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到自己的小说中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攀哥,你真棒!
最快更新穿越到自己的小说中 !
    神魂不同于肉身,便是有损,也能经休息调整恢复完全。
     故而,刘攀虽削掉了自身神魂的一截食指,但事实他却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也不过两个呼吸,断口便已长出了新的食指。
     若说前后变化,那不过是刘攀的神魂整体较之之前微不可察的暗淡了些许。
     略微皱眉,神魂的痛觉并不同于肉身,刘攀最为直观的感觉是神魂的虚弱,这是很微妙的感觉,让人感觉不适。
     不过,刘攀的感知并未停留在自身神魂的虚弱上,而是一直锁定着那截被削下的断指。
     食指被削下,在那瞬间,其与本体神魂的联系也一并被刘攀斩断。
     肉眼可见的(或者说是神魂所能够明确感知到的?),食指在断离的瞬间,其指头的形状迅速溃散,仅是一个呼吸,断掉的食指便已散为一团氤氲的魂力气团。甚至,若不是刘攀有意控制,这气团很快便会融入空间消散不见。
     没有过多的耽搁,在削掉自身神魂的一截食指后,刘攀很快又一次抬手,下一瞬,在他身前一脸茫然的黎松的神魂同样被削下了一截食指。
     同样的情形,在黎松神魂食指被削下的瞬间,其食指同样溃散为了一团氤氲的魂力气团。
     而后,刘攀感知力尽出,全方位的将两个魂力气团进行了锁定。
     刘攀很好奇。的确,据现实判断,他非是单纯的拥有了在地球时的记忆,他的神魂真的是从地球穿越过来的。
     两者的区别?此刻的刘攀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的神魂与这天峰大陆土生土长的神魂究竟是有怎样的区别!
     神魂的差别,最根本的便是神魂力的差别。而对于神魂力,是只有在无主的状态下才会显露最为本质的一面。
     所以,刘攀选择了最为直接,也是最简单明了的方法——对比!
     两个魂力气团,一大一小,虽同样都是一截被削掉的食指溃散而成,但刘攀此刻的神魂力却是比黎松强盛太多,故而他的一截食指内的神魂力要比黎松一截食指内的神魂力更多一些。
     感知力尽出,此刻的刘攀是尽己所能的调动了自身所有一切的感知,而后,他的目光微闪,而后皱眉,再皱眉,又皱眉,最终……一脸茫然。
     这怎么可能?这一刻,刘攀的情绪再一次有了起伏,而他也又一次对自身的感知力有了些不确定的怀疑。
     在此之前,刘攀是几乎未曾怀疑过自身感知力的强悍。
     自魔灵鬼尸的肉身强化到极致之后,刘攀的神魂也如同开窍了一般,便是在没有肉身媒介的加持下,他也依旧能感知到“世界内外”的状况。
     然而,就是这样强悍感知力,且一直被刘攀认定是能够比肩为“神”的感知力,这一刻却让刘攀失望了。
     神魂力溢散,这近乎是一种不可控的自然现象。即便有大能力者封锁空间禁锢一切,最多也只能延缓神魂力的溢散速度,并不能将其完全对外隔绝。
     当然,若神魂力有主,或是有某种媒介将神魂力容纳,则可能不会溢散,甚至可能吸收外界飘散的神魂力逐渐壮大。
     前者如修士的神魂,有主,可控。后者如聚魂草、凝魂芝之类能提升修士魂力的药草,此类药草成长之时便会吸收空间中所游离的无主魂力。
     简而言之,此刻刘攀眼前的两团神魂力在被彻底斩断与各自主人的联系之后,虽一直被封锁把控,但其实两个神魂气团仍在四溢消散,只是消散的速度较之没有封锁把控的情况下缓和许多。
     刘攀的感知力蔓延,对于两个神魂气团的观察,他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两个魂力气团的溢散速度,说到底,他也不得不注意神魂力溢散的速度,因为两者的差距实在太大。
     在同样程度封锁下,刘攀所感知到的,从他神魂上所斩下的魂力的溢散速度比之从黎松身上所斩下的魂力的溢散速度快了三倍不止!
     最初,刘攀是以为自己斩下的神魂力比从黎松神魂上斩下的神魂力更多,所以其内部压力的不同导致了溢散速度的不同。
     然而很快,刘攀就知道他错了。
     肉眼可见的,从刘攀神魂上剥离的魂力气团逐渐变小,也不过十数个呼吸,其神魂力气团的浓度与大小便已与从黎松身上剥离出来的神魂力气团相当。
     然而至此,这魂力气团溢散的速度依旧没有减缓。
     下意识的,刘攀增强了对自己那份魂力气团的封锁,但最终,其溢散速度依旧要比从黎松身上剥离的魂力气团溢散速度更快许多。
     刘攀沉默着,这一刻他的精神高度集中,感知力全方位的探查着两个魂力气团内部的各种变化,然而最终,他茫然了……
     近乎于“神”的感知,刘攀曾自信在“世界之内”已没有任何可以瞒过他感知力的存在,然而这一刻,他思绪乱了。
     眼前,两个魂力气团依旧在以不同的速度消散流逝,然而刘攀眼中已没有任何焦距神光,他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片虚空花,久久的不能回神。
     什么都没发现!竟然什么都没发现!
     两个魂力气团在溢散融入虚空后便彻底没了影踪,除开两者的溢散的速度不同之外,其他竟没有任何痕迹。
     而最让刘攀感觉难以置信的是,两个魂力气团在无主状态下都显露出了其本质,可刘攀依然感觉不出这两个魂力气团间的差别。
     这……怎么会?
     自己的感知力还不够强悍?
     这一刻,刘攀陷入了自我怀疑:近乎于神?自己的感知力真的是已经近乎于神了吗?
     …………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 看书领现金红包!
     跨海飞船上,刘攀与黎松所处的房间之外。
     叶清抬手,恐怖的天地元力霎时汇聚,随即,其身前的阵法屏障在他轻飘飘的一掌下彻底崩碎。
     然而,一个阵法破碎后是另一个阵法形成的壁垒。
     叶清的神色阴沉,此刻至黎松抛出阵盘之时已过去了四个时辰。
     四个时辰的全力以赴,叶清是与飞船的掌舵者联手到此已连续破去了二十二道阵法屏障。掌舵者力有不逮,此刻正在一旁抓紧恢复调整,叶清则仍在继续坚持破阵。
     二十二道阵法屏障,这远还不够,叶清是很清楚的记得在他失去刘攀与黎松视野前的那一瞬,黎松就已抛出了至少六十个以上的阵盘。
     六十个以上的顶级阵法屏障,他究竟想干什么?
     叶清咬牙,努力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而后感知蔓延,静心开始研究下一个阵法屏障的薄弱。
     …………
     远在无数海域外的中州大陆。
     这一刻,喧闹异常,即便海外的雷劫已经过去了两个多的时辰,但其热度丝毫不减,甚至越演越烈。
     无数的修士飞天遁地直奔中州大陆的东海岸而来,各种传送的光芒同样耀眼,未曾停止丝毫。
     七九雷劫,传说中的神雷劫,无数修士恍若梦境一般,即便已经亲眼所见,却也依旧在极度震惊中怀疑这是否为真实。
     实在,这太过匪夷所思,也太过让人难以置信。
     遥远的东海之外,无垠的虚空上,两个时辰内,先后有八道身影凭空在此出现。
     “是谁?”
     不知谁问出了这个疑惑,但却无人给出答案。
     雷圣沉默着,他是能猜到谁在渡劫,但显然,他没有义务告知别人他所知道的一切。
     沉默,压抑,最终是有人轻叹,而后一道道身影相继离开。
     七九神雷劫,的确是七九神雷劫,完整的六十三道劫雷。然而,这天地的气机未有异动,无人成神……
     土圣离开了,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眼中是有莫名之色流转,看了眼无垠的荒海,也不知其究竟在想些什么。
     中圣域,圣城,万宝楼后院。
     “真的是攀哥吗?”
     徐小湛开口,他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但这一刻他却迫切想要从刘狂口中得到一个确认。
     “应该是他。”刘狂点头,眼底有微光闪过,面上无丝毫表情,一缕心神则沉入了大荒刀器灵所在的内部空间。
     “这事恐怕还是难以定性。”沉默良久,炎终是开口,道:“他引动了神雷劫,那毫无疑问的,如今的他在某种层面上已经显露了神资。然而,七九神雷劫,完整的六十三道劫雷,但却无人成神……你相信他会死于雷劫吗?”
     刘狂摇头,没有丝毫犹豫道:“我相信他不会死于雷劫。”
     炎眼神微闪,道:“那你就做好准备,原本商议的那些,尽快的提升修为,而后掌握神丹的炼制,如此,这也是你唯一的可能。”
     “唯一的可能……”刘狂自语,却有太多思绪在这一刻浮现。炎沉默着,微微叹息,却没再多说什么。
     外界。
     徐小湛是有兴奋:“六十三道劫雷,攀哥他是不是成神了?他是不是已经破境飞升了?他……”
     “没人成神。”刘狂开口,将兴奋不已的徐小湛打断,道:“这天地气机没有变动,没人成神。”
     瞬间,徐小湛的脸色苍白,没了血色,然而却不待他多想,刘狂的声音又一次传入了他的耳中:“他应该是成功渡过了神雷劫,但却不知为何,并没能破碎虚空成神。”
     徐小湛呆愣,好半晌才道:“他渡过了神雷劫却没能成神?”
     “难道你认为他会死于雷劫?”刘狂的反问直接堵住了徐小湛刚升起的疑惑。
     徐小湛闻言身形一震,无数的念头却在他的一次深呼吸后被彻底压了下来。
     嘴角笑意泛起,这一刻,徐小湛脸色虽依旧有些苍白,但却明显尽可能的有了调整:“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按原计划进行。”刘狂开口,他是能看出徐小湛对“刘攀渡劫成功却不知为何没能成神”依旧还有疑惑。但事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而雷圣恐怕很快就会再来,如此,倒不如让徐小湛自己去确认。
     “我准备闭关了。”刘狂开口,将徐小湛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道:“这次不同于以往,具体时间的长短我无法确定,你若真遇上了麻烦……不得已之下可动用第二条与第三条暗线,至于具体如何,凭你自己判断。”
     第二条与第三条暗线?徐小湛闻言身形再次一震,愣愣的,便是刘狂后续又说了什么,他都没听见。而待他再次回神之时,眼前哪还有刘狂的人影。
     “第二条与第三条……”徐小湛喃喃,眼底神采不休,也不知究竟想到了什么,神情逐渐亢奋。
     “什么第二条第三条?”突兀的,一个略有熟悉的年轻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徐小湛是吓了一跳,而在他条件反射做出戒备的同时,他思绪也逐渐反应了过来。
     “前辈。”徐小湛放下戒备,恭敬行礼。
     雷圣是有些浮躁,在看到徐小湛恭敬行礼之后,他更是差点暴跳起来,张口就吼:“什么前辈前辈的!之前不是才说过的吗?要叫我九哥!九哥!你知道吗?!”
     霎时,徐小湛被雷圣的暴躁惊得大气都不敢出,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而很快,雷圣也没等徐小湛反应,直接挥手道:“算了,下次注意点,别再叫我前辈了。”
     话语落下是很快翻篇,雷圣立时四处探头探脑,道:“刘狂去哪了?之前不是还在呢吗?”
     “他去闭关了,离开已经有好些时候了。”徐小湛提着的心是半晌无法放下,不过对于雷圣的提问他倒是很快给出了回答。
     “闭关?”雷圣皱了皱眉,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很快释然,不再追问。
     上下盯着徐小湛打量,直到将徐小湛看得浑身发毛后,雷圣才终是又一次开了口,道:“我记得你跟刘攀与刘狂两人同是来自南郡对吧?你知道他们俩人在南郡的具体家境吗?他俩有什么关系较好的亲人朋友你知道吗?你家里……有什么与你关系亲近的姐姐或是妹妹吗?你的父母……”
     徐小湛思绪凝固,本就紧紧提着的心在这一刻是已经到嗓子眼儿了。他不知道雷圣在此刻怎么就突然问出了这么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是以他只能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徐小湛的呆愣是让雷圣的思绪逐渐降温,而后雷圣是忽的想到了什么,也不招呼,豁然转身离开了天宝阁后院。
     雷圣离开,徐小湛是在良久之后才彻底回神。将提着的心放回原处,这一刻徐小湛思绪纷杂,全是有关雷圣各种荒诞不羁的猜测。
     雷圣究竟想干嘛?那些问题……
     难不成……
     某个瞬间,徐小湛心中一突,思绪豁然明悟,抬眼望向西方的天空,心跳也不自觉的加剧了几分。
     难不成……
     “攀哥,你真棒!”
     徐小湛喃喃,这一刻在他脸上是由内而外的浮现了笑意。