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催妆 > 第一百零三章 调兵
最快更新催妆 !
    当日夜,凌画便写了一封密折,派人快马加鞭,送往京城。
     两天后,凌画与叶瑞将要做的这一件大事儿确定好最终的执行方案后,叶瑞便启程回岭山调兵了。
     叶瑞必须亲自回去,因为岭山出兵,是大事儿,岭山如今虽然已是他做主,但这么大的事儿,他还是要跟岭山王说一声,自然不能随便派个人回去。
     叶瑞离开后,凌画又约见了江望,与他密谈了一个时辰,密谈完后,江望红光满面,因为掌舵使说了,此事不用他漕郡出兵,只需要漕郡打好配合战,到时候带着兵在外围将整个云深山围住,将漏网之鱼抓住就行,到时候跟朝廷邀功,他是独一份的剿匪大功劳,这么大的功劳加身,他的官职也能升一升了。
     接下来几日,凌画便带着人做前期部署,等一切准备就绪,她也收到了陛下加急送来的密折,果然如宴轻所说,陛下准了。
     距离过年还有十日,这一日,离开漕郡,将漕郡的事情交给江望、林飞远、孙明喻,另外留下和风细雨带着大批人手配合,带了崔言书,朱兰,启程回京。
     宴轻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凌画此回回京,后面足足缀了十大车货物,都是年货或者年礼,浩浩汤汤的。
     崔言书看着十车的货物,嘴角抽了抽,“沿途不知有没有匪徒胆子大来劫财。”
     毕竟,近来漕郡没封城,宴小侯爷大手笔买礼物的消息,早已飞散了出去,山匪们若是得到消息,财帛动人心,哪怕凌画的威名赫赫,也没准有那吃了熊心豹子胆的。
     凌画眯了一下眼睛,笑着说,“若是有人来劫,正好,匪患如此多,届时漕郡剿匪,更名正言顺。”
     她此次回京,是萧泽今年经过一年的憋屈后,年末最后的机会了,若是还杀不了她,那么等她回京,萧泽就有的好看了。
     毕竟,如今的萧枕今非昔比。
     以前是她一个人站在明面上跟萧泽斗,如今多了萧枕,还多了明着倾向萧枕的朝臣。二殿下的派系已由暗转明,成了气候。她回京城,再加上带回了崔言书,会让如今的萧枕如虎添翼。
     尤其是,温启良死了,萧泽一定要全力拉拢温行之,而温行之那个人,是那么好拉拢的吗?他看不上萧泽。所以,用脚指头想,都可以猜到,温行之一定会让萧泽先杀了她,只要杀了她,温行之兴许就会答应萧泽扶持他。
     而萧泽能杀得了她吗?对于温行之来说,杀了她,也算是为父报仇了,毕竟,温启良之死,的确是她出了大力。杀不了她,对他温行之本人来说,应该也无所谓,正好给了他推辞萧泽的借口。
     所以,无论如何,此回回京,定然是刀光剑影。
     不过,她从来就没怕过。
     “掌舵使,咱们带的人可不多啊。”崔言书见凌画一脸淡定,“听说有一段路,匪患多。”
     凌画云淡风轻,“噢,忘了告诉你了,陛下批准我从漕郡抽调两万兵马护送。我已告诉江望,让两万兵马晚启程一日。”
     崔言书:“……”
     这么大的事儿,她竟然忘了说?他真是白操心。
     他瞪眼片刻,问,“为何晚一日启程?”
     “空出一日的时间,好让东宫得到我启程的消息。要对我动手,总得准备一番。”
     崔言书懂了。
     走出漕郡,三十里外,江望在送君亭相送。
     见了凌画,江望拱手,“掌舵使、小侯爷、崔公子,一路小心。”
     凌画点头,早先该说的都已跟江望说了,如今也没什么可交待的了,只对他道,“明日出发时,你吩咐调派的副将,将两万兵马化整为零,别闹出大动静,等追上我时,沿途悄悄护送,行出三百里后,再悄悄聚齐,跟在后方,不要跟的太近,但也不要落下太远,到时候看我信号行事。”
     江望应是,“掌舵使放心。”
     辞别了江望,凌画吩咐启程。
     这些日子,东宫反复彻查,几乎掘地三尺,也没能查到萧枕拦截幽州送往京城密报的痕迹,萧泽牙齿都快咬碎了,有大内侍卫跟着,萧泽无法捏造证据陷害萧枕,一时间拿萧枕无可奈何。
     幕僚劝萧泽,“太子殿下息怒,既然此事查不到二殿下的把柄,我们只能从别的事情上另外找补回来了。”
     萧泽沉着脸,“别的事情?萧枕凡事不露痕迹,近来尤其谨慎,我们屡次用计针对他,可是都被他一一化解了,你说怎么找补?”
     按理说,萧枕以前一直在朝中不受重用,自小又没由皇帝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他为人淡漠,处事又并不圆滑,却没想到,一招被父皇入眼,得了重用后,竟然能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得滴水不漏,一点儿也不废物,很是得朝中大臣们暗暗点头,露出倾向之意。
     相反,本来倾向东宫以前对他赞不绝口的朝臣,却渐渐地对他这个东宫太子看不顺眼,觉得他无贤无德,颇有些冷待不搭理。
     萧泽心中早憋了一股气,但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发作出来,就这么一直憋着。整个人连性子都颇阴冷了。
     直到亲信从幽州温家回来,带回来了温行之的亲口话,说温行之说了,若是太子殿下杀了凌画,那么,他便答应扶持太子殿下。
     萧泽一听,眉头立起来,咬牙说,“好,让他等着!”
     他无论如何都要杀了凌画。
     于是,他叫来暗部首领问,“漕郡可有消息传来?”
     暗部首领回话,“回太子殿下,漕郡有消息传来,说已从漕郡启程了,宴小侯爷买了十大车礼物带回京,花了百八十万两银子,不日即将回京。”
     “好一个百八十万两银子。”萧泽发狠,“她是赶回京过个好年?她做梦。本宫要让她死。明年的这时候,就是她的祭日。”
     暗部道,“殿下,咱们人手不足,新一批人手还没训练出来,不堪大用,如今又少了温家人相助,恐怕杀不了她。”
     萧泽沉着脸问,“她带了多少人回京?”
     “护卫倒是没多少人,应该有暗卫护送,走时多少人,回来时应该也差不多。”
     萧泽在屋中走了两圈,眼底渐渐阴沉,忽然发了狠,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咬牙说,“太傅生前,给本宫留了一块令牌,临终告诉本宫,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但是本宫如今已算是万不得已了吧?”
     暗卫首领闭口不语。
     一旁,一名既姜浩后,被提到萧泽身边的亲信幕僚蒋承讶异,“太傅有令牌留给殿下吗?是……什么样的令牌?”
     萧枕拿了出来。
     蒋承看清后,猛地睁大了眼睛。
     萧泽道,“你说如何?”
     蒋承紧张地压低声音说,“殿下,河西三十六寨,这、这……若是动了,被陛下所知,这、这……东宫勾结匪患的大帽子若是扣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顾不得了!”萧泽道,“我就要凌画死。”
     蒋承觉得有些不妥,“这个,是不是不该现在用,还可以再想想别的法子。”
     萧泽摆手,“一定要让温行之答应扶持本宫,幽州三十万兵马,不能就这么空置,凌画已得了凉州三十万兵马,若是本宫失去幽州的扶持,那么,就算将来父皇传我坐上那个位置,你当我能坐稳吗?”
     蒋承无话反驳,东宫如今是个什么情形,他们都知道,东宫派系的人若是不能扶持太子殿下将来继承皇位,那他们所有人,都得死。
     所以,还真不能瞻前顾后了。
     蒋承咬牙,“殿下说的有道理。”
     他道,“若是陛下打算让三十六寨动手,一定得确保万无一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嗯,不是说宴轻在漕郡大手笔买了许多东西,花了百八十万两的银子吗?沿途如此招招摇摇地回京,怎么能不怪匪徒劫财?”萧泽狠厉道,“三十六寨,倾巢出动,再以东宫暗卫辅助,本宫就不信,杀不了她。”
     蒋承看着萧泽手里的令牌,“派个最稳妥的人去三十六寨传信吧!万万不能走漏风声。”
     萧泽点头,对暗部首领吩咐,“你亲自去。带上所有暗部的人,届时在三十六寨出动后,见机行事。
     暗部首领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