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你还要走多远 > 第49章 我不怕看花凋落
最快更新你还要走多远 !
    姚樱在两块蛋糕之间雨露均沾,吃的十分开心。怪不得之前老听余梓默惦记沈于飞家的甜点,果然是不会让人失望的。
     沈于飞看着姚樱略微挑眉,递了一块纸巾给她,“你好像真的很喜欢甜食,女孩子不是应该都会戒糖的么?”
     姚樱拿过纸巾,擦了一下嘴角的奶油,道:“这么快乐的源泉要是戒了,这得少了多少乐趣啊。”
     沈于飞忽然觉得这话十分的耳熟,在记忆里搜索了一遍。突然想起,以前几人在学校咖啡馆闲坐,蓝茜茜也说过这样的话。
     那时,顾溪还在。
     沈于飞自是一笑。果然,不是一类人不进一个门。
     “小时候我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因为爸爸走得早,靠妈妈一个人支撑。我呀,每次经过甜品店,都会驻足好久。但我从来不敢在我妈妈在的时候多看那里一眼。”姚樱的手停顿了一下,看着那街上的车水马龙,眸子有些深邃,但看不出有什么悲伤。
     “因为如果她知道的话,大概要熬好几个夜,才能给我多攒出来一份甜品钱。那家店,可是我们那里很有名,但也很昂贵的甜品店呢。”
     沈于飞惊讶一瞬,姚樱的事他们都不是很了解。第一次见到姚樱,她就是光彩熠熠的站在人群里。就像是帝国的公主,强势而重权在握。谁也想不到,那么自信高傲的姚樱,原来是单亲。
     只是,这又怎样呢?没有完整的家庭,也从未让她过的自卑。
     “我跟你一样。不过最喜欢的东西努力地去争取,就会拥有。像现在的姚樱,还差什么呢?”
     姚樱“扑哧”笑出了声,“对哦,那些日子终究都远去了。”
     是啊,现在的姚樱什么都不差,优秀的背景让多少人艳羡。A大这么多年来最厉害的一位女主席,前途未可限量。
     沈于飞想到什么,插了一个话题。
     “不过,谁让你来的?梓默,还是顾宸?让你这么忙的一个大主席来跑腿,这些人的脸皮还真是越来越厚了。”沈于飞问道。
     其实,他和姚樱认识的时间并不算久。若说是姚樱担心跟了过来,未免牵强。
     姚樱突然心虚,连忙想着措辞。“你知道的嘛。余梓默和蓝茜茜忙着筹备婚礼,虽然吧,我个人觉得婚期还是远着呢。顾宸。。”姚樱顿了一下,想起顾宸就让她发愁。“他昨晚喝了不少,还是姝儿把他接回来的。今早学校有事,他都没休息就去忙了。”
     “唉!!”姚樱深叹了一口气。“总觉得我一个出国,错过了好多事。你们的开心,你们的难过,都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
     沈于飞忍不住一笑,“我还第一次听见,有人连难过都想共苦的。”
     “青春嘛。没点伤痛还叫什么青春。”姚樱一脸正经地道。
     沈于飞无奈摇了摇头,“像你这样一直处在优秀的顶端,大概很难体会到我们这群人的困顿。伤痛嘛。我个人觉得还是不要的好。你现在这样,就特别好。”
     姚樱“切”了一声,“我要的是伤痛么?我要的是。。”
     姚樱突然停了一下,没说下去。。
     我要的是,你们那惊天动地的青春里,有我的存在。
     “嗯?”姚樱的话说了一半,沈于飞想追问,姚樱却换了话题。
     “那,你现在心情怎么样?可以回学校了吗?不是还得准备毕业的事么?”
     沈于飞的笑容暗淡了一些,点了点头。
     “林姝还好吗?”想起那天林姝的异样,沈于飞关心道。
     “她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但你知道的,顾溪在她心里的位置无可取代。大概跟你一样又把难过藏在了心底。”
     沈于飞用勺子搅着那杯咖啡,像是解释着:“姚樱,她于我而言不是难过。怎么说呢?更像是人生最好的时候盛开的一朵樱花。我没有得到过,所以也谈不上失去的痛苦。其实说来,我和许大公子并无二样。嗯,你知道他吗?”
     沈于飞问着。这是第一次,他会跟别人说起自己的事。即便是顾宸和余梓默。其实,他也基本不会诉说自己的事。
     姚樱点了点头,“知道,姝儿之前跟我讲过你为顾溪解围的事。”
     沈于飞笑了笑:“我们,都只是有幸认识过她。于林姝和顾宸而言,关于她的一切所带来的开心和难过一样的多。但对于我而言,关于她只有惊艳。”
     沈于飞用了“惊艳”两个字。
     这两个字,不是轻易会用于某一个人的。
     姚樱不解,“可是在意一个人,她离开了,真的不会留下难过么?”
     “因为不曾得到过啊姚樱。拥有过和未拥有过,所带来的情感不一样的。伤感和难过,是两个不同的词。”
     “我不懂。”姚樱有些茫然。
     “以后你有了喜欢的人就会懂得,你还没有真的喜欢过一个人。”
     姚樱未言,心里却道:我有喜欢的人,不敢让你知道而已。
     沈于飞抿了一口咖啡,那咖啡未加奶,有些苦涩。“顾城有一首诗,叫做《避免》,大概很能解释我的心情。我想,我是愿意种花的,因为我并不惧怕看它凋落。”
     姚樱知道那首诗: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
     我不愿看见它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
     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姚樱有些懂了。
     沈于飞的坚韧大概在于即便知道一件事的结果会是痛苦的,但只要这个过程是喜欢的,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做的。
     可姚樱相反,如果知道一件事的结果一定是不好的,她就绝对不会涉足那件事。
     “对了,以后他们再派你过来不用理会。他们这些从小长大的朋友不来,倒让你这个和我没几次罩面的大忙人过来。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沈于飞开玩笑地说着。
     姚樱突然抬头,“我们不是朋友吗?”
     姚樱一脸认真,沈于飞再次顿了一下。“也不是。只是觉得没有这么熟,有些不好意思。”
     姚樱思索了一下,意思是因为还不够熟,所以会觉得太过打扰?好像也是啊,比起其他人她这个半路认识的确实不算熟悉。
     姚樱起身,“我突然想起我下午还很多事呢,既然学长也没什么事,我还是早些回去。”
     沈于飞有些无措,深知自己说错了话。“我送你吧,这离学校还很远。”
     姚樱连忙招了招手,“不用不用,我就不叨扰了。”
     姚樱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拿起自己还剩余的一块蛋糕。“扔了太浪费了,我拿走。”
     沈于飞想说些什么,姚樱已经跑走了。
     沈于飞看着姚樱远去的背影,狠狠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沈于飞,你想死么?人家好心来看你。
     其实,沈于飞以为姚樱是被迫来的,她那么忙的人来安慰自己,沈于飞会有些抱歉。只是话说出来,措辞真的容易让人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