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霉运阴阳眼 > 第1422章 做鬼很累的
最快更新霉运阴阳眼 !

    圣特律师事务所。

     “所谓故意杀人(未遂)罪,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是指故意的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由于行为人的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行为。”

     “区分故意杀人既遂和故意杀人未遂的界限,关键是要查明行为人故意的主观状态。如果行为人明知是自己的行为会造成死亡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死亡结果的发生,即使没有造成死亡结果,也应定为故意杀人罪。”

     “所以,即使是未遂,也只影响量刑,而不影响定罪。”

     “当然了,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按照你刚才的描述,你朋友父亲因为小孩扔石子死亡,然后报复绑架了小孩,捆在了棺材里,然后意图让小孩一起陪葬,从主观意向上来说,你朋友这肯定是属于故意杀人罪了。”

     “然后因为有人发现,并制止,把小孩救了出来,小孩现在在医院,身体慢慢恢复正常,被害人没有死亡,杀人未遂,所以在最后量刑的时候肯定会有一定减轻。”

     “不过,谋杀儿童,容易造成强烈的社会震动,影响恶劣,又属于情节较重,在这一方面会增加刑罚。”

     “不过考虑到你朋友是因为父亲意外死亡,心情激动之下做出的这些行为,又可以列为激情杀人,即本无任何杀人故意,但在被害人的刺激、挑逗下而失去理智,失控而将他人杀死,这种行为在定性上属于情节较轻,量刑时法官会考虑减少处罚。”

     “综合以上考虑,以我十几年的律师经验,你朋友可能会被判处十到十五年监禁……。”

     “家属谅解书?谅解书肯定是有用的,虽然在法律上家属谅解书不等于必然减刑,但通常法院会酌情从轻处罚,至于具体能减多少就不一定了。”

     ……

     “谢谢,我大概了解了,王律师,麻烦您了,感谢!”

     张坤走出律师事务所,回到车上,旁边的王中山始终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张坤则默默念着刚才得到的答案:十到十五年。

     车内一时沉寂了下来。

     张坤背靠在驾驶位上,双手微微按了按眉头,一天一夜没睡了,张坤也略显疲劳。

     良久还是王中山老人打破了平静。

     王中山望向张坤轻声道:“张医生,这次不远千里麻烦您来救命,不胜感激,多亏您,才让我两个儿子没有真的犯下不可饶恕的错,大恩大德,我王中

     山永世不忘。”

     “只恨我孑然一身,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报答您的,只盼我之阴身,能保佑张医生您全家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张坤忙双手合十,以示感谢。

     “事情已了,我现在这样子也没法招待,就不多留张医生您了,张医生返回的时候还望注意安全。”说着,王中山慢慢飘出了张坤的大白。

     站在车外,隔着车窗,王中山向着张坤鞠了个躬,然后慢慢向着天空飘去。

     飘去的方向,孙博所在的医院和公安局都在那边。

     望着王中山渐渐飞远的身影,张坤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打开手机导航,输入外婆家地址,然后汽车启动。

     沿着晋中大道,慢慢来到了高速入口,可就在大白即将进入入口的时候,张坤陡然一踩刹车。

     张坤脑海里浮现的是王中山飘远的背影,脑海里浮现了王中山老人说过的话。

     “等,我等他们出来。”

     “不管他们坐多久的牢,我都等他们出来,我要亲眼看着他们出狱。”

     “如果,他们活不到出狱,那也好,我等着他们,我们父子三人同走黄泉路,也能搭个伴。”

     “综合以上考虑,以我十几年的律师经验,你朋友可能会被判处十到十五年监禁……。”

     十到十五年……。

     张坤脑海浮现王中山体内翻腾的灰色气体,浮现王中山离开前说的话,离开前向着他的那个鞠躬……。

     直到身后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张坤才从浮想中惊醒。

     他已经挡住高速入口很长时间了。

     张坤回过神来,向着后视镜里鸣笛的汽车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挂倒挡,倒车,掉头,然后再次向着晋中城内驶去。

     要等吗?

     十年……。

     做鬼很累的。

     张坤轻轻叹了口气,眼神慢慢坚定了起来。

     ……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张坤已经二十来个小时没有进食了。

     回了晋中后,张坤先找了个馆子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再次找到一家律师事务所,就之前的问题再次咨询了一次。

     得到的结果大同小异。

     不过这一次张坤还问了一些其他问题。

     当张坤从律师事务所出来的时候已经斜阳西落。

     出了律师事务所之后,张坤又去了医院一趟,孙博住院的医院。

     孙博病房外,张坤头戴鸭舌帽,面带墨镜

     ,悄然路过。

     病房内,孙博已经清醒了过来,此时正坐在病床上一边看着电视上的动漫,一边喝着似乎是孙博妈妈喂的稀饭。

     粗粗看去,精气神都还不错。

     张坤没有多待,只是看了几眼后便悄然离开了。

     出了医院后,张坤没有再去其他地方,订了个酒店休息。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七点,张坤准时起床,之后找了个地方吃过早餐,张坤便驱车再次前往新明村。

     张坤并没有直接将车开进新民村范围,而是在来到新民村周围没多远后,便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将车停了下来,然后头戴鸭舌帽,面上带着墨镜,然后朝着新民村方向慢慢走去。

     此时已经是上午九点,新民村民众都起得早,这时候很多都忙活了起来。

     进程上班的上班,务工的务工,田间劳作的更是早就忙活了好几个小时了。

     张坤一路沿途看着田间风采,慢慢走着,也不停留,直到来到一农家小屋,大门敞开着,门口一老大爷坐着,手里捣鼓着一根烟杆,看上去似乎是有些年头的老物件。

     古董可能不是,但随着老大爷估计也不少年岁了。

     张坤看了看,然后走了过去。

     “大爷,您好啊。”一边走着,张坤一边取下鸭舌帽,然后来到老大爷面前笑着道。

     门口大爷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张坤,初时还没认出来,可是当张坤取下墨镜后,老大爷一愣,然后眨了眨眼:“哎,你,你不是昨天那啥,那个救了孙博那娃的那啥……。”

     老大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张坤,哑了哑嘴。

     张坤笑着点点头:“大爷,方便我在您这坐会么?”

     大爷这才惊醒,忙点了点头:“方便,方便,哎,你坐。”

     说话间,大爷站了起来,直接把自己椅子让了出来,让张坤坐。

     不过张坤笑笑,然后直接从门内拉了把椅子出来坐下,然后把老爷子请回原位。

     “小兄弟,你这昨天刚走,后来派出所的同志来了,还说想找你来着。”大爷看张坤坐下后忙道。

     张坤笑笑没有接话,而是转移了话题。

     “大爷,这次我来,是有点事想要麻烦您,想请教您几个问题。”

     “哎,你说。”

     “大爷,王金海和王金城两兄弟平日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