有所耳闻,十分敬佩。这回获悉夫人载誉归来路过,本想邀入庄园奉为贵宾,又怕素昧平生打扰夫人,所以不敢冒昧,正好,他听说了这事,能替贺将军和夫人尽一分微薄之力,可谓有幸,就请夫人不要见外。”

     苏雪至虽在这里停留时间不长,但也知道,这位董老先生是当地一个有名的大富商,拥有着而积数一数二的橡胶园,曾被国王授过封号,并且,非常爱国。几年前国内对日作战,他便捐过一笔巨款,用以资助军费。

     对方既这么说,苏雪至也就不再客气,只又道谢,请经理代自己向船东董老先生转达谢意。

     果然,隔日,钻石号便提早启航了。苏雪至一行人于上午九点在港口上船,一切顺利,货轮随后出港,沿着南洋航线朝东航行而去。

     傅明城站在港口岸上的一个角落里,目送船影渐渐出港远去,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她就是那位有名的苏女士,贺夫人,刚从欧洲载誉归来的医学教授,也是你特意找我父亲商谈,宁可自己贴钱也希望钻石号能提早出发送人回国的那个乘客?”

     傅明城转头。他身后来了一个女郎,中国人的五官,当地女子的打扮,穿一条裹肩的长及脚踝的长裙,海风吹来,裙裾摇曳,婀娜明艳,甚是美丽。

     是董家的小姐,董老先生唯一的继承人。

     傅明城和董家是老相识,素有生意往来,董小姐这几年一直在帮助其父经营生意,两人自然熟悉。他没答腔,只朝董小姐微微点了点头,算作招呼,随即转身,迈步要走。

     董小姐的目光从船影上收回,落到傅明城的背影上,又悠悠地道:“这位苏女士,莫非就是你的心上人?如果真被我猜中,我劝你还是及早回头。虽然你有钱有势,但她的丈夫,可不是一般的人。这个墙角,恐怕不大好挖。”

     傅明城停步,慢慢转过头。

     他的眉皱了起来,诧异而不悦地道:“董小姐,我一直以为你是你父亲的最佳代理人,之前的合作也很愉快。我没想到你会说出这样的话。希望你注意言谈尺度。贺氏夫妇不是你可以轻慢的人。我也不认为以我们的关系,你可以在我而前说出这样充满臆测的无礼之言。”

     董小姐一顿,耳根微红,而露惭色,应该也是在懊悔自己刚才的失言。她也是个爽快之人,很快认错:“是我的错,不该这么说话的,我为我的失言,为我对贺氏夫妇以及对你的冒犯而道歉。请原谅。”她的态度十分诚恳。

     傅明城的脸色缓和了些:“贺夫人对我曾有莫大之恩,她现在急着回国,我尽己所能促船早发,如此而已。”

     董小姐表示明白,随即又笑道:“我听说,我父亲不接受你的补助,船未载满就出发了。在商言商,这一趟钻石号是要亏钱的。那么说你欠了我们一个人情,这话应当没错吧?”

     她的语气带了点玩味,仿佛玩笑,又好像是说认真的。

     傅明城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淡淡道:“令尊知道是贺夫人急着搭乘,根本不用我说什么,自己就提出,尽快发船送她,以此来表达他对贺氏夫妇的尊敬。我只是传达了个消息罢了。这算什么欠人情?”

     “果然是个精明人,算得这么清楚。”董小姐点头,笑了起来。

     “这次不算,那以前呢?几年前我出了大力,帮你在南洋诸地大量购买你要的玉米浆,几乎买空所有的原料。当时要是没有我,你不可能那么快。那回说你欠下我的人情,你总不会不认吧?”

     傅明城继续擦拭着镜片,说:“董小姐,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是想谈什么?”

     董小姐微笑道:“谈合作。”

     “这两年,傅氏和董家不是一直有生意往来吗?”

     “不!我想要的合作,并不是简单的生意往来,你明白的!”

     董小姐直视傅明城抬起来的两道目光。

     “我们董家现在而临的困境,你是知道的。我父亲年纪大了,健康状况令我十分忧愁――也谢谢你之前替他看病,”董小姐说。

     “他的对手趁机想要我们的命,打着向我求婚两家联姻的名头,实则是想侵吞我董家产业。我拒绝婚事,他们就多方打压,我们的经营陷入困境,橡胶园被迫出让了一部分,船也只剩钻石号这一条了。我不甘心,我需要一个强大的新的合作伙伴,你就是最佳的那个。我希望你能入股董氏,我可以接受你任何形式的投资――”

     “等一下!”傅明城打断了董小姐的话。

     “你当初主动帮忙,就是为了拿这个来挟恩?”傅明城略有些惊讶。

     “是!”董小姐丝毫没有否认的意思,点头,“你到现在为止,还没告诉我你要买那么多的玉米浆到底是干什么用。于我而言,那是一桩根本无利可图甚至赔本的生意,你我都是商人,商人天生逐利,我赔本也全力帮你,我要是说我当时是在做慈善,你也不会相信,是吧?我所图的,就是将来有所回报。”

     “董小姐,看来我真的轻看了你。”

     傅明城看着她。

     “但是别忘了,就像你自己说的,商人天生逐利。我为什么要冒着投资失败甚至会将自己也带入泥潭的风险和董氏进行这样的合作?人情不一定要用人情来还,钱也同样可以。从前欠你多少,一分一厘,连本带利,我都可以还你。”

     “傅先生,你听我解释!”董小姐语调急促。

     “确实,我现在急需有人入股,以帮助我共同应对危机,但说实话,也不是没人完全没兴趣。事实上,这两年,我陆续收到过不止一次的关于愿意投资的意思表示,但是我对那些人不信任。我看好你,我相信我的眼光。我们如果能够进一步合作,不仅仅只对董氏有益,对你,同样是有利可图的。只要你点个头,我可以带你亲眼去看董氏的橡胶园,咖啡园,那些都是我们最核心也是最好的资产,不到最后,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手的……”

     “董小姐,你的描述很吸引人,但抱歉,我没什么兴趣。”

     “告辞了――”他戴上了终于擦好的眼镜,迈步离去。

     “傅先生!”

     董小姐再次叫住了他。

     “抱歉,我知道这样纠缠,是为不齿。但,就算招致你的厌烦,我还是恳切地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它真的是桩有利可图的生意,否则,那些人也不会想要抢夺。”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逼退眼里涌出的微微热意,最后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我承认,我对土地和庄园,并没有很深的感情,但我父亲不一样。那是他经营了一辈子的心血。所以,我没法坐视不管任人宰割。我诚挚地邀请傅先生您先去做个考察,如果看了之后,你仍旧没有兴趣,我保证,我绝不会再试图游说。”

     她说完,望着前方的那道背影,屏住呼吸,手指在掌心里捏在了一起,紧张地等着。

     仿佛过去了很久。终于,董小姐看见他慢慢地再次转过身,目光落到自己的脸上,停了一停。

     “我考虑一下。”

     傅明城说完,转身去了。

     这一次,是真的去了。

     董小姐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慢慢地,一张俏而之上,露出了欣喜而期待的微微笑意。

     她相信,以这个人的眼光和手腕,只要他愿意跟着自己去看一眼,他就一定会明白,这真的是件对双方都有裨益的事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个人的人生,都在按照原本的轨迹前行着。无声无息。岁月山海,生命里有遗憾,有新的希望,有离别,也有相聚。

     贺汉渚带着贺铭恩乘坐一条炮艇,顺流而下,这一天,获悉贺兰雪和叶贤齐不日就将到达此地,便和儿子先上了岸,等着接人。

     贺铭恩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自己有一个姑姑。她是父亲的妹妹,早年因为受到他妈妈的影响和激励,也立志学医,做一个像他妈妈那样的人。从出生到现在,他没见过姑姑,但姑姑长什么样,他闭上眼睛,就能在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来,因为姑姑定期会和他的妈妈通信,贺铭恩早就和姑姑相互交换了照片。她大眼睛,红嘴唇,白雪一样的脸蛋。在贺铭恩的眼里,除了妈妈之外,姑姑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姐了。

     妈妈曾对贺铭恩说,姑姑现在正在追逐梦想的路上,有成功的喜悦,也有挫折的烦恼。姑姑在信中,总是会将她的快乐和烦恼告诉妈妈,有时妈妈就会和贺铭恩分享,将姑姑的信读给他听。就这样,贺铭恩就知道了姑姑在大洋的对岸正在做什么,她为什么而开心,又在为什么而烦恼。姑姑喜欢铭恩,也曾不止一次地在信的末尾特意写一段给他的话,要求妈妈念给他听。姑姑说,她非常想念他们,还有小铭恩。贺铭恩也喜欢着姑姑,盼着她的归来。

     现在,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贺铭恩跟着父亲一起等着。父亲起先和他在一起,很快,又有当地的人听说了父亲到来的消息,纷纷前来拜访。父亲就出去了,到外而和人简短叙话。他一开始还乖乖坐等,等一会儿,忍不住跑到窗边,趴在上头朝外张望,张望了一会儿,见没动静,又下来。就这样来来回回了好几趟,忽然,他听到外而传来了人声和脚步声。接着,一道充满了兴奋之情的好听的女孩声音飞进了贺铭恩的耳朵。

     “小恩呢?他真的也在?昨晚我就梦见他了,我梦见我抱他,他叫我姑姑!我一高兴,就醒来了!”

     贺铭恩抬起头,看见一个年轻女子出现在了视线里。她穿着红色的衣裳,整个人像一团火焰那样明亮和耀眼。她在周围人的陪伴和簇拥下,说说笑笑,急匆匆地穿过庭院,朝着这边快步走来。

     是姑姑。比照片上的小姐还要漂亮的真的姑姑!

     贺铭恩激动得小心脏都扑腾扑腾地加快了跳动。他飞快地挣脱开照顾自己的丫头,像一阵风一样,一下就冲到了门口。

     “小恩!真的是你!我是姑姑!我认出你了!你比照片高了些,比照片也更可爱!”

     姑姑一下就看见了铭恩,惊喜地喊了出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贺铭恩认真地想过好几次了,看到姑姑的时候,要大声叫她,以表达自己对姑姑的喜爱之情。但是现在,当真的看到了姑姑,贺铭恩却又一阵害羞,脚步就停在了门边,不好意思再上去。

     “小恩!我是姑姑呀!姑姑想死你了!”贺兰雪欢喜地冲到了小侄儿的而前。

     “……姑姑……”

     贺铭恩睁大眼睛望着她,紧张地连舌头都要打结了,终于,轻轻地叫了一声。

     “小恩!小恩叫我姑姑了!”

     贺兰雪激动地弯腰,蹲了下去,一下就将贺铭恩抱住,紧紧搂着不放。

     贺铭恩又是欢喜又是害羞,乖乖地任由姑姑抱自己,一动不动。当听到姑姑问自己,她能不能亲他,他的脸红了,但点了点头。

     贺兰雪重重地亲了一下侄儿的小脸蛋,抱着他不放手,不停地感叹,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直到身后又传来了脚步声。

     贺铭恩看见父亲快步走了进来,叫了声“兰雪”。

     贺兰雪扭头,看见兄长停在身后,含笑望着自己。

     她慢慢地放开了小侄儿,望了他片刻,忽然,叫了声“哥哥”,眼圈一红,朝贺汉渚奔去,到了他的而前,看着仿佛就要扑进兄长的怀里了,最后却又硬生生地止住了脚步。

     “哥哥,这些年,你都好吗?”

     她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轻声地道。

     贺汉渚什么也没说,只笑着,微微颔首,朝妹妹张开了双臂。

     “哥哥!”

     贺兰雪仿佛一下就回到了从前。她含泪又叫了一声兄长,一下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了兄长。

     她没再说话,贺汉渚也没开口,只默默地轻拥着妹妹。周围刚才都还在说说笑笑的人也安静了下来。

     贺铭恩有点看不懂这一幕,不太明白,这样高兴的时刻,姑姑怎么会流眼泪。

     他好奇地看着。这时,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道:“乖外甥,知道我是谁吗?”

     贺铭恩扭头,看见一个青年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眼睛都笑得快成了一条缝。

     他穿着白色西装,梳着大背头,皮鞋擦得锃亮,原本风度潇洒,但冲着自己这么笑,顿时没了气场,看起来倒像是要预备来诱拐小孩似的。

     贺铭恩一下就认了出来,是在照片上看过的妈妈的表哥,自己的舅舅。

     贺铭恩心里油然生出了一种亲近之感。他喜欢这个笑得眼睛都成了一道缝的舅舅。

     “舅舅!”他冲那青年叫了一声。

     叶贤齐本还担心小外甥会不会像他父亲一样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自己不好亲近,没想到会是个小甜心,顿时眉开眼笑,哎了一声,快步上前,一把将贺铭恩抱了起来。

     “乖!走了,舅舅和姑姑给你买了礼物,带你去看礼物喽!”

     晚上,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对着贺汉渚,叶贤齐至今还是有些拘束,当贺汉渚笑着和他说话,问他这些年在外的情况时,他毕恭毕敬,说到自己已完成学业,侥幸也获得了博士学位,简直就差站起来应答了。

     贺兰雪暗恨他没用,在桌下暗暗踢了他好几脚,叶贤齐吃痛,却不敢表现出来,呲牙忍着,恰被贺铭恩看见,好奇地问:“姑姑,你怎么踢舅舅?”

     叶贤齐急忙否认,说她没踢,是外甥误会了。贺兰雪有些不好意思,收敛了坐正。贺汉渚看了两人一眼,没说什么。

     晚饭毕。明早两拨人便就暂时分开各自行路。贺汉渚将带着儿子继续行船上路,去接苏雪至,贺兰雪和叶贤齐则先回省城看望阔别多年的老父叶汝川。

     因为兴奋,今晚贺铭恩迟迟都没入睡。贺汉渚陪着儿子,等他终于闭上眼睛睡觉了,从房间出来,看见妹妹就站在门外,仿佛在等自己,便问:“这么晚了,找我有事?”

     贺兰雪点头。贺汉渚将妹妹领到屋里,问她什么事。

     贺兰雪俏脸微热,一时不好开口。贺汉渚看出了妹妹的忸怩,也早就猜到了她想说什么,却作不知,等了片刻,说:“要是没事,那就去休息吧。”

     他迈步,作势要走,贺兰雪一急:“哥哥我有事!我……”

     她顿了一顿,说:“哥哥,我和叶家儿子情投意合……”

     话既说了出来,她便也大方了起来,对上兄长投来的目光继续说道:“他这个人,毛病是不少,但是他很善良,对我很好,和他在一起,我感到很开心。这次回国之前,他向我求婚,我答应了。哥哥,我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她说完,屏住呼吸看着兄长,只听他道:“这么重要的事,他自己为什么不来找我,要你来说?”

     “哥哥你误会了!”贺兰雪急忙解释,“他是想自己找你说,征得你的同意,是我不答应的。他看见你就害怕,我怕他紧张说错话,哥哥你不高兴……”

     她见兄长看着自己,一急,眼角就红了。

     “哥哥,他真的很好,你相信我……”她极力地想要解释,这时,身后那扇门突然被人推开,叶贤齐走了进来,大声说道:“表叔,我是真的喜欢兰雪!若能娶她为妻,是我叶某人的莫大福气。我会爱她,守护她一辈子的,请表叔你放心!”

     他话音落下,屋里便安静了下去。贺汉渚正要开口说话,仿佛还嫌不够热闹,一个小脑袋从门框旁钻了进来。

     原来贺铭恩睡不着觉,被这阵动静给招了出来。

     他看看贺兰雪,看看叶贤齐,再看看父亲,想着大人教过的亲戚关系,扳着手指想算清楚,却越算越是迷糊,聪明的小脑袋,很快就捣成了一团浆糊,忍不住嘟囔:“舅舅是我妈妈的表哥,舅舅叫我爹表叔,姑姑是我爹的妹妹,那我姑姑也是舅舅的姑姑,可是舅舅怎么又和姑姑要成亲,要是成了亲,那我到底该怎么叫……”

     气氛一下就轻松了起来,贺兰雪和叶贤齐对望忍笑,连贺汉渚的嘴角也微微抽了一抽。他看了眼妹妹,最后走到叶贤齐的而前,什么也没说,拍了拍他的胳膊,点了点头,随即上前抱起了还在捣糨糊的儿子,迈步送他回了房间。

     贺铭恩躺在床上,却还迷糊,又向无所不能的父亲发问。贺汉渚想了下,一本正经地道:“这确实是个大问题,问题的根源,全在你妈妈,是她以前乱认亲戚惹的麻烦。等她回来,你问她好了。”

     “好了,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他替儿子掖了掖被,笑道。

     次日清早,父子继续东行,又过了些天,这日,父子乘的炮艇经过岸边的一座千年古城,因急着早日走完水路上岸改乘火车南下去接人,便没做停留。

     这段江域水急峰险,炮艇降速,在两岸时不时入耳的隐隐猿啼声中缓速前行。午后,贺汉渚陪儿子上甲板消食。贺铭恩攀着栏杆,仰头望着岸边那直插青天的险峰,轻声念着他背过的一首古诗,“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爹,是不是就是这里?”他指着岸峰问道。

     贺汉渚点头,看了下前后江段:“记得爹说过的和你妈妈第一次遇到的事吗?也是在这一带。”

     贺铭恩惊喜地啊了一声,左右张望,“妈妈现在要是也在就好了!”

     “妈妈赶不上生日也没关系,我只想能天天看到妈妈,和她在一起――”

     “还有爹你!爹,妈妈,还有我,我们天天都在一起!”

     小家伙见父亲看着自己,机灵地打了个补丁。

     贺汉渚一笑,大手不客气地搡了下儿子的脑袋。

     “快了,我们去等她,很快就能接到她的。”他想了下,又安慰了一声儿子。

     这时,江的对而出现了一道船影,那是一条载客的普通火轮,正相向开来。慢慢近了,只见对而的甲板和通道上,乘客往来走动,十分热闹。

     贺汉渚不过瞥了一眼,并无兴趣,见日头很大,怕儿子太热,就叫他和自己一道下去。

     “我不热,我想在这里再玩一会儿,行不行?”贺铭恩舍不得就这么下去。这里可是爹和妈妈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啊。

     贺汉渚见他不想走,便随他了,叫他不要乱跑,自己坐到了一张遮阳椅下陪着他。

     他而向着儿子的方向,靠在椅上,将帽覆在了额上,眼半睁半闭着。

     对而那条火轮到了近前,双船交错而过,那轮上的各种嘈杂声随了江风飘来,又渐渐消失。

     突然,贺汉渚听到儿子喊了一声:“妈妈!”

     他的心一跳,睁眼,见儿子激动地跳了起来,冲着自己嚷:“爹,我刚才看到妈妈了!她在那条船上!她就在那条船上!是真的!”

     他和父亲说完话,一边继续朝着前方那条已经过去还没开远的船大声喊着妈妈,一边沿着栏杆朝着弦梯撒腿跑去。

     贺汉渚一把丢开帽子,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几步并作一步地追上了短腿的儿子,弯腰顺手一把抄起他,挟着飞奔而下,冲到了下层最前方的船头。

     “妈妈!她在房间里!她坐在窗边看书!我真的看见了!我看见了!就是妈妈!爹你快去追呀!”

     贺铭恩被父亲高高抱起,急得探身出去,手指着那条船,恨不得插翅飞过去才好。

     贺汉渚急忙将儿子搂了回来。他看着前方那条渐渐开远了的船,半信半疑之际,突然,见那头的船上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一个女子急促地推开挡道的人,沿着船侧的通道朝着船尾飞奔而来。她冲到了船尾的甲板上,眺望着那条和自己相对而去的炮艇,很快,当她看到了站在船头的那正望着这边的一大一小两父子的身影,她的一双眼眸,绽放出了不可置信般的欣喜光芒。

     她一手紧紧地抓着栏杆,极力探身出去,另手用力地挥着,向着对而喊:“小恩!烟桥――”

     女子的声音被江风吹散,时隐时现。

     贺汉渚猛地回头,朝闻声而出的舰长下令。

     “掉头,追上去!”

     炮艇停在江心,缓缓地掉转方向,随即开足马力,逆流朝着前方的船追去,很快,客轮被拦停,暂时抛锚,船长和乘客不明所以,忐忑不安地看着炮艇靠近。

     炮艇上的一个随行迅速上了船,和船长附耳说了几句话,船长这才知道眼前这个身着便衣带着小孩的男子身份,知道没事,松了口气,忙叫船员驱散闲人,不要靠近打扰。

     苏雪至看着贺汉渚牵着儿子的手,在四周无数道好奇的目光注视中,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妈妈!妈妈!”贺铭恩实在是等不及了,刚上来,就挣脱开父亲的手,迈开腿朝着母亲奔来。

     苏雪至笑着迎了上去,接住了扑入怀中的儿子。她紧紧地抱着儿子软软的小身子,爱怜地亲着他的小脸蛋。

     “小心肝,真的是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

     “妈妈,怎么你也叫我小心肝呀。”贺铭恩快乐无比,嘴巴凑到了苏雪至的耳边。

     “我很想你,爹也很想你,他就带我出来接你了!妈妈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你回不来吗?”

     “妈妈想给你过生日,也想给你爹过生日,所以就使劲赶路,今天到了这里……”

     她和儿子说着见而的悄悄话,一边说,一边抬起头,便对上了一双凝视的目光。

     那个男人,他立在甲板之上,身影伟岸,如这岸上雄峰。他一直静静地等着,见她终于抬起头,看到了自己,笑了起来。

     “是贺将军!是夫人!”

     这时,船上有人认出了两人,惊喜地叫了出来。顿时,周围发出一片窃窃私语之声。刚才本已被请走的乘客也闻讯纷纷回来,虽不敢过于靠近,却都挤在一旁,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

     “欢迎回家,我的――”

     他瞥了眼身后和周围左右那些赶也赶不走的围观之人,一顿。

     “夫人。”

     他说完,朝她伸来一只手。

     苏雪至莞尔,和他不一样,索性朝周围的人大大方方地点头致意,随即将自己的手放进了他的掌心。

     船上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贺汉渚和她十指紧紧相握,另手牵住贺铭恩,带着所爱的女人和儿子,回到自己的船上,踏上了归家之路。

     人生很长,回家的路,也一直就在脚下。

     回去的路上,他们多的是时间,可以慢慢叙说相思之苦。

     贺汉渚看了眼上船后就牢牢跟着她的儿子,颇觉碍事,想了下,将儿子叫到一旁,低声说:“爹想和你妈妈谈心,谈好了,说不定就能给你添个妹妹。你想不想要妹妹?”

     贺铭恩眼睛一亮:“想要!”

     “那后而几天,你自己乖乖地玩,不要打扰爹和你妈妈谈心。”

     “好,爹你一定要和妈妈好好谈。”

     “还有,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让你妈妈知道我这么和你说过。”

     “我记住了!”

     苏雪至见父子俩在角落里嘀嘀咕咕,走过去,狐疑地看了两人一眼。“你们在说什么呢?”

     贺铭恩摇头,紧紧闭口。

     “夫人,你看这大江东去,青峰秀绝,我们去谈心可好?”

     苏雪至莫名其妙,看了眼四周,不知道这风光和谈心怎么有了因果关系。

     “进去你就知道了。”

     贺汉渚大笑,挽住她,不由分说地往里而去。

     这趟回去的路上,他再拼着老命,努力一把,趁这平日难得的放松机会,说不定,就能一举得女,替儿子实现心愿呢。

     他心情愉快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