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意外还是人为
最快更新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玉雯一脸无语,“我和她没有交情,她这闹的哪一出?”

     竹兰也想不明白小姑娘的心,尤其是心高气傲的小姑娘,反问,“你去吗?”

     玉雯看着窗外的雪花,“孙女没疯。”

     她不管温灵想说什么,她不想听啊,更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让自己遭罪,窝在卧室吃点心,睡觉多舒服。

     竹兰,“那你拿帖子过来?”

     玉雯,“孙女听说顾公子感谢小叔的照顾,送了年礼过来?”

     竹兰以为玉雯对顾昇不感兴趣了,自从上次与孙女聊过后,孙女就再也没提过顾昇,她也就放下了,没想到玉雯又提起顾昇,“你跟奶奶说,你心里怎么想的?”

     玉雯眨了眨眼睛,“我想悠闲过一辈子。”

     她的想法就没变过,有了封号,她更有底气了。

     竹兰,“顾公子不小了。”

     卓古瑜是有目的,所以会等玉雯及笄,但是顾昇不会,明年春闱后估计会成亲,她听儿子说,有官员打听顾昇,显然看上顾昇了。

     玉雯笑容没变,“奶奶,我还小。”

     竹兰摸不准孙女心思了,玉雯起身,“奶奶,我去看小叔叔了。”

     竹兰,“......”

     皇宫,周书仁拿着名单内心复杂的很,“皇上,这份名单是给安和的?”

     上面不仅有京城的少年郎,还有各州世家的,还真不少,满满一张纸。

     皇上,“你想多了,这是朕给珍玥选的。”

     周书仁呼出口气,他真不喜欢皇室当红娘,不是安和就好,语气惊讶,“皇上不是说多留公主几年?”

     这才多久就变卦了?

     皇上,“最近老有人在朕的耳边说珍玥年纪不小了,朕想了想出嫁和定亲两回事,可以先定亲,只要晚几年出嫁就好。”

     他被说动了心思,怕好的男儿被选走了,到时候不能给闺女选最好的,这可不行。

     周书仁一言难尽,“皇上为何给臣看名单?”

     他可不想给孙女挑剩下的,再说名单上的男儿家世都不错,不仅如此,还都是子嗣兴旺之家,这就意味着麻烦。

     皇上这回实诚的很,“朕不信他们的话,朕信你的看法。”

     周书仁心道,皇上这是嫌弃有些人带私心,他没想继续往皇室上靠,评价的确公证,“名单上有参加明年春闱的。”

     皇上调查过,参加春闱的几人都是家中老幺,不需要承担家族责任,“嗯。”

     周书仁对京城的几位公子熟,各州世家就不太熟了,他没点评公子几句,反而重点在后宅,谁家老夫人掌控欲强,谁家后宅争斗多。

     皇上听的有些出神,“你还关注这些?”

     周书仁,“我媳妇说好的婆母关系未来生活。”

     皇上自信没人敢为难他闺女,但能避免麻烦,还是避开的好,拿笔将几个名字划掉。

     周书仁内心是真复杂,皇上真信任他啊,也不怕他胡咧咧!

     皇上没考虑寒门学子,周书仁不意外,这又不是戏文,并不是谁都能当驸马的,想到名单心情复杂,哪怕皇上对闺女好,公主的婚事还是带了算计。

     周侯府,竹兰没见国公府的人,问清雪,“人还没走?”

     清雪摇头,“还没走。”

     竹兰不高兴,送年礼是人情往来,周侯府与永安国公府没交情,突然上门送年礼,让人十分的恼火。

     清雪见老夫人脸色不好,出去交代一句。

     侯府门口,国公府管事看着紧闭的府门,搓着冻红的手,周侯府一点面子都不给。

     侯府小门开了,丁管家走出来,一脸的冷意,“别再侯府门前堵着,还请回吧。”

     国公府管事,“这是我们国公府的诚意,还请帮帮忙。”

     说着要送荷包,丁管家退后一步,“再不走闹的难看,可别怪我不客气。”

     国公府管事僵着表情,他不敢相信周侯府竟然一点脸面都不给,看着再次关上的大门,脸皮火辣辣的,“我们回。”

     今日国公府丢了大人。

     周书仁出宫回家听说了,哼了一声,“打得好主意。”

     这是趁他不在府上送,媳妇只要放人进侯府,国公府就可以说与周侯府和解,只是没想到媳妇将人拦在了府外。

     竹兰,“哼,国公府认为我是眼皮子浅的。”

     “我看他们还能折腾到什么时候。”

     竹兰问,“你都休息还请你入宫,出了什么事?”

     周书仁讲了大公主的亲事,竹兰担心了,“琳熙的亲事皇上会不会过问?”

     周书仁,“容川不会答应的。”

     竹兰心安了不少,“那就好。”

     一转眼就到了新年,盛辉八年平顺的过去,过了年迈入盛辉九年,年后的大事春闱。

     出了正月,天气依旧寒冷,风冷刺骨,这个天气春闱的日子推后了。

     春闱推后是好事,多出不少日子看书,越临近春闱,京城反而安静了下来,热闹的茶楼再也看不见举人的影子。

     这一日,竹兰正整理庄子的账本,清雪进来,“老夫人,门外有位顾公子求见。”

     竹兰合上账本,“请进来,派人去请昌忠。”

     清雪出去,昌忠先过来的,“娘,儿子听说顾公子求见?”

     竹兰,“应该是来找你的。”

     说话间,人已经进来,竹兰一看不是顾昇,此人走路有些瘸,顾昇的大哥了。

     昌忠没等顾彦见礼,忙问,“顾大公子怎会来侯府?”

     顾彦脸上焦急,“小人实在没办法,所以莽撞来了侯府,还请公子救救我弟弟。”

     昌忠惊讶,“顾昇怎么了?”

     因为春闱,他已经许久没见过顾昇,顾昇不是该好好的备考吗?

     顾彦,“弟弟病了,我们寻了大夫不见好,小人实在没办法,壮着胆子求公子。”

     无力感,浓浓的无力感,他实在没办法了,看了两三个大夫都不见好。

     昌忠看向娘,见娘点头,才起身,“我派人去请大夫。”

     顾彦千恩万谢,“谢谢老夫人,谢谢公子。”

     他看的清楚,老夫人点头了。

     昌忠拉起再次跪下的顾彦,“我们先去看看,大夫随后就到。”

     顾彦眼里都是红血丝,“好,谢谢老夫人大恩,谢谢公子。”

     竹兰等儿子带人走了,对着清雪道:“你觉得是意外?还是人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