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太子爷 > 第957章 我白石滩怎么了?
最快更新极品太子爷 !
    阳光逐渐洒满紫禁城,百官公卿早早站在殿前,等着早朝的钟鼓声。
     百官一反常态十分安静,但凡有些门路的,昨晚都知道了那些风风雨雨,此时都在静静等着风暴来临。
     随着钟鼓声响起,百官陆续进入大殿,规规矩矩地行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谢陛下。”
     李元海立刻上前:“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陛下,臣有本奏。”
     看着言官出列,炎帝下意识朝队首看去,嗯,太子果然又没来。
     这个浑小子,昨天在白石滩那么嚣张,今天居然还是不来,叫他休息几天,结果出去搞事都不上朝。
     炎帝心中叹息,摆摆手:“准。”
     “陛下,昨日太子在白石滩当众侮辱儒生,放任白石滩流民欺压一书院教谕,如今京城谣言甚嚣尘上,此以民欺士之举,若不惩处,朝廷秩序荡然无存,还请陛下明察!”
     随着这言官跳出来,又有几名官员站出来,同样要求严惩太子,声势颇为浩大。
     群臣心中一凛,抬头去看诸位皇子,神情肃然。
     王睿眸光一闪,不着痕迹做了个手势,立刻又有言官跳出来,义正严辞。
     “大人此言恐怕有失偏颇,据臣所知,那些儒生聚集白石滩闹事在先,不仅裹挟数千百姓冲击白石滩,言辞中对太子还颇有不敬,太子所作确实不当,但儒生如此大胆,背后定有人指示,还请陛下明察!”
     惠王一系官员站出来纷纷附和,他们才不管太子到底怎么样,反正把昌王拉下水就对了。
     已经正式调任御史大夫的徐瑾之心中叹息一声,在兄长和昌王示意下从容不迫地站了出来。
     “陛下,据臣所知,儒生之所以聚集白石滩,并非是为了闹事,而是想问清太子,近来在白石滩施行的教育,百姓不过是附从围观,此事绝非有人指示。”
     徐瑾之顿了顿,继续道:“而太子的教学之事不仅在儒生中引起轩然大波,在百姓中也颇有讨论之声,相比儒生聚集小节,或是太子行为不当,此事才更应详查!”
     “臣附议!”
     昌王系官员纷纷表态,之前不过是试探,现在才是他们真正出力的时候。
     “太子所作所为实在出格,白石滩教材也离经叛道,若是开了这个先例,大炎科举必受影响啊。”
     “是啊,太子言论中甚至有贬低圣人和圣人门徒之说,如此歪曲,实在颠倒黑白,与天下学子作对啊!”
     “臣也附议,太子往日行事荒诞不经也就罢了,如今竟想要误人子弟,此风绝不可长,还请陛下下旨查办!”
     看着昌王系早有准备,王睿遗憾地摇了摇头,不过……
     能对太子落井下石的时候,他也绝不会手软!
     王睿眼中寒芒一闪,惠王系官员也纷纷变了口风,开始对太子口诛笔伐。
     “此事确实不容小觑,请陛下下旨查办!”
     听着下面官员对太子的声讨,炎帝只觉脑袋颇疼。
     这个小兔崽子就没一阵能消停的!
     炎帝眼中眸光闪烁,在太子近来连连献策之后,他倒也愿意给太子一个机会辩解。
     不过,这事他却不好开口。
     炎帝瞥了贾希言一眼,虽然这次太子动摇科举确实不当,但你也好歹出个声啊!
     在炎帝目光注视下,贾希言看了看正在勉强替太子说话的张征和徐忠年,思索片刻,拱手道:“陛下,事涉太子,如今太子未在早朝,不如宣太子前来对峙,听听太子的说法也好。”
     炎帝点点头:“太子不在确实不妥,准了,宣太子。”
     王睿朝昌王看了一眼,昌王脸上却一片平静,丝毫没有他以为的恼恨之色。
     是这家伙城府又深了,还是此次另有所图?
     王睿陷入深思,王瀚瞥了惠王一眼,并没有搭理他,昨晚徐家兄弟替他出谋划策的时候,就已经说得清楚,这一次,如果想要让太子伤筋动骨,怕是没那么容易。
     哪怕太子动了最不能动的科举,也一样如此。
     因为有太子在白石滩的那番话打底,太子就民心在握,充其量只能说做法不恰当,多半就是禁足了。
     不过,对昌王来说,太子禁足,自己就已经能做到很多事了。
     比如,趁机将惠王踢出朝堂。
     在昌王和惠王的各怀心思中,王安很快打着哈欠迈进了大殿的大门。
     “儿臣参见父皇。”
     不等官员弹劾,炎帝就眉头一皱,呵斥道:“朝会上这么吊儿郎当,成何体统,被弹劾了还这副模样,给朕站好!”
     王安耸耸肩,对自家老爹时不时要骂自己一顿已经十分熟悉了,也没有着急,老神在在地走到队列最前方,朝周围拱了拱手:“各位好啊,听说,你们在弹劾本宫?”
     昌王和惠王抽了抽嘴角,就要阴阳怪气,贾希言抢先一步,呵呵笑道:“不过是一些小误会,昨日白石滩之事,听闻太子被冲撞,气愤之下行为有些失当,正要请殿下解释。”
     这个老狐狸!
     官员们心中腹诽,之前都还在讨论,大炎科举是否会被太子影响的问题,这个老狐狸倒好,三下五除二将问题变成了行为失当!
     “贾相为人温和,不愿说重话,不过……”
     徐怀之皮笑肉不笑地站出来,拱拱手道:“儒生冲撞太子固然不对,其中因由可不能忽略。白石滩教育先例一开,大炎科举必会受到影响,以微臣所见,还是先议废除白石滩教学,再谈儒生与太子之行为举止为好。”
     贾希言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等等,本宫刚来,还没说话,怎么就要取消白石滩教学了?”
     王安看着徐怀之,一脸无辜:“何况白石滩教学而已,怎么就影响大炎科举了?本宫的白石滩……还没有那么大影响力吧?”
     装!你就装!
     百官对太子心中暗暗鄙视。
     昨天下午还在白石滩放话,那么正气凛然地在百姓面前演讲,将儒生批得什么都不是,今天就说不知道了?
     蒙谁呢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