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女巫的青米酒
最快更新猎妖高校 !
    似乎意识到老巫妖贪婪的目光。
     蒋玉伸手一拨,将其中许多瓶瓶罐罐重新塞回手袋中,只留下两个瓶子。其中一个广口瓶表面漆黑,看不清里面的东西;另一个就是那个装了眼珠的酒瓶。
     然后女巫抬头,看向郑清。
     “出发前的一点小准备,里面恰好有一些适用的。”
     她语气欢快的说着,打开酒瓶,晃了晃,不知从哪里摸出几个小杯子,摆在半空中,而后一一斟满,然后示意大家取用:
     “这是敏牛眼睛泡的青米酒,里面还加了夏枯草、鱼肝油、明决子之类的草药……喝了它能让你在黑夜里视如白昼,再适合不过我们现在这种情况了。”
     “敏牛?”黑猫身形瞬间涨大几分,红宝石般的眼睛凑到酒瓶旁边,仔细打量着浸在酒液里的那两颗硕大的眼珠子:“……敏牛的眼珠子可是个稀罕东西。”
     敏牛是一种原产于黄山一处怪石嶙峋、不长草木的山谷中的魔法生物,以箭竹为食,以赤水为饮,以玉石为伴,浑身苍黑色长毛,个头矮小,却长了一双硕大的眼珠,可以上视星斗,下查幽冥,夜中观景犹如白昼,眼泪更是许多高级魔药中必不可少的药引,价格昂贵。
     关注公 众号
     因为生长环境狭小,敏牛种群数量一直非常稀少,受到巫师联盟的严格保护,涉及敏牛的魔法材料极少在市面上流通。
     所以,当黑猫看到女巫使用两颗完整的敏牛眼珠泡药酒,难免感慨两声。
     相比于黑猫,老巫妖对杯中药酒里蕴含的丰富魔力更为着迷,看到蒋玉示意大家可以随意取用后,它立刻凑了上去:
     “哦!愿梅林保佑您,慷慨而又尊贵的小姐!”
     老巫妖一边大声重复着它那浅薄而又枯燥的赞美,一边急不可耐的伸出爪子,一把捞过最外侧的一杯酒,连酒液带那玉杯一股脑儿塞进嘴里,嘎吱嘎吱,甚至来不及完全嚼碎,便一扬脖子吞了下去。
     即便它并不需要这杯酒。
     蒋玉扫了它一眼,最终没有说什么。
     与老巫妖相似,黑猫同样不需要这份药酒,但它仍旧选了一杯,很感兴趣的嗅了嗅杯子里的味道,然后慢吞吞的舔舐起来。
     只是嘴馋罢了。
     场间唯二真正需要这杯酒的,只有郑清与蒋玉——朱思因为状态特殊,且大半时间都腻在蒋玉左近,所以她的杯子里只有浅浅一层,存个念想而已。
     与小女巫不同,郑清杯子里倒是装的满满当当,而且他的杯子比旁人隐隐还大了一圈,淡青色的酒液仿佛果冻般,在杯沿颤颤巍巍,却一丝未漏。
     男巫拿起自己的杯子,凑到鼻子下嗅了嗅,然后一饮而尽。
     入口轻滑,满嘴清凉香意,几乎没有多少酒味儿,而且随着那丝凉意下肚,一股暖和的感觉油然而起,直抵承泣与晴明。
     一时间,他感觉自己的双眼仿佛泡在温热的泉水里,又像是被阳光抚摸着一般。
     几滴寒泪被逼迫而出,顺着眼角淌落。
     再次睁眼,看向山后那一望无际的黑暗时,郑清已经可以隐约看清狭长弯曲的山路,看清远处起伏的地形,嶙峋的怪石、狰狞的枯木。
     “稍稍等几分钟,让药效再发挥一会儿。”
     女巫的声音在他耳边重新响起,小声提醒道:“一杯酒大概可以支撑十二个小时……如果到时候我们还在赶路,可以再喝一杯。”
     “效果似乎也不是那么出众。”
     黑猫在一旁砸着嘴巴,左右张望着,打量不同距离的景色,一边抱怨,一边分析道:“唔……或许因为这药酒诞生在巫师世界……巫师世界的夜里有月色、有星光,不存在完全状态的黑暗……到底还是需要一些光作为引子的。”
     女巫尴尬的笑了笑。
     “很棒了。”
     郑清警告的瞪了黑猫一眼,看了看远处已经截然不同的模样,称赞着:“比之前两眼一抹黑的情况好太多了……你怎么会准备这种东西?难道你知道要来黑狱?你请教家里的占卜师了?还有没有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
     他对蒋玉手袋竟然准备这种偏门的药酒非常好奇,唯一的猜测是蒋玉咨询了家族的占卜师,获得了模糊的警告。
     似乎没有料到男巫会问这个问题,女巫愣了几秒,脸颊隐约浮现一层红晕,只不过光线太暗,旁人看不太明显。
     “嗯?占卜?没,没有。”
     她吃吃着,磕磕巴巴回答道:“不是占卜…是碰巧……意外…我记得你经常参加学校的夜间巡逻……前段时间恰好看到了这道药酒的方子,所以让家里配了一些……原本打算放在你那个小店里卖的……对,我打算卖给你的!”
     说到最后,她似乎终于捋顺了思路,明显轻舒了一口气。
     逻辑有明显漏洞啊,少女。
     黑猫干咳一声,瞅瞅女巫,然后又瞥了傻乎乎的本体一眼,打了个响鼻,哼了一声:“这明显不是青米酒……而是情迷酒。”
     郑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黑猫话语里的轻重音。
     倒是蒋玉,因为心情敏感的缘故,立刻醒悟黑猫话外之音,脸颊倏然变红。
     黑猫耳朵微微一抖。
     “哦,我好像听到了一头小鹿在四处乱撞……也可能是一群乱飞的鸟雀。”它摸着胡子,一本正经的左顾右盼,时不时扫一眼局促的女巫,猫眼里满是揶揄:“当然,不是我早餐吃掉的那只三青鸟,而是一群更小、更活泼的…”
     女巫轻吸一口气,恶狠狠的瞪了它一眼,却换来黑猫一个鬼脸儿。
     “鹿?”
     老巫妖刚刚回味完青米酒的滋味,又听到‘鹿’这个字眼儿,胀鼓鼓的肚皮似乎重新被撑大了一圈,顿时咽起了口水:
     “鹿是好东西啊……黑狱里鹿妖少的很,就算有几只,也早被那些狼妖、鼠妖吃了精光……我已经记不清上一次看到鹿妖是什么时候了……忘了,早就忘光了。”
     说着说着,唏嘘不已。
     “鹿?哪里有路?”郑清满脑子都是去黑狱古堡,一时听岔了,直到老巫妖唏嘘到一半,他才意识到黑猫说的是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