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永恒之门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全身而退
最快更新永恒之门 !

    轰!轰隆隆!

     虚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股让所有人都战栗的威压,笼暮了天地。

     老辈们见了,脸色煞白。

     小辈们见了,浑身上下打哆嗦。

     “这....。”

     各方统帅见之,集体一阵尿颤。

     这不是雷雨了,这他娘的是天劫吧!

     “谁的劫。”

     骂声顿起。

     今日,这片海域堆了足有七八十万人。

     在这开天劫,是想一块热闹热闹吗?

     “不想死,便闪开。”

     赵云淡淡道,步伐未曾停下。

     没错,是他的劫,解了一丝,又忙慌封印了,在一定时限内,开天劫又封天劫,无甚大碍,但若时间久了,强封天劫,必遭反噬。

     他的分寸,拿捏的很好,只三五瞬息,便又封了天劫。

     威慑一下便好,他可不想在这把天劫浪费了。

     但,若对方非要找刺激,他也不介意一块乐呵乐呵。

     一句话,他要带着大夏远征军,全身而退。

     “哇擦!姬痕的劫?”

     “他竟然还没渡天劫。”

     “没渡天劫的准天,就斩了两尊天武境?”

     “封印天劫,他是如何做到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天劫这个王牌。”

     赵云一语,激起千层巨浪。

     现场又议论声成一片,诧异、啧舌、唏嘘、震惊...嘈杂不堪,有那么些个人,已在下意识后退,就怕姬痕封不住天劫,那就是集体遭雷劈了。

     “好小子。”

     “真有你的。”

     大夏强者的神态,又一次变换,上一瞬阴霾笼暮,神色凝重,这一刻,有喜笑颜开,格外亢奋,有这底牌不早说,害我们担惊受怕。

     而神色最精彩的,还是各方势力,嘴角来回的抽搐。

     他娘的,这一会儿功夫,鸟枪换炮了,雨天的雷散了,竟来了天劫的雷。

     而且,还是姬痕的天劫。

     那货手段不低啊!竟能封天劫。

     那货藏的很深哪!竟还有这等大招没用。

     额...呵呵呵...。

     四面八方,又是一片笑呵呵的声音。

     怂了,各方统帅又怂了,抽出的剑,干脆扔地上了。

     “我等...真是来看热闹的。”

     这一番话,不止惹了多少白眼儿。

     这不是援军,这是一群逗逼啊!

     典型的欺软怕硬。

     有雷电,就笑呵呵。

     没有雷电,就凶神恶煞。

     事实证明,没几把刷子,还真震不住他们。

     事实也证明,天宗的圣子是一个好老师,今日,正儿八经的给东海的小伙伴们...好好上了一课。

     轰!

     轰隆隆!

     又一次,赵云解了一丝天劫。

     别看是一丝,但那动静,丝毫不弱天武级天劫。

     解了之后,他又很快封了,但这一波操作,却是一个严重的警告。

     警告四方,麻溜的闪开。

     不然,就别怪老六不讲武德了。

     “闪开。”

     各方统帅忙慌下令。

     也无需他们废话,自家强者已很默契的让开了一条路,天宗圣子是个疯子,把他惹毛了,那就不是死一两个人那般简单了。

     这回,再没有意外。

     赵云提着淌血的龙渊,一步一轰隆的朝外走。

     身后,大夏强者紧紧跟随。

     那,是一个极为讽刺的画面。

     三五十万的大军,给姬痕等人让路,愣是没一人敢动,非但不敢动,还躲的远远的,就怕姬痕拿天劫吓唬他们,就怕吓唬之后,真请他们吃一顿雷劈。

     万众瞩目下,大夏远征军安全走出包围圈。

     也是万众目送下,大夏远征军渐行渐远,没人敢跟上去,也没人敢往前凑。

     呼!

     直至看不见他们的背影,看客们才松了一口气。

     各家的统帅,则多在擦汗水。

     得亏够机智,没有上去硬钢。

     若脑子一发热冲上去,那就惨了。

     良久,世人都意犹未尽。

     走了,大夏十万军队走了,在东海的地盘上,灭了大日王朝、屠了两尊天武,竟还全身而退,这在历史上,也是没有先例的。

     良久,看客才散去,心神颇不平静。

     今日,果然没白来,见了一场灭国战争,见了一场天武天劫,见了两尊天武被灭,也见了东海各族铩羽而归。

     这一个个精彩的大戏,千年都不见得有一回。

     而身为主角的天宗圣子,很好的用铁血的手腕,向东海昭示了一个真理:犯大夏者,虽远必诛。

     经此一事,怕也没人敢轻易招惹大夏了。

     连大日王朝都被灭了,谁还没事儿找乐呵。

     “走。”

     各大势力也陆续退出,怎一个尴尬了得。

     大老远跑来,盟友没救成,连一点油水儿也没捞到,还被姬痕一阵好吓唬。

     综上:这趟白来了。

     一场战乱,就此落幕。

     映着暗淡星光,大夏远征军一路飞驰,虽都有伤,却都笑的开怀。

     此一战,可谓大获全胜。

     此一战,也收获颇丰,不止灭了小日国,屠了两尊天武境,还扫荡了颇多修炼资源,最主要的是,让东海长了个记性,没事儿别惹大夏龙朝。

     噗!

     行至一片海域,赵云金发的状态散了,瞬间虚脱,一口鲜血狂喷,当场昏厥,从虚空栽了下去。

     “姬痕。”

     龙妃忙慌伸手,接住了赵云。

     老辈们上前,一眼便知端倪,知道那金发的状态,有霸道的反噬,如今虚弱到极点的姬痕,就是很好的证明。

     难怪。

     难怪先前姬痕不开天劫坑杀四方。

     缘由竟在此。知道状态不佳,才想尽快离开。

     若各方势力铁了心的硬战,那他大夏远征军,包括姬痕在内,都走不出东海的。

     所以说,这小子唬人有一套。

     没有超高的演技,还真就唬不住四方势力。

     “走。”

     黑玄老道当即下令,远征军速度猛增。

     姬痕晕厥了,短时间内难有战力。

     也便是说,短时间内没有天劫威慑,得尽快离开,可不能再被堵这了。

     ........。

     “啥?大夏挥兵东海?”

     “啥?大日王朝被灭了。”

     “啥?姬痕一日之间,连屠两尊天武?”

     这个夜,并不平静。

     东海一事,在一夜之间,传遍四海八荒。

     但凡闻之者,皆一阵骇然。

     特别是各大王朝的皇帝,听闻消息时,酒杯都没拿稳,连夜下了撤兵命令,将与大夏边关对峙的军队,全都撤回了自家边关。

     这一夜,各国皇帝彻夜未眠,叹息了一夜。

     今后很多年,他们都不可能拿下大夏龙朝了,一个能屠天武境的姬痕,就足够他们忌惮了,有一个准天天劫还没渡,这就是一个威慑。

     即便没有天劫,哪怕是雨天的雷,在姬痕手中,一样是毁灭的。

     有这么一个变故,那还打毛线。

     “送休战书。”

     夜里,各国皇帝都下了这么个命令。

     不打,不与大夏干仗了,守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就好了。

     “大夏威武。”

     大夏境内,如这样的嘶喝,响满了昏暗的夜。

     举国振奋,大夏远征军太长脸了,一战名扬天下。

     “备酒。”

     龙战亲自下令,一笑酣畅淋漓。

     大夏需要备酒,来迎接远征军的归来,他要犒赏三军。

     热笼的气氛,笼暮整个大夏,太多人聚到东海边缘,只为等待远征军。

     然,等了足半月,也未见远征军归来,

     这让大夏子民,一脸的懵,算算时间和路程,也该回来了。

     难不成....迷路了?

     别说,还真就迷路了。

     ........。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海域,映着月光,海面波光粼粼,还有雾气缭绕,海域的深处,有一座庞大的岛屿,虽是草木葱郁,却无人居住。

     而今夜,这座岛屿却迎来一大票人。

     没错,是大夏远征军。

     “戒备。”

     黑玄一语,颇有威严。

     远征军中,颇多感知型的武修,随之散开,或立于山巅,或藏匿于山林,或用飞行坐骑盘旋虚空,窥看着四方。

     他们迷路了,走着走着,就不知走哪去了,只知还在东海,却迷了方向,直至这片海域才停留。

     “这哪啊!”

     一众老家伙拿着地图,看了又看,也没辨认出这是哪。

     特别是黑玄和白玄,格外上火。

     如这等诡异事,他们已撞过一回,先前去东南边关接赵云,稀里糊涂就入了一片沙漠,被困了好几个月。

     这一次,那昔日何其相似,虽不是沙漠,但至今都没瞧出,这究竟是啥个鬼地方,转悠了大半月,也没走出去。

     “先在此安顿,速速疗伤。”

     看过,白玄老道深吸了一口气。

     说着,还不忘看了一眼不远处。

     那有一棵老树,姬痕就在那,许是太累,也许是反噬太强,已昏了足半月,至今还在沉睡中,睡的还格外香甜。

     躺在美女腿上睡,能不香甜嘛!

     而那个美女,自是大夏龙妃,像一个温柔的小媳妇,不断为赵云拨开凌乱的头发,轻轻抚着他的脸庞,欲替他拂去所有的殇。

     鬼面阎罗也在,见这一幕,又从怀中掏出了小本本,一番龙飞凤舞,也不知写了一句啥,写过,还语重心长的捋了捋胡须。

     “我说,你哪家的。”

     黑玄白玄来了,一左一右的揣着手,上下扫量鬼面阎罗,确定不认得这货,这货貌似也不是大夏远征军中的一员,却跟了他们一路,一路上也没干啥别的事儿,却总拎着一个小本本来回溜达。

     “我...是他二大爷。”鬼面阎罗意味深长道。

     说罢,他就后悔了。

     为嘛后悔嘞!只因黑玄和白玄看他的眼神儿,不怎么正常了,咋看都像看自家的侄儿。

     这么看,也没毛病。

     论辈分嘛!黑玄白玄乃赵云师祖,鬼面阎罗太不机智,偏偏来了一个二大爷,可不就比这两位低一辈儿嘛!见了面,是喊叔叔呢?还是喊大爷呢?

     ..........。

     第五章,今天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