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极品透视民工 > 第2483章 :语言不通,无法交流
最快更新极品透视民工 !
    画面上,咬向他脖子的女人口中,牙齿居然洁白如玉石,漂亮的很。
     但可怕的是,一颗颗洁白的牙齿上,渗出惨碧毒液的光泽,一看就奇毒无比,极其可怕,顿时吓得叶涛魂飞魄散,这要是被一口咬中,恐怕立马毒毙吧。
     奶奶的,这什么残酷环境,竟然诞生出沙海毒龙,毒牙女人,这么危险的生命?
     叶涛拼命将头一扭……
     沙漠女人顿时咬空,可她立刻追咬向叶涛的脖子。
     这个时候,叶涛猛地爆发自然能量,轰的一声,把她震飞出去,呼啦啦,一片沙雾般浓郁浮现的土元素,刹那在那沙漠女人的体外,凝成一个巨大的球状物,砸在沙土之时,瞬间把她困在能量土球深处。
     只露出嘴巴以上的头部。
     顿时,那沙漠女人,不能动弹了。
     “哇……呜哇……”那头沙海毒龙,窜到大土球前,急的团团转,不断向被困住的“女主人”吼叫,声音充满了恐惧和焦躁不安。
     叶涛这才一跃而起,拍了拍身上的沙土,妈的,这招死亡翻滚,滚了一身沙子。
     蓬!那头沙漠怪兽,忽然一头朝能量土球撞去,它力大无比,一下把大土球撞裂,顿时它目现喜色,正要朝后退,再来第二撞……
     唰啦啦……又一片沙雾般的土元素,刹那淹没了它,等它眼睛能看清,顿时傻眼了,因为它就看见,它和“女主人”,都被困住一个巨大的能量土球里了。
     “呜哇,呜哇……”又焦急,又恐惧的它,失声狂叫起来,令人聒噪的很。
     叶涛瞪了情绪抓狂的它一眼,缓缓举起一只铁拳,朝它示威般的比了一比,那意思很明显,少年,见过沙煲般的拳头吗?
     尝过他铁拳滋味的巨兽,顿时吓得不敢吱声了。
     叶涛走到能量大球前,望着那个冲他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咬死他的沙漠女人,淡淡问道:“告诉我,为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想一矛刺死我?难道你们沙漠人类,都是这么凶残,毫无待客之道吗?”
     他说的是圣灵星上的人类通用语。
     他估计先前这个沙漠女人说的,可能是一种沙漠方言。但不要紧,只要沙漠人类,接触过这种通用语,应该能听懂。
     “喔哇期卡,喔哇期卡拟……”那个沙漠女人,死死瞪着他,厉声尖叫道。
     这……什么意思?
     我要杀你,我要杀了你吗?叶涛一呆,看来,被险恶之海阻隔人类探索之路的沙漠人类,根本听不懂他的话。
     这就麻烦了,他也听不懂对方的话,两者根本没法交流,只能靠猜,但他猜的不一定对,另外短句子能从她的语气,表情上,猜个八九不离十,长句子那绝对没法猜。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说的可是圣灵星人的通用语啊。”他不死心的冲她说道。
     “喔哇期卡,喔哇期卡拟……”沙漠女子愤怒尖叫。
     “能不能换一句,难道你只会这一句吗?”叶涛估计她是真的听不懂,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不过,他还有侵脑之术,嘿嘿嘿,语言不通,难不住他。
     心念一动,一缕魂能,延伸向那个抓狂尖叫的女人额头,但是意外立刻就出现了,那缕魂念,刚想侵入其额头深处,突然感应到那沙漠女人脑中一股惨碧颜色的能量,蓦地浮现。
     顿时,他那缕魂念,被弹了出来。
     “咦?!”叶涛收回那道魂念,目瞪口呆,不会吧,这世上,难道还有一种剧毒能量存在吗?
     好奇怪的诅咒沙漠,好奇怪的沙漠生命,好奇怪的沙漠能量!
     他的侵脑之术,甚至连血月人都无法抗拒,只有想解读血月人脑域深处的记忆时,才会被一股黑暗能量遮挡住……没想到,他这式绝招,竟然连这个沙漠女人的额头,都“钻”不进去。
     她的脑海,藏着一股惨碧颜色的能量,似乎跟她毒牙上闪烁出的惨碧光泽,一模一样,所以叶涛判断,那很可能是一种剧毒能量。
     这真是天生万物,各不相同。
     不同的自然环境,诞生出不同的生命种族。
     这片酷热到兔子看都不看一眼的诅咒沙漠,竟然能诞生出沙海毒龙这种巨兽,还有毒牙女人,剧毒能量,这一幕幕,让叶涛大开眼界的同时,又震愕难信。
     毒牙他可以理解,可能量还能有剧毒属性的吗?
     他真的百思难解了。
     似乎察觉到一缕“邪恶之气”,试图“钻入”她的额头,凶悍尖叫的沙漠女人,双目一震,不敢尖叫了,向他射出明显的恐惧之色。
     叶涛寻思片刻,想从这个沙漠女人口中,打探这片沙漠的情况,如果能释放善意,获得本地人的帮助,他至少能有个住的地方,补充物资的地方,还有,说不定能学会他们的语言,从他们口中,打探出这片沙海里,有没有藏着热能晶矿的可能。
     想到这里,他手比口讲:“我……”他的手朝自己一指,然后道:“想放了你……放,懂吗?蓬……”他指指那个巨大的能量土球,两手一分,做出一个爆炸动作,再朝那个女人一指,“你……就自由了。自由懂吗?”
     他双臂像鸟儿一样舞动,匝地绕了一圈,“自由,我放你,还你自由。但你……不能攻击我,好吗?”
     说这句话说,他先指指她,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状,再指指自己,然后冲她微微一笑,释放善意。
     那个沙漠女人看着他在手舞足蹈,也不知领会意思没有,总之她点了点头。
     叶涛见她点头,便打了个响指,蓬的一声,那个能量大土球,刹那裂开,消失掉了。
     他不怕沙漠女人猜不到他的意思,反正他随时都可掌控局面。
     唰!沙漠女人一脱困,大长腿猛地暴跃而起,如一道黄扑扑的闪电,瞬间便跃到那根跌落沙土之上的长矛处。
     同时,那头沙海毒龙,轰然暴起,朝叶涛挥爪扑去。
     “猪哇!”沙漠女人一伸手,那根长矛蓦地飞起,被她抓牢,忽然回身,朝那头巨兽叫道。
     蓬!沙海毒龙扑到一半儿,骤然收缩兽躯,落在地上,似乎听懂主人,不让它攻击的命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